扫码订阅

1943年8月2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霍克·萨瓦雷特登上一架美军C-46运输机,前往中国的昆明,他将在昆明转机,前往重庆进行一次事先安排好的采访。同行的有十几人,包括军人、商人以及机组人员,他们都将在昆明转机后转往重庆。登机后,萨瓦雷特发现每个人的座位下面都有一具降落伞,伞包安排在腿下面。萨瓦雷特问一位中士,为何要现在就穿上降落伞?小伙子说,飞机途经日机出没的空域,这是以防万一,与其到时候手忙脚乱,不如现在就准备好。小伙子笑着说,除非你愿意随飞机一同坠地。

萨瓦雷特注意到,所有人都一丝不苟地将降落伞穿戴停当后才安静地坐下,机舱里的紧张气氛一目了然,仿佛前方即将面临着一场战斗。

飞机起飞后不久,扩音器里传来驾驶员的提醒,飞机就要进入驼峰航线了。萨瓦雷特向周围看了看,周围的人或在打磕睡,或在看书。过了一会儿,那位中士凑了过来,悄悄对他说,你知道吗?飞机的左引擎好像熄火了。萨瓦雷特打了个激凌,睁开眼向左舷舱望去,发现飞机左侧的螺旋桨在风中自由地转动着,此时飞机开始掉头往回飞,看样子飞行员打算返回印度的机场。

萨瓦雷特心里嘀咕了一声,真倒霉,看来今天不能到昆明了,原订的飞往重庆的航班肯定赶不上了。突然飞机发出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惊醒,驾驶舱发出惊慌地喊声。一位机组人员高声喊道,快,将飞机上的行李都扔掉!舱门已经打开,几个机组人员向外扔着东西。萨瓦雷特注意到,飞机驾驶员和副驾驶正在手忙脚乱地套着降落伞,看来情况有些不妙,他开始惊慌起来。一件接一件的行李从舱门口抛了下去,但飞机似乎仍在下坠。有人高声喊道,一个接一个跳下去。萨瓦雷特犹豫地看着人们纷纷涌向舱门口,接着便是连滚带爬地从舱门口掉了下去。萨瓦雷特正准备起身,只见两位驾驶员从驾驶舱冲了出来,以一个标准的蛙跳,跳出了飞机。萨瓦雷特突然明白了过来,这架飞机已经没有人驾驶了,再不跳就来不及了。就在飞机掉头栽下去的一刹那,他从舱口摔了出去。空中他急忙拉动开伞绳,身体随即一紧,一张巨大的伞出现在他的头顶,他轻柔地飘向下方的丛林,只见不远处腾起一股红色的火焰,C-46坠毁了。

不久,所有跳伞者都聚集到了飞机残骸旁,有人爬进残骸,还好,所有人都跳了伞。大家坐在残骸不远处,等待后方救援。没过多久,一阵轰鸣声传来,是一架道格拉斯双引擎运输机,它低空盘旋了一会儿,人们发现舱门打开,一个巨大的箱子自空中飘下。人们一边跳着,一边向上招着手,一只小行李又落了下来,上面拴着一块布条,上面写着:在救援队找到你们之前,请留在飞机坠毁处,在那里你们不会受到敌人的攻击,明天将会有更多的补给空运到此,包括一部电台。

人们七手八脚下地打开箱子,里面有一把斧子,几柄丛林刀,两床毛毯,一些罐装食品和香烟,还有两支步枪及一些子弹。第二天,又有一架飞机飞来,投下一部电台,以及更多的食品。令人们高兴的是,有三名战地医生随飞机降落到此,组成了一个临时医疗小组,这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医生给大家做了简单的体检,每个人都分到了诸如毯子、衣服、靴子,甚至还有休闲读物。接下来的几天,不断有飞机飞来,投下更多物品,包括几份详细的地图,告诉他们此地的方位,周围的大小道路标注得一清二楚。

8月13日一架飞机投下了一捆报纸,大家抢着看报纸,人们发现这次飞机失事的消息,在各大报纸的不同版面都有介绍,每个人的头像都赫然出现在报纸上,这让萨瓦雷特很不爽。他认为这里距日本人不算太远,如此明目张胆的宣传,不是告诉日本人我们的行踪吗?若是日本人赶过来怎么办?这十几个人中,许多人连枪都没摸过。

不过显然他有些多虑了,第二天傍晚,后方救援队赶了过来,队伍中包括60名挑夫和一批骡马,于是大家开始向后方转移,救援队长告大家,预计一周左右才能到达后方基地。徒步转移期间,运输机不断地在他们上方盘旋,并且不断地将食品和器材投了下来,每个人都有了完善的装备,有人打着伞以躲避阳光,仿佛一支旅游团队。萨瓦雷特对电台操作员说,你问问能否给我们空投一点炸鸡块和冰激淋。

8月21日下午,一架补给飞机在队伍上空盘旋了一阵,投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配餐炸鸡和冰汲淋马上送来。很快,一个包裹从天而降,里面是炸鸡和冰激淋。

第二天,萨瓦雷特一行人到达了后方基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