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欢声笑语话初心
——空军二预校老三届战友聚会纪实
战友情谊似海深,
晚年相见分外亲。
古稀之后奔耄耋,
相邀再聚二十春。
这是一次“高端”聚会。说它“高端”,不是说职务或学术水平的“高端”,而是指年龄的“高端”。参加这次聚会的人员平均年龄七十六点八岁,最小者七十四岁。
216日(农历正月二十)中午,保定奇芳阁酒店210雅间,欢声阵阵,笑语朗朗。一些年近八旬的老人忘情地握手,拥抱。他们互相打量,互相问候,互相戏谑。笑容抚平了满脸的皱纹,兴奋染红了脸颊、额头。他们像孩子一样调皮欢快,像青年人一样激情勃发。这里是空军二预校在保定的老三届战友聚会的感人场景。
所谓“老三届”是指二预校一九五九年、一九六零年和一九六一年入伍的“十期、十一期、十二期”飞行学员。这三批飞行学员命运多舛:由于苏修背信弃义,在航油和飞行器材上卡我们国家的脖子,使空军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当时空军除了保障必要的战斗值班外,新飞行人员的培养几乎停止。大批飞行学员被迫停飞,滞留在预校。这期间,三期学员叠加在预校,空军和预校压力很大。在上级的关怀协调下,学校对大批停飞学员进行改学其他专业的处理,还有相当一部分分配到上海、广东、黑龙江公安。仅仅留下了极少数学员充实学校的教育、训练、管理队伍。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从一九六四年开始,空军的招飞工作才重新展开,预校的教学训练才逐步走向正规。也是从那时开始,留校的十期、十一期、十二期学员,逐步在学校教育管理的各个环节崭露头角,发挥着生力军的作用。
老三届学员,是二预校建设的骨干力量。他们与预校同聚散,共辉煌。特别是十期学员为预校的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一九五九年四月,当时的八预总搬到陕西三原,南昌的二预校搬来保定。八月份十期学员入校。他们边训练,边参加多项基础设施建设:植树绿化,整修校园,修筑靶垱,为学校的整体布局奠定了基础。十月,他们又代表空军参加了国庆十周年徒步方队阅兵,为空军,为预校争了光,为以后的部队受阅培养了骨干,积累了训练经验。
文革期间,预校是“四大”单位,惨遭冲击破坏,内伤严重。
接收训练飞行学员工作被迫停止。受派性影响,干部队伍四分五裂,被调往北京、陕西执行军管任务。
一九七四年,根据空军指示,预校恢复重建,十六期学员入校。预校干部励精图治,努力弥合文革创伤,争取创造昔日辉煌。此时,“老三届”战友已经日渐成熟老练,他们堪当重任,成为带兵骨干,育鹰园丁。从此预校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年年校园人丁兴旺,岁岁军营捷报频传。
八十年代,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中央决定“百万大裁军”,预校干部经受着从部队到地方的转型考验。这时“老三届”战友,又是首当其冲。他们讲党性、顾大局,积极培养年轻人;他们不打折扣,不讲价钱,服从组织安排;不论是就地转业,还是分配到外地,他们都能很快适应角色转换,继续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为人民服务。
这次聚会是被安置在保定市各个单位的 “老三届”战友第一次聚会。虽然他们都工作、生活在同一个不大的城市,但是以前他们忙于工作、家庭,根本顾不上;以后退休了,有时间了,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平台,因此,不少战友离开预校后都没有见过面,有的长达三十五年之久。
听说“老三届”战友要聚会,大家一呼百应,踊跃参加。几十年的战友情,几十年的思念,再加上随军家属几十年的好邻居、好姐妹、好同事、好同学的关系,友谊早已固化,并且传导到整个家庭,形成了父一辈、子一辈的友谊氛围。平时战友都热切期盼相聚,平台一旦出现,参与自然十分踊跃。春节期间,互相拜年问好时,首先打听询问的就是“什么时间大家能够凑在一起好好聊聊天,安排越快越好!”
十六日这天,刮有三四级风,虽然已经立春了,还是凉意嗖嗖。这些战友与老伴互相搀扶着陆续来到了奇芳阁酒店。他们银发皓首,精神矍铄,见了面分外亲切,有的情不自禁的热烈拥抱,互道衷肠。
此次聚会共到会三十一人。他们是十期学员曹忠显夫妇、王明乾夫妇、曾建华夫妇、杜四九夫妇、刘春生夫妇、马光福夫妇、贾仕忠、武世兴、秦万岭、彭文亮;十一期学员郭喜顺夫妇;十二期学员邓文高夫妇、黄湘爱夫妇、孙宜先夫妇、侯国元夫妇、杨林学夫妇、李纪亭夫妇、邓允忠。有四位战友因故未能参加。大家毕竟是多年老兵,时间观念很强,虽然年岁大了,但依然非常守时,按时赴约。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战友杨林学,平时离不开轮椅,现在在老伴陪同下柱着拐杖,爬上二楼,按时赴会。聚会开始前,战友孙宜先就这次聚会的筹备情况做了汇报。大家鼓掌通过了以下内容:一、保定战友设置总召集人,组织在保定的老三届战友每年的聚会;负责接待外地来保访友旅游的战友、首长;应邀参与各位战友的重大事务。二、聚会实行AA制,谁参加谁交费。三、战友聚会提倡与夫人同往,方便照应。
四、邓文高为总召集人,郭喜顺、刘春生、孙宜先为副召集人。
聚会开始时,总召集人邓文高战友致欢迎词:
他说:一九五九、一九六零、一九六一年是我们这些人军旅生涯的起点,也是我们播种战友友谊的开端。一日为战友,终生是兄弟。早在五十年多前,青春的梦想和历史的机遇就把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素不相识的年轻人粘合到了一起,结成了异性兄弟。我们非常珍惜那段青春热血、激情燃烧的预校岁月;我们非常怀念那种生龙活虎、积极向上的预校生活。
几十年来,我们风雨同舟,同聚同散,共同在一个操场出操训练,共同在一个军营成家育子。如今又共同在一个城市慢慢变老。这是我们的缘分,也是我们的幸福。岁月虽然改变了我们的容颜,却永远改变不了我们互相牵挂的战友情结。我们要常来往,多走动,勤交流,充分享受夕阳晚霞的幸福生活。
聚会正式开始,大家频频举杯,为老战友干杯,为老邻居干杯,为大家的健康、幸福干杯。席间,孙宜先为大家朗诵了一首诗歌,以表达对聚会的祝贺:
[face=宋体]友谊[/face]---[face=宋体]生命的精彩[/face]

[face=宋体]风雨侵蚀了我们的健康,岁月偷走了我们的风采。[/face]
[face=宋体]如今我们不再挺拔矫健,步履蹒跚两鬓斑白。[/face]
[face=宋体]挫折教会了我们做人,光阴赠予了我们豪迈。[/face]
[face=宋体]如今我们坦坦荡荡地活着,俯仰天地自由自在。[/face]
[face=宋体]社会义务我们已经完成,家庭责任也不再挂怀。[/face]
[face=宋体]为自己轻轻松松活一回,后半生由自己安排。[/face]
[face=宋体]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友谊使生命变得异常精彩。[/face]
[face=宋体]笑着迎接每一个黎明吧,战友情谊绿水长流青山不改![/face]
[face=宋体]席间,大家聊得最多的话题是几十年前的预校生活。对那个激情燃烧的火红年代,那种激荡人心的军营生活,那些生龙活虎的飞行学员,这些年近八旬的老人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谈及保定市容的巨大变化,大家也是感慨万端,话语滔滔!他们毕竟是历史巨变的参加者和见证人。[/face]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分别时大家依依不舍,互相握手、拥抱,互相嘱咐,保重身体,相约下次聚会再相见。这些白发老人蹒跚前行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凛冽的寒风中。我却依然在风中凝立,感受着战友火热的心跳,体味着他们温暖的拥抱。
2017[face=宋体]年[/face]2[face=宋体]月[/face]18[face=宋体]日[/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