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9%的军迷忍不住点这里

我们知道,尚武的俄罗斯民族一直将阅兵视为提高民族凝聚力的“奇招妙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阅兵也多如牛毛,也因此发生过不少阅兵趣闻。今天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苏联红场阅兵秘辛往事。

苏联第一种坦克经过红场

拿首批坦克当“噱头”

1921年,苏维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指示要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盛大阅兵活动,庆祝劳动节。为增加人们的参与热情,克里姆林宫决定给阅兵式加进稀罕物——坦克。

说起坦克,早在1919年俄国内战期间,红军第2集团军就曾缴获一辆法国造雷诺FT-17坦克,并把它送给了列宁。尽管当时的苏维埃政权一穷二白,但列宁仍然下决心制造国产坦克。1919年8月22日,下诺夫哥罗德的索尔莫沃工厂成立专门的管理委员会,并保证--“9个月内造出第一辆'工农坦克'”!

但喊口号和干活是两码事。该工厂对如何制造坦克一窍不通,直到1920年8月末,由工程师涅菲多夫监造的第一辆坦克才开出车间,随后又有14辆下线。这种“榔头敲打出来的坦克”不仅制造工艺逊于法国货,造价也更贵,最终没能批量投产,但用来阅兵还是可以的。1921年劳动节前夕,这些坦克被盖上帆布,秘密送到莫斯科郊外的阅兵村。

有意思的是,这些坦克在运往莫斯科途中几乎坐遍了所有交通工具,包括火车、卡车乃至牛拉拖车,并靠自身动力行驶了一段路程。

在阅兵村里,工人们抓紧时间

为坦克“美容”。由于主炮还没到货,就做了一个逼真的火炮模型装在炮塔上。工人们还给坦克喷上苏军车辆惯用的绿油漆,谁曾想此举让上级大为光火,“阅兵前不得进行任何涂装”!结果,油漆又被刮了下来。阅兵前夜,工人们才接到正式通知,按照克里姆林宫的要求,在车体和炮塔上书写经认可的标语,这也成为往后所有苏军坦克受阅前的惯例。

苏联伊尔-28轻型轰炸机

轰炸机表演时坠毁

随着国力加强,红场阅兵内容日渐丰富,并逐渐形成传统。1927年劳动节阅兵前夕,红场首次为来宾搭建观礼台。

作为一个政治舞台,前苏联领导人的阅兵发言常常让西方震惊。1929年劳动节时,西方正笼罩在经济大萧条的阴云中,而红军却在阅兵式上展现了空军和机械化军团的不凡成就,让参加阅兵式观礼的西方外交官们不由色变。

但有的时候,新式武器展示也会出现灾难性后果。据“苏联英雄”斯捷潘·米高扬回忆,在1952年劳动节阅兵中,因为天气不好,空中200米之上阴云密布,能见度很低,按说重型轰炸机编队不应起飞,但斯大林坚持要“展现红军的威力”。结果,莫斯科军区空军司令瓦西里中将坐在图-4领头机的副驾驶座上,引领编队飞越红场,跟在图-4后面的伊尔-28轰炸机因视线不清而乱了队形,不得不脱离表演路线,返回机场。在契卡洛夫机场降落时,一架伊尔-28坠毁,而另一架还没到机场就已出了事。

苏联T-80BV主战坦克

冷战时期,每逢劳动节、欧洲胜利日以及十月革命节,红场都会举行大阅兵。这些阅兵也成为西方情报界窥视苏军先进装备的机会。

据统计,冷战时期,西方情报部门在红场阅兵中鉴别出来的新武器,占到西方发现苏军武器总数的80%以上。北约内部文献对苏军武器的取名都是根据这种武器在红场阅兵式上出现的年份而来的。从苏联最后一次阅兵的细节中,北约间谍甚至发现了红军衰败的征兆。

1990年十月革命节前夕,随着“新思维”运动的扩张,长期神秘的红军阅兵式全面向西方记者开放。一些英国记者甚至被特许进入莫斯科郊外的阿拉比诺阅兵村,实地观摩苏军彩排。观察仔细的英国记者发现,尽管苏军参阅部队装备齐全,步伐整齐,但一些士兵却把上级发放的阅兵专用皮靴拿去换香烟,其伙食之差也超出记者想象。更重要的是,参加阅兵的苏军“塔曼”坦克师居然将最先进的T-80BV主战坦克的附加装甲板扔得到处都是,当英国记者拿捏这些装甲块时(以往是绝对不允许的),发现里面的钝性炸药已经变成了无用的沙砾。

不仅是T-80BV坦克,炮兵部队也出了“岔子”——用于拖曳大口径榴弹炮的专用牵引车严重短缺,在阅兵前的最后时刻,红军某炮兵师参谋长急中生智,借来10余辆“卡马兹”型载重卡车,连夜安装一层装甲,并在货厢里安装乘员受阅平台,活像二战时的装甲汽车,但电视台在解说词里却把这些“装甲牵引车”说成是“绝密武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