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诺曼底战线上,德军中名气最大的是隆美尔元帅, 接手的克鲁格元帅,也曾经是德军悍将,下有猛将如党卫军青年团12装甲师师长“装甲”迈尔,还有虎式坦克高手魏特曼,这些人都名声大噪。但是维持诺曼底防线的骨干将领中,有一位艾伯巴赫将军(Eberbach), 职业的国防军将领,指挥过东西两线的德军,在诺曼底实地指挥部队对抗英军和美军,是名副其实的装甲将军,只是名声远不如隆美尔,容易被历史遗忘。

艾伯巴赫将军1895年出生于斯图加特,一次大战中当到了上尉,战后由于协约国对魏玛共和国德军规模的限制,去当了多年的警察。希特勒当政后积极扩军后,艾伯巴赫重返军队。

艾伯巴赫是德军装甲部队的先驱,在20年代就主张采用摩托化部队的作战方式。1938年10月,身为中校的他成为德军新组建的第四装甲师35团团长,在侵略波兰的战斗中,获得了装甲部队的实战经验。1940年的对法闪电战中,第三和第四装甲师横扫荷兰,直打到敦克尔克海边,艾伯巴赫也被提升为装甲旅长。

艾伯巴赫所在的装甲师冲破所谓的魏刚防线,过了马斯河后,全力南下,于6月20日抵达第戎,法国被迫于6月24日求和。

德军侵入苏联之际,第四装甲师隶属于第24装甲军,军长是格尔将军,就是日后在诺曼底之战中被艾伯巴赫将军接替的那位将军,而1941年时他们就是上下级的关系,格尔将军再往上,是第二装甲集群的古德里安将军。

艾伯巴赫参加了初期德军获胜的主要战役,明斯克,斯摩陵斯克,基辅等,获得骑士勋章配橡树叶,被古德里安称为最杰出的军官之一。但这些装甲师在莫斯科城下遇到顽强抵抗的苏联红军,遭受重创。

血战和休整之后,再次受伤的艾伯巴赫被提升为少将,指挥第四装甲师,时年37岁。1942年11月26日,正在后方医疗休养的艾伯巴赫,被装甲部队总部用架小型侦察飞机,紧急载运到极为重要的顿河战区,维持那里对苏联红军的防线。战况稳定下来之后,他于12月1日离开前线,完成了救火队员的任务,再回到德国的医院疗养,随后被提升为中将。

1943年初古德里安再度出山,担任装甲总监,作为古德里安的爱将,艾伯巴赫将军成为他的副手,重点负责训练指导装甲部队,以及监督生产发展新型坦克,尤其是虎式和豹式。他在这个位置上干到8月份,又被提升为装甲将军(军种将军,相当于美军的中将,因为德军没有准将一级军衔)。

艾伯巴赫将军又执行了一次救火任务,飞往基辅的48装甲军防线,略微平定之后,又转到40装甲军地区救急。但东线总体局势恶化,艾伯巴赫将军也无能为力,之后返回到柏林的装甲总部。

作为总部的高级军官,艾伯巴赫将军得以视察德军在欧洲各地东西南北的部队,包括东方的苏联和南方的意大利,以及法国,详细了解各处同盟军作战的方式及其改进,也同西线重要将领隆美尔和格尔将军交换过如何阻止英军美军登陆西欧的意见。艾伯巴赫将军在一次视察中同“装甲”迈尔的党卫军12装甲师见面,给他留下良好印象,加上以后在诺曼底直接指挥过该师的经历,以致后来在“装甲”迈尔受审时,为他作出正面证言。

诺曼底登陆时,艾伯巴赫将军正在所谓的“莫德尔集团军群”中,不直接指挥抵抗登陆盟军的德军部队。西线装甲部队总司令格尔将军在美军空袭中受伤,又被希特勒解职,艾伯巴赫将军奉命于7月2日上任,原隆美尔B集团军群的参谋长高斯将军,此时出任艾伯巴赫将军的参谋长。这基本上是以一位装甲将军接替另一位装甲将军,希特勒的选择并不能算错。

艾伯巴赫将军当时的第五装甲集团军,名义上指挥诺曼底战线的所有装甲部队,但他上任没两天,就遇上蒙哥马利将军发动的“查恩伍德”攻势,试图拿下要地卡恩城。

负责诺曼底西线的第七集团军,曾经有意让党卫军第12装甲师分兵去增援弱旅第16空军师。这不仅让“装甲”迈尔上校极为不满,也令艾伯巴赫将军担忧。作为西线装甲部队司令,他十分了解第12装甲师至此所遭受的损失和防守困局,因此亲赴前线视察战场。同迈尔上校面对面地协商后,艾伯巴赫将军改变了第七集团军的命令,让之前被第16空军师替换轮休的第21装甲师,派出部队前来填补漏洞。第21装甲师最终只能够派出第二装甲营前来支援,再无更多增援部队可言。此次战役的结果,是英军占领卡恩城大部,德军基本退出,到城南继续布防。

蒙哥马利将军并不放弃,继续准备下一次庞大攻势“古德伍德”,主攻力量是三个装甲师,要以坦克铁流冲破卡恩城南的德军,一气打到法莱斯。

艾伯巴赫将军在“查恩伍德”之后的九天时间内,部署了几道防线。头道防线是第16空军师和272步兵师。为了增强防线的纵深,艾伯巴赫将军准备了一些装甲部队作为反击英军的力量,包括休整中的党卫军第一和第12装甲师,以及国防军的503虎式营和魏特曼所在的党卫军101虎式营,是诺曼底和西线仅有的三个虎式营中的两个,党卫军101营放在第12装甲师附近,国防军503营被调往离21装甲师较近的地方。

位于南方科芒地区的第二装甲师也接到命令向东移动,靠近党卫军第九装甲师的防地,以便随时增援卡昂以南的德军。艾伯巴赫将军拒绝了克鲁格元帅把作为总预备队的第116装甲师调往西部、帮助防御美军目标圣洛的命令,坚持把它部署在卡昂和法莱斯的中间地带,南北方向的大道两边,以防万一。

德军以伯尔古巴斯山谷为中心的防线,在那里设置了摧毁英军坦克的最有效武器,88毫米火炮,从山瘠上可以观察到敌军坦克的活动和进行远距离打击。艾伯巴赫将军命令第三防空军,尽快把他们的88毫米炮调到卡昂以南的防线。防空军司令皮克特将军对此不解,他的火炮是为了防空,而不是为了反坦克的目的,而且一般情况下他们服从的是空军的命令。在艾伯巴赫将军之外,B集团军群司令隆美尔元帅发布了同样的命令,皮克特将军只能服从,他的部队在日后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样一来,艾伯巴赫将军设置了多重防线,纵深达到15公里,超过了“古德伍德”攻势设计的首日突破距离。隆美尔在视察了前线和咨询艾伯巴赫将军之后,虽然并不清楚英军的庞大计划,仍然对这一防线能够短期撑住保持着信心。

“古德伍德”攻势于7月18日展开,德军躲过大轰炸和先头坦克部队的冲击后,陆续展开反击,把英军坦克部队挡在伯尔古巴斯山谷一线。艾伯巴赫将军随后调动后备部队前往增援。首先被召集的是附近的党卫军第一和第12装甲师,以及二线的国防军第二装甲师。

在艾伯巴赫将军的指挥下,德军顽强抵抗,以少抗多,卓越的防守素质在“古德伍德”战役中得到了充分表现,以坦克和反坦克火力对抗英军的钢铁洪流,令英军推进一段之后就再也推不动了,前后损失了400多辆坦克。

但是艾伯巴赫将军的任务远没有完成,卡恩--法莱斯一线的英军继续准备下一个“总计”攻势,于8月8日启动,以极大充实的加拿大第二军为主力,共计三个步兵师,两个装甲师和两个装甲旅,沿法莱斯大路南下。“装甲”迈尔挡住了溃逃的德军前线步兵,但仍然面对着盟军步坦空结合的强大攻势,当务之急就是防止全线崩溃。

“装甲”迈尔意外地看到,艾伯巴赫将军此时亲自乘车来到前线,在离桑托前线三英里的于尔维尔同他碰头,商谈战局。他们首先取消了原定把第12师整师调往西线美军的维尔地区的命令,要求该师尽快发起反击,打乱英军加军的进攻步骤。在援军方面,艾伯巴赫将军眼下能够抓住的,是正在南下路上的第85步兵师,只能命令他们越快越好,8日到不了,9日也可以,尽快投入战斗。艾伯巴赫将军又催促克鲁格增援,从正在北上的第九装甲师中调派一个营,赶往法莱斯,艾伯巴赫将军为它的到来,在法莱斯准备好油料供给。

此时西线美军插入勒芒的行动,从后方威胁着法莱斯德军,艾伯巴赫将军必须赶去应付那个方向急剧恶化的军情。“装甲”迈尔组织反击,魏特曼的虎式坦克被击毁,但德军残余装甲部队的反击凑效,又歼灭了陷入迷途和被困的沃辛顿特遣部队,最终把英军加军挡在了法莱斯以北的波蒂尼,迫使蒙哥马利叫停。

希特勒又把艾伯巴赫将军调去指挥向西线美军发起的莫尔坦反攻,以第47装甲军为主力,具体指挥的是方克将军。之前艾伯巴赫将军接替格尔将军,位在方克将军之上,这让后者很不高兴,因为他们两人同级,都是装甲部队将领,方克将军正在指挥47装甲军,早先期望接替格尔将军,因此对这一任命有些不高兴,但作为装甲部队的老将,他尊重艾伯巴赫将军本人,两人合作得很好。此次莫尔坦反攻,方克将军具体负责,艾伯巴赫将军只是指挥西线几个尚存的装甲部队,包括对付在南方疾驰猛进大迂回的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

莫尔坦反攻失败后,西线局势急剧恶化,8月15日又发生了克鲁格元帅日间失踪的事件,希特勒怀疑克鲁格在筹划停火或者叛变,将其撤职,换上莫德尔元帅。他于18日果断地下令德军撤出西线,尽量逃出美军英军布下的法莱斯包围圈。艾伯巴赫将军幸运地逃了出去,但是仍然随时受到盟军之后横扫法国的快速进军的威胁之下。


艾伯巴赫将军接替了受重伤的豪瑟将军,出任第七集团军司令,奉命把11个残破的“师”重组为战斗群。渡过塞纳河之后,莫德尔又让他指挥第五装甲集团军,以便迪特里希将军返回德国,参与希特勒策划的阿登战役筹备工作。

艾伯巴赫将军前往亚眠接任,在巴黎以北80多英里的地方。与此同时,英军第30军的前锋11坦克师第三皇家坦克团已经冲到了亚眠附近的萨卢艾勒。艾伯巴赫将军对此一无所知,于8月31日同在那里的迪特里希将军交接职位,早餐之后把后者送出门,参谋长高斯将军陪同。正在此时,周边街道响起枪声,走在前面的迪特里希将军看到英军坦克和装甲车纵队转过街口,直向他们开过来。迪特里希将军赶紧跳进自己的专车,全速开走,英军士兵看到一辆轿车急驶而去,意识到是位德军高级将领,故此在后面紧追不舍,一直追出了几英里之外,由于装甲车辆实在赶不上装配了大马力引擎的德军轿车,才不得已放弃了追逐,迪特里希将军幸免于难。

艾伯巴赫将军则没有那么幸运,落在后边,来不及逃跑,刚钻进自己的大众汽车,就被英军士兵截了下来,当场被捕,指挥部中的集团军军官也没有逃脱,只有参谋长格斯多夫将军从后门溜出去,返回到德军一边。英军的快速挺进,一举摧毁德军前线高层指挥系统,如果抓住了这两位交接职务的将军,德军在法国和低地国家的防线就会群龙无首,陷入混乱,连寻找合适的继任将领都很难。无论如何,英军俘虏艾伯巴赫这位集团军司令,是诺曼底战役以来抓获的最高级别将领。

莫德尔对此深感震惊,正在他急需能够稳定前线的将领之时,失去艾伯巴赫将军,让他更加束手无策。莫德尔无法,只好把勃兰登伯格将军调过来,重组第七集团军。

艾伯巴赫将军被俘后,被关押在英国的高级军官监狱,一直在接受治疗,回到德国之后,继续留在当地福音派办的医院中,因为这个原因,他之后一直进行着同福音教会有关的工作。

艾伯巴赫将军在指挥卡昂—法莱斯防卫战中的贡献,尤其是多次挡住英军规模庞大的装甲攻势的战果,一直被人忽视,被名气更大的隆美尔所遮掩住了。其实隆美尔以进攻见长,防守一般,相比较而言,莫德尔更适合于指挥诺曼底防线作战,而艾伯巴赫将军则在装甲闪击战和阵地防守这两个方面,都有所长,在东线和西线,都有杰出表现。

面对无望的诺曼底战局,艾伯巴赫将军支持隆美尔主张的缩短防线策略,但并没有参与他在西线停火、与盟军谈判的活动,更没有参与7月20日推翻希特勒纳粹政权的密谋活动。尽管如此,据他说,“装甲”迈尔对他有参与谋叛的嫌疑,表示不满,声称如果当时就知道这些7月政变的详情,会毫不犹豫地将艾伯巴赫将军击毙。这表明虽然艾伯巴赫将军身居高位,四处征战,但确实同纳粹政权和党卫军没有什么关系。他也是美军第四装甲师的荣誉坦克兵,因为他当年指挥的是德军第四装甲师。

艾伯巴赫作为职业军官和装甲将军,受到国防军、党卫军、纳粹政权和交战对手的尊重,于1992年去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