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去年以来,西方世界频遇“黑天鹅”事件,给世界带来许多惊诧和笑料。惊诧的是那些迷恋西方制度和价值的人,开怀的则是始终反对“全盘西化”的人。因为,这些黑天鹅事件彻底打了带路党的脸,而为反对全盘西化的战士们增加了有力的子弹。其中,比较大的黑天鹅事件无疑是两个,一是英国脱欧,二是川普当选。这被认为西方趋向保守和孤立、公开反对自己一手推动的全球化的正式开始。

宇宙进入2017年,也就是国历(中国农历,简称“国历”)鸡(丁酉)年。黑天鹅的翅膀开始煽动,川普在几日内就先后做了几件于全球化格格不入的大事,包括把TPP、TTIP抛进垃圾堆,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要求重修并威胁废除北美贸易协定,支持以色列并限制穆斯林入境,煽动更多的国家脱欧等等,把个西方世界搅得“周天寒彻”。英国首相梅提出全面脱欧方案,议会批准政府启动,脱欧正式付诸行动。面对黑天鹅翅膀所引发的“大西洋飓风”,尽管欧盟领导层及德法领导人信誓旦旦要维护欧盟,但是,其内部不断传来的“坏消息”却动摇着欧盟的信心: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伦齐辞职;默克尔民调被人超越,连任前景不妙;法国右翼党派领导人勒庞民调第一,有可能成为法国“女版川普”,而勒庞誓言其当选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欧公投,还法国主权和边界。种种迹象表明,几乎整个西方世界都开始或准备退出“全球化”!

算来,这轮全球化已经历时30年。放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弹指一瞬间”;但是,放在一个历史阶段,却有着异乎寻常的含义,比如它与中国的第二个30年基本吻合;与中国俗语“30年河东、30年河西”基本吻合。世界经济全球化的30年,正式中国全方位改革开放的30年,是中国全面布局并基本实现工业化的30年,是中国由第七大经济体走向第二大经济体的30年。但是,对于西方而言,事情可能远不如其预期的那么美妙。它们的预期是工业制造业转入后发达国家,财富流入发达国家,它们永远高踞产业链的高端,依靠科技、金融及设计、咨询等生产性服务就可以财源茂盛。但是,当美国引发了两次金融危机之后,它们发现一切都不是它们所希望看到的样子。靠虚拟经济也就是泡沫经济制造的财富永远只是泡沫,到了一定程度就会破灭;尽管通过“空投美元”这种方式能够很快修复,但是其代价是更多的负债、更大的泡沫。2016年,美国的GDP总量达到18.5亿美元,但其国债超过20万亿美元、国民负债也超过11.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的GDP中有一大块其实是“负债”,是画饼充饥、饮鸩止渴,快乐一时,后患一世。于是,它们开始耍赖,开始不停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什么反倾销啊反补贴啊反操控汇率啊等等花招迭出,到去年“黑天鹅事件”频发起,西方的“反全球化”逆流开始走上政治舞台!

对于这样一种状况,中国该怎么办?中国话:凉拌。当前的局势看似波涛汹涌、危机四伏,但是,对于中国而言,却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是中国在各方面都进入新阶段所面临的新的“窗口期”。而这个“窗口期”对于中国而言可谓“天赐良机”。其所以如此:

第一、中国已经借全球化完成了工业化布局,中国的工业化已经具备内生动力。目前的中国,不仅是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而且是门类齐全、覆盖所有行业领域的制造业大国。展望全球,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国家可以做到这一点。30年,整整30年,中国通过市场换资金、换技术;通过低价劳动力换资金、换技术;通过种种优惠政策换资金、换技术,终成正果,在许多行业领域都成为全球第一,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中国工业化进程。在这种情况下,西方的“反全球化”可能会令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印度的“强国梦”夭折,但不会对中国构成致命伤害,甚至基本不会构成伤害。

第二、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供给侧机构性改革需要市场动力。中国的经济新常态具有“后工业化”的所有特征,那就是服务业为主、消费拉动。而结构性改革的任务,从根本上讲就是要顺应消费拉动的需要。中国14亿人口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其市场容量将在不远的将来超过美日欧等西方国家的总合。由于中国自身具有的不平衡特征和梯次发展的状态,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完全可以在不依赖国际市场的情况下为中国经济提供不竭的动力源泉。当前的中国供给侧结构具三元性,即服务于投资的供给、服务于消费的供给和服务于出口的供给。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服务于出口的供给”转变为“服务于消费的供给”。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出现“反全球化”和孤立主义倾向,必将对中国产品出口构成压力,出现令许多产品出口受阻的状况,对于中国而言就不是坏事,而是好事,会形成企业调整结构的倒逼机制,也成为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外在动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