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闯总接受福克斯新闻的奥雷利的访问,谈与俄罗斯改善关系问题。在闯总大肆赞扬普大帝之后,奥雷利说,普京是个刽子手啊。闯总说,这个世界好多刽子手,你以为我们美国那么无辜啊?——这个算是首任美国总统,对美国在世界上的罪恶行径公开承认,难怪各路婊要出来讨伐(譬如,“普京被称刽子手 特朗普出言辩护遭批”之类的新闻)。

因为伊拉克、阿富汗、也门等等的平民,死于美国精制导弹之下,是民主炸弹和自由贫铀弹的享受者,所以做鬼也光荣。你看人家奥巴马哥,无人机炸死那么多平民百姓,诺贝尔和平奖还是捧回家了嘛。所以闯总就是个大实在人,敢说大实话,会让各路婊痛恨,呵呵。

记得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前夜,美军考虑用斩首行动——也就是擒贼先擒王,直接用导弹把萨达姆给灭了。然后情报部门得知,萨达姆在巴格达一家高级餐馆吃饭,于是美军的导弹就飞过去了。

当时的新闻——2003年4月7日,美国军方在巴格达曼苏尔居民区投下了四枚重达2000磅的“地堡终结者”。巴格达曼苏尔区既是商业区,也是许多外国使馆所在地和伊拉克富人集中的区域。据说,美国军方确信萨达姆及其两个儿子乌代和库赛当时正在这里某一地点举行会议,轰炸后,美军宣称萨达姆有可能被当场炸死。

“萨阿”餐厅在著名的斋月十四大街上,“萨阿”在阿拉伯语里面是“钟表”的意思。“萨阿”是在巴格达数一数二的高级餐厅,是有钱的伊拉克人和时髦的年轻人的最爱。二楼是高级的西餐厅,一楼则是快餐店,卖阿拉伯风格的炸鸡和比萨饼。战前,萨阿餐厅的门前一到晚上就车水马龙的,经常找不到停车的空地。美国的“地堡终结者”把“萨阿”餐厅变成了一个大坑,剩下的只是一堆废墟瓦砾,还有被炸碎的尸体残骸。炸鸡和比萨饼的香味已经不再有了,只有尸体烧焦的血腥味回荡在昔日繁华的大街上。

可是萨达姆已经在半小时之前离开,于是导弹们就把餐馆的经理、大厨、带位小姐、服务员、洗碗工等等,再加上各路倒霉来吃饭的客人们,再加上餐馆附近一座公寓的各路房客,全部给民主洗礼了。美军将这些死亡的无辜者,称为“附带损失”。

闯总说,你以为我们国家就真那么无辜啊——算是切中要害。如果那段时间去看《纽约/时报》由名记者Judith Miller写的系列伊拉克报道,你一定会觉得戈培尔也会在棺材里,死命地鼓掌的。也就是看了那些报道,我不再把扭腰时报看成一个新闻组织。

开始与德国厮杀

这两天,德国最有影响的杂志(Der Spiegal)登了一个封面,是闯总割了自由女神的脑袋的漫画——问题是自由女神本来就没有存在过。

美国外交的威尔逊主义,就是把美国国家利益藏在冠冕堂皇的说法之下,而闯总的政策,和大罗斯福主义一致,就是诚实的利己主义。闯总是实在人一个,这点上是有点回归尼克松。

美国和德国的关系趋于紧张,首先是闯总大肆批评默姐姐(默克尔)的乱收难民政策,然后把他对默姐姐的态度,等同普大帝(我大美国在欧洲最忠实的伙伴,等同于在欧洲最大的敌人?美国外交界各位同学,狂暴走 扯头发!呵呵)。

之后,就是闯总手下的贸易大员纳瓦罗攻击德国用贬值的欧元,吸血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掀起搞垮欧元的金融贸易大战。现在德国的Der Spiegal在封面上,把闯总指定为美国普世价值的刽子手,看来双方公开撕杀开始升级。

止损方案

为此,美国外交界努力发现了止损方案——之前在小布什的手下、算是新保守派的亚伯兰,有可能成为美国副国务卿。

虽然亚同学算是新保守派(我的定义,新保守派是精神病患者群,呵呵),估计这些年有了些反省;而另一位想出头竞争的是博尔顿,就是号召要把冲绳美军改驻扎台湾的另一个精神病人,不光外交界和国会反感,而且新任国务卿提了送(这花名好不好?),也对博尔顿非常反感。

亚同学没有参与共和党内部的反闯普运动,当然也算是温和的批评者。他的加入,估计是想对冲掉总统顾问班农的乱弹琴。

当然现在班农同学也提出质疑:非我造反派,必不可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