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菊与刀》一书描写了日本人和日本军队的两面性。在硫磺岛战役中,日本军队就充分展现了这样的两面性:他们战斗起来如同疯子,而一旦被捉住或是崩溃后,却顺从得如同绵羊。

1945年2月19日,美军三个陆战师登陆硫磺岛。美国人得到的支援火力十分可怕:500艘各种战舰已经把硫磺岛附近的海面变成了灰色,另有近千架战机从航母上起飞担任空中支援任务。在攻击发起以前,硫磺岛就被美军猛烈炮击的几个月的时间。但日军凭借手工开凿的地下掩体和顽强的意志,竟然从毁灭的炮击中撑了下来。

两名日本兵被俘后 竟帮助敌军猛轰自己的战友 一个营的日军全灭

和美军坦克战斗的日军

美军登陆后,随即遭遇了日军的顽强抵抗。整个岛上的日军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整个小岛早就成为了大本营的弃子,美军强大力量的包围下更是插翅难逃。他们的抵抗就是在拖延时间,并尽可能地给予美军杀伤。守军指挥官栗林忠道下的命令是:士兵在战死前一定要消灭3个甚至更多的美国兵。

和之前的登陆作战一样,任何一个碉堡和工事内的日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会朝着美军猛烈射击。美军的推进速度十分缓慢。美军试图用M4谢尔曼式坦克支援作战,但复杂的地形和日本兵不要命的打法让坦克部队损失惨重。

日本战后的《战史从书》记载了这样一个战例。独立速射炮第12大队的指挥官早内少佐亲自上阵操纵反坦克炮。他指挥的部队以一次漂亮的伏击就摧毁了多辆谢尔曼坦克。面对美军的猛攻,早内少佐仍坚持在炮位上,毫不动摇,在弹药用尽前,他操纵的反坦克炮已经打炸了5辆美国坦克。弹尽粮绝后,他带领着手下朝密密麻麻涌来的美军部队发起万岁冲锋,冲入敌阵后抱着炸药包与美国兵同归于尽。

这样残酷的战斗在硫磺岛随处可见。

两名日本兵被俘后 竟帮助敌军猛轰自己的战友 一个营的日军全灭

一式反坦克炮

不过,日本人打得再顽强,失败也只是个时间问题。到了3月初,日军部队已经被压缩到岛上东北角。美军为了减小伤亡,决定劝降。他们找到了两位在之前战斗中被俘虏的日本兵,希望他们携带劝降信重新回到日军战线,把信交给日方的指挥官。两位日本兵在这段时间内也见识了美国人对俘虏的优待,十分感动,还了解到了日本已经陷入绝境,表示愿意为结束战斗出力。他们携带了一部无线电步话机和一些干粮就出发了。

信最终是送到了,但日军并没有按照上面要求的时间投降。这两名日本兵通过步话机同美军联系报告情况后,竟然当起了炮兵观测员,把自己看到的日军工事和集结地的位置也一同报告了美军,请求进行火力覆盖——当时美军通讯部队中一般会配有日语翻译,或是日裔美国人,完全可以听懂他们的通报。美国人的炮火砸了一通以后,这两位士兵再次通过步话机通报了弹着误差,下一轮更加准备的炮火又朝当面日军砸去。事后统计,这次炮击起码消灭了当面日军一个营,为美军之后的继续突破出力甚大。

两名日本兵被俘后 竟帮助敌军猛轰自己的战友 一个营的日军全灭

被俘虏的日军

很多人认为这种的事情很夸张。但这只不过是日本人性格中的二重性的一种表现。一旦被强大对手击败后,凶恶的日本兵就会无比服从,甚至主动为战胜者出力。比如,1853年,美国海军将领佩里用舰炮敲开了日本的大门。这个日子竟然被后来的日本人当做一个节日来庆祝,因为他们感谢这位将军用武力帮助日本人打开了现代化的大门。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来到拉包尔岛——这个被盟军包围轰炸了两年却没有屈服的要塞之地——商谈投降事宜的美国军官被眼前的一幕吓着了:上千名日本兵在区区三个美国人面前整齐列队,交出武器,然后走入了自己帮自己已经搭好的战俘营之中。

两名日本兵被俘后 竟帮助敌军猛轰自己的战友 一个营的日军全灭

投降的日军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赞赏

0人赞赏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