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墨西哥的悲剧就在于,"离上帝太远,美国太近。"2017年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土安全部签署旨在加强边境安全和收紧移民政策的两道行政令,并声称将动用联邦政府资金,数月内开工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针对将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一事,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在当地时间25日晚表示,他"不赞成"特朗普的决定,并为此"感到遗憾"。培尼亚同时明确拒绝为美国政府在美墨边境造墙买单。

墨西哥与美国的历史恩怨,岂是一道墙可以阻隔的,要知道,自墨西哥独立以来,在与美国的争锋中,不知丢掉了多少土地。

翻开19世纪初的北美洲地图,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既不是局限于密西西比河以东的美国,也不是偏处北方寒冷不毛之地的英属加拿大,而是庞大的"新西班牙副王辖区"(Virreinato de Nueva España)。它东起佛罗里达半岛和古巴,西至太平洋海岸,南抵中美洲地峡,北至洛基山脉,还宣称对直至阿拉斯加的整个太平洋沿岸拥有主权,甚至菲律宾群岛也在它的管辖之下。尽管1800年拿破仑强迫西班牙割让了路易斯安那地区,但其余的领土仍然留在西班牙人手里。到1821年墨西哥独立前夕,新西班牙副王辖区的面积多达493万平方公里。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先天不足的"大国"

墨西哥独立后,先后经历了一个短命的帝国(1821-1823)、一个失败的临时政府(1823-1824)、一个模仿美国但是不成功的合众国(1824-1835)、一个中央集权的共和国(1835-1846)和一个联邦制的第二合众国(1846-1863)。然而直至19世纪60年代,墨西哥都没能成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或者稳定的政府。共济会的墨西哥分支主导了墨西哥独立,但其内部分裂为苏格兰礼仪派(Escoceses,主要由保皇党、大地主和军官组成)和约克礼仪派(Yorkinos,主要是商人和知识分子),并演变为保守党和自由党。这两派很快陷入水火不容的境地。每当墨西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时,它通常总是由铁腕的将军们实行横暴的军事独裁专制;当自由派和民主主义者推翻独裁者之后,政治纷争和私人纠纷就扰乱这个国家。由于其国内金融、政治、军事等方面的种种困扰,墨西哥虽然就国土面积来说可以与美国匹敌,但是始终处于一种弱势地位,无法抵抗美国的扩张。

墨西哥的劣势之一来自其人口分布情况。19世纪30年代,当美国开始向西推进的时候,只有3000名西班牙血统的土生白人住在得克萨斯,4000名住在加利福尼亚。居住在新墨西哥的西班牙裔土生白人也不到3000人。这些地方的白人社会由军官、士兵、为数不多的神父和少数大地主、大牧场主组成。当地的经济以畜牧业为主,大型牧场的畜群可达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头。这些大牧场是为"旧墨西哥"北部的银矿提供牛肉、牛皮和制烛牛油而发展起来的,也是今日美国西南部畜牧业的鼻祖。

由于墨西哥政局不稳,经常受到革命和债务的折磨,导致根本没有力量开发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这三个北方领地的资源和贸易。而且由于缺乏资金,它甚至都不能资助本国人向这些地区移民。与此相反的是,早在1822年,即墨西哥独立的翌年,一支美国商队就满载着武器、工具和花布来到新墨西哥的首府圣菲。当地的白人和印第安人急切地抢购这些美国商品。此后每年都有美国商队前往新墨西哥,他们的大车在美国中西部大草原上开辟了一条被称为"圣菲小路"的商业路线。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多,美国陆军开始在"圣菲小路"沿线修筑一系列军事据点,以保护商人免受印第安人袭击。一些美国人也开始在新墨西哥定居下来。他们的经济活动为随后的军事征服铺平了道路。

在得克萨斯,墨西哥政府想通过增加人口来加强边境地区的力量。为了吸引移民,墨西哥政府允诺向其免费提供土地。移民只需支付象征性的费用,并宣誓成为天主教徒和墨西哥公民,其开垦的土地在4年内免税。廉价土地的诱惑使得越来越多的美国移民来到这里定居。到1820年,大约有1.5万名美国白人和1000名奴隶生活在得克萨斯,远远超过了原有的5000名墨西哥白人居民。到1835年,生活在得克萨斯的美国人大约有3万。然而墨西哥政府的官员很快就发现他们的想法太天真了。没有几个美国移民珍视与墨西哥政府签订的契约。他们不喜欢墨西哥的法律和习俗,也不满意墨西哥政府对其经济和宗教活动的限制。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表现1836年2月至3月间,得克萨斯独立战争中的阿拉莫之战场景的绘画。这场战役中,得克萨斯军尽管战败,但激起了军队士气。通过4月的圣哈辛托战役,得克萨斯取得了独立

早在1804年,一位名叫约翰·阿戴尔的美国人就写道:"……肯塔基人富于进取精神。他们虽然不穷,但却像古代罗马人那样渴求掠夺。墨西哥在我们眼前闪闪发光--我们只等待上面的命令,没有别的。"两年之后,美国副总统艾伦·伯尔发动远征,试图从西班牙手中夺取墨西哥。虽然这次行动以失败告终,但是伯尔的计划没有被忘记。田纳西州的一位作家在1812年春天兴高采烈地呼吁:"西部的公民!一种更加灿烂的天命在等待着你们。瞧瞧墨西哥的那片土地吧!政治家应该看到,这里有足够使共和国版图增倍的机会。"

1835年10月,得克萨斯的美国移民与墨西哥驻军发生冲突,宣布脱离墨西哥,建立"自由、主权和独立的得克萨斯共和国"。1836年4月,由山姆·休斯顿指挥的得克萨斯军队在圣哈辛托活捉了墨西哥总统桑托安纳将军,强迫他签字承认得克萨斯独立。

得克萨斯共和国的白人人口只有7万,因此独立之后为了自身的安全,迅速请求加入美国。然而美国国会当时好不容易达成了13个自由州、13个蓄奴州的政治平衡,许多北方议员强烈反对实行蓄奴制的得克萨斯并入美国。但是到19世纪40年代,在美国人当中出现了一套美妙的说辞,即"天定命运"论(Manifest Destiny)。这个词汇是《民主评论》杂志编辑约翰·奥苏利文在1845年创造的,它表达了这样一种信念,即美国优越的制度和文化赋予美国人将文明传播到整个大陆的权利乃至责任,这符合上帝的旨意。"天命论"者宣称美国不仅有能力,而且有责任占领新的领土。他们积极地支持吞并得克萨斯,以"传播美国文明"。

美墨战争:"失去的远多于留下的"

1845年2月28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一项联合决议,接纳得克萨斯加入美国。这项决议令墨西哥蒙受了巨大的羞辱,并迫使墨西哥政府做出敌对的反应。当时普遍谣传说墨西哥军队即将入侵得克萨斯。作为预防性措施,美国总统波尔克命令扎卡里·泰勒将军将3500名美国士兵派往得克萨斯共和国实际控制的边界努埃希斯河。他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军事震慑来迫使墨西哥做出外交让步。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1845年11月,美国总统特使约翰·斯莱德尔前往墨西哥城,洽谈购买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和加利福尼亚地区的事宜。可是墨西哥总统艾雷拉不敢接待他。事实上单单是斯德莱尔到来的消息就使得艾雷拉政府在当年年底垮台,帕雷德斯将军取得了政权。波尔克对此十分气愤,命令泰勒将军的部队西移150公里,驻扎在得克萨斯人主张的边界格兰德河旁。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扎卡里·泰勒肖像

墨西哥人坚持认为努埃希斯河是合法的边界,美国军队在格兰德河的出现已构成侵略行为,在1846年4月25日宣布处于"防御战争状态"。一天之后,一支墨西哥军队越过格兰德河,击败了一小支美国先遣部队,导致16名美军士兵伤亡。美国总统波尔克本来打算即使在没有军事冲突的情况下也要向墨西哥宣战,现在他接到相关的报告,便顺理成章地宣称"墨西哥人已经越过了美国的边界,入侵我们的领土……美国人的鲜血流淌在美国的土地上"。5月13日,美国参议院以40票对2票、众议院以174票对14票通过了对墨西哥宣战的决议。

美军从三个方向入侵墨西哥。首先是紧邻得克萨斯的墨西哥东北部地区,泰勒将军率领美军占领了蒙特雷,但后来受挫于桑塔安纳将军的部队。第二个战场位于新墨西哥地区,斯蒂芬·卡尼将军率领2500人占领圣菲,在与当地的州长进行了短暂谈判后,便以美国政府的名义宣布吞并了新墨西哥地区。卡尼随后分出一部分人马南下支援泰勒,另一部分部队前往加利福尼亚,以美国政府的名义接管了当地美国移民建立的"熊旗共和国",将其并入美国。

美军的第三个战场在南方: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率领1.2万人的远征军在韦拉克鲁斯港登陆,然后沿着殖民时代修建的"皇家公路"直扑400公里外的墨西哥城,沿途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唯一的一场战斗发生在墨西哥城近郊:1847年9月12日,3000多名美军与3000多名墨军在查普特佩克城堡的山脚下展开激战。墨军被击败后四散溃逃,美军随后开始进攻城堡本身。当时城堡里有大约100名墨西哥军校的年轻学员,年龄从10岁到16岁不等。他们奋勇抵抗美军的进攻,有6名士官生一直战斗到最后,全部阵亡,被后世的墨西哥人尊称为"男孩英雄"(Ninos Heroes)。在最后时刻,为避免要塞上空的墨西哥国旗被美军缴获,15岁的炮兵士官生胡安·埃斯库迪亚将其裹在身上,然后跳崖自尽。9月13日,斯科特将军率领美军部队开入墨西哥城的宪法广场。

墨西哥战败后,自由派组成的新政府开始与美国和谈,并在1848年2月与美国签订了《瓜达卢佩-伊达尔戈和约》。根据和约,墨西哥失去了总面积23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其剩下的国土面积只有197.3万平方公里--也就是说55%的国土被割让给了美国,留下的只有45%。作为交换,美国同意放弃向墨西哥提出的一切赔偿要求,并补偿给墨西哥政府1500万美元,另外替其向割让领土上的居民偿还大约325万美元的墨西哥政府公债。当时身为美国陆军中尉的尤利西斯·格兰特后来在回忆录中记下了他对此的感想:"我想不会有比美国侵略墨西哥更卑劣的战争了。当时我很年轻,就有这样的看法,只是没有勇气辞职而已。"

《瓜达卢佩-伊达尔戈和约》在美国参议院中也遇到了反对,险些得不到批准。原因是"天定命运论"者认为该条约对于墨西哥太宽大了。许多参议员认为,既然美国已经征服和占领了墨西哥城周围的地区,那么这一大片土地也应当割让出来。波尔克总统作为"天命论"者,也希望兼并整个墨西哥。

有趣的是,对战败负有主要责任的墨西哥保守派也有同样的想法。保守派集团为了摆脱自由派政府,愿将整个墨西哥并入美国,条件是斯科特将军和他的军队留下来保证这些保守派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斯科特拒绝了这伙人的提议,于1848年7月结束了美国的占领(此后这些墨西哥保守派转而开始寻求欧洲的干涉,最终在法皇拿破仑三世的操纵下,在1864年炮制了墨西哥第二帝国)。

在整个拉丁美洲,美墨战争引起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怀疑和恐惧。美国从它南方的"姐妹共和国"那里割去了236万平方公里领土,这清楚地说明门罗主义原则只是对欧洲强国的限制,对门罗主义"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这句话的正确解读方式应该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而对于欧洲来说,这场以美国胜利而告终的战争发生了很有趣的影响:它在贵族阶级中引起了恐慌,却给民主力量以希望,因为他们将美国战胜墨西哥一事看作是一个崇尚工商业的自由主义国家反对一个教权-寡头制国家的成功。

美墨战争对于美国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它为美国提供了一个训练军官的场所,参加这场战争的尤利西斯·格兰特、罗伯特·李、托马斯·杰克逊等军官在未来的南北战争中起了重要作用。此外在墨西哥割让领土上的蓄奴制问题也影响了美国内部南北冲突的发展。但是,对于美国的发展同样产生深远作用的,还在于获得了墨西哥割让土地上的矿产资源。在1846年以前,由于缺乏这些资源,美国的工业扩展一直受到了很大束缚。墨西哥战争还给美国后来取得世界强国地位打下了基础。它不仅使美国将其边界扩展到太平洋沿岸,而且以加利福尼亚为跳板,为以后美国在太平洋的势力增长开辟了道路。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两洋铁路与加兹登购地

19世纪50年代初,美国各家铁路公司开始勘察一条比较适当的路线,以修建连接美国东西两端的铁路。其中一条路线从阿肯色州出发,经过得克萨斯南部、新墨西哥和亚利桑那,穿过当时仍属于墨西哥的一片领土,抵达加利福尼亚的洛杉矶。这条路线在计划中的各条横贯大陆铁路线中是比较短的一条,可以节省2000万美元的筑路费用。沿途冬季温暖、夏季温和,不致有冰雪的困扰。这条线路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穿过墨西哥领土的那一段路线不在美国政府控制之下,可能会受到墨西哥土匪和阿帕奇族、科曼奇族印第安人的袭击。

美国总统皮尔斯是这条路线的支持者。他在1853年派南卡罗来纳州议员詹姆斯·加兹登出使墨西哥,试图谈判购买墨西哥北部地区。加兹登起初向墨西哥总统桑塔安纳将军提出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索诺拉、奇华华、新莱昂、科阿韦拉、塔毛利帕斯这五个州,以及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并以马德雷山脉作为新的美墨边界。这个提议遭到桑塔安纳的拒绝。在美国施加的强大压力下,桑塔安纳最终同意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2.3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这片土地被称为"加兹登购地"(Gadsden Purchase),位于今天的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最南端。现代墨西哥的边界就此定型。

美墨边境墙:历史上美国对墨西哥从来不手软

由卡尔·内韦尔所作的绘画,表现的是1847年9月,在墨西哥城近郊的查普特佩克城堡山脚下美墨双方激战的情形。这场战役后,美军顺利开入墨西哥城

美墨战争结束后,墨西哥仍未能免于动乱。1861年墨西哥发生内战,随后宣布停止支付外债利息,引起英、法、西武力干涉,随后法国扶植奥匈帝国的马克西米连大公为墨西哥皇帝,成立了墨西哥第二帝国。1867年墨西哥人赶跑了法国干涉军,但很快陷入长达35年的独裁统治。铁腕统治者波菲里奥·迪亚斯将军让墨西哥从一个封建国家转变为一个近代国家,但却在经济上沦为了美国的附庸。铁路里程从1876年的730公里发展到1911年的2.6万公里,但绝大部分铁路归美国投资人所有。在西部山区,美国的大采矿公司获得了对黄金、白银、汞、铅、铜等矿藏的所有权。墨西哥北方诸州数百万英亩的土地牧场也落入美国公司的手中,墨西哥南方生产棉花、咖啡和蔗糖的种植园也变成了美国公司或个人的产业。1901年在墨西哥湾沿岸发现了丰富的石油储藏,但这些油田也落入美孚、海湾、辛克莱等美国石油公司囊中。1910年墨西哥再度爆发革命,美国在1914和1917年曾两度出兵干涉。1917年墨西哥制订了一部现代化的民主宪法,但中间偏左的墨西哥国民革命党(后来改名为革命制度党)从1929年一直执政到2000年。从1930年到1970年,在凯恩斯主义的指导下,墨西哥进入了长达40年的"经济奇迹"时期,经济规模以每年5%的规模快速增长。但是从1970年起墨西哥经济增长缓慢,财政赤字和外债逐渐增多,失业率上升。直至1994年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墨西哥经济才开始复苏。

今天的墨西哥就领土面积来说是世界第14大国,GDP排名是第11位。它被世界银行列为"中高收入国家",甚至有人认为到2050年墨西哥将成为全球第七大经济体。尽管仍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比如司法腐败、毒枭盛行,但是比起一些为了迎合左翼民粹而陷入危机的拉美国家,今天的墨西哥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无疑是一个相对成功的国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