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人喜欢喊“毛主席万岁”,毛泽东则喜欢用“人民万岁”回应。这种歌颂人民伟大的回应并不是毛泽东故作谦虚的作秀,而是在历经生死后对人民的力量的真实总结。

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数十万人被杀,国共合作失败,中国共产党决定武装起义。毛泽东负责的是秋收起义。但当毛泽东从安源到铜鼓准备领导起义时,在浏阳被地主武装的民团给抓住了。

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接受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时谈起自己的这起遇险时说,“那时常有大批赤化嫌疑犯被枪毙,他们准备将我解到民团总部,要在那里杀死我。不过,我曾向一个同志借了几十块钱,我想用它贿赂护送兵放掉我。那些士兵都是雇佣的兵,他们并没有特殊兴趣看我被杀,所以他们同意释放我。”最终,毛泽东趁押送的民团士兵不注意,光着脚逃了出来。

无论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有什么样的区别,以及对毛泽东这个人有什么样的不同认识,有一点我们是应该有共识的,那就是不像当时的军阀们常做的那样——如蒋介石、阎锡山——通过依靠亲戚、老乡、同学来维持自己的权力统治,毛泽东能够把毫无血缘关系、来自五湖四海、出身背景各异的共产党员们团结到一起,让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前进,单单看这种超凡的组织能力,毛泽东就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

但是,这样伟大的一个人物,离开人民的支持,单凭他自己的力量,又能做成什么事情呢?答案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几个地主武装的民团都能把他抓住。

毛泽东逃了一条命,我们不得不感慨,历史就是这么充满了偶然性。但是,1927年,毛泽东笔下“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同学少年”,死在国民党反动派屠刀下的却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毛泽东的“人民万岁”的回应,绝对不是故作谦虚的作秀,而是对数十年革命生涯的真实感受和实事求是的总结。

像毛泽东这样创造了巨大功业的伟人都能清楚地认识到个人力量的渺小,因而真诚地歌颂人民的伟大。因此,对那些才吃饱了两天饭,认识了几个字,上过几年学,读过几本书,就张狂的把“不爱国”当作思想独立标志的网民,我有的只有可怜了。

我可怜的是,这些把“不爱国”当标签,张口闭口反对别人用国家、民族绑架他们,连“同胞”什么意思都不懂,就一口一个“我是独生子女,是我父母养我长大,不是国家”的网民,他们认为别人都是被洗脑的,就他们思想先进,但其实事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1931年,日本关东军在发动“九一八”事变前,对侵略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国家感到忐忑不安。当时的关东军参谋,有“中国通”之称的板垣征四郎为了打消日军的恐惧,进行动员时说:“从中国民众的心理上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政治和军事上与民众有联系的,只是租税和维持治安。因此,它不过是在一个自治部落的地区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所以,从一般民众的真正的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无论是谁掌握了政权,谁掌握了军权,负责维持治安,对中国人来说,都是不关心的。”

李苦舟:农业社会残留的可怜虫

在板垣征四郎看来,中国人就是完全不知道国家是什么的一盘散沙,征服这样的国家是很容易的。当时的日本人写的《支那论》里,鄙夷地将中国人称之为“蚯蚓”——“把一段身子给切断了,其他部分没有感觉,仍能继续活着。”

而事实也正如这个日本“中国通”分析的那样,数十万军队一枪不发放弃抵抗,侵华日军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整个东北。

1940年,被日军围困在山中的抗联司令员杨靖宇饥寒难耐,于是偷偷下山,拿钱请遇到的一个农民赵延喜帮自己买一双鞋和吃的。赵延喜劝他投降,说投降了日本人就不用忍饥挨饿了。杨靖宇问他,“老乡,如果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但是,正如“中国通”板垣征四郎说的那样,中国人国家意识淡薄,不知国家为何物,也就不知道去爱国,更不会珍惜中国人的身份。

杨靖宇问错人了。他请求帮助,并一再嘱咐不要告诉日本人的农民赵延喜,一下山,就把发现杨靖宇的消息报告给了日本人。

如果我们责问赵延喜,为什么要出卖自己国家的英雄?为什么要做汉奸?哪怕46年被枪毙时,赵延喜也只会觉得委屈,根本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因为,对他来说,中国、国家、中国人这些他是完全不感兴趣的。

所以,那些嚷嚷自己不爱国的中国网民,他们的思想非但一点都不先进,在我看来反而是应该感到可怜的。

八十多年前的中国,文盲遍地,不知道国家为何物,不爱国,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而今天这些以“不爱国”当作自己思想犀利的标签,恬不知耻嘲笑别人被洗脑的网民呢,他们多少也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他们自以为先进、犀利的思想,事实上和八十多年前那个出卖杨靖宇的老农民赵延喜是毫无区别的。

在这些以不爱国自诩的网民心中,国家是狗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足够了。

有这种可怜认识的不在少数。几年前,北师大历史系有个教授就公然在微博上声称,抗日战争是错误的,不应该抵抗,因为日军是来帮助中国人的。

有些中国网民可怜是因为无知,而这个北师大历史系教授可怜是因为无耻。

普通网民不了解历史,胡说八道还可以理解。一个历史系教授不知道日本统治东北期间,从吉林到辽宁,留下了的“万人坑”就有60多处?那累累白骨,就是不抵抗侵略,甘心做顺民的亡国奴的下场。

农业社会的生产特征是自产自销,一个家庭,从吃的,到穿的,几乎是完全可以通过自己解决的。甚至,连生孩子,都是自己在家里解决的。所以,国家对农业社会的人来说,不过是收税和勉强维持治安的。他们意识不到国家的存在,也就谈不上爱国。

农业社会的人最在乎的,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过好自己的小日子。除此之外,就和他们毫无关系,他们也不感兴趣了。

但是,这种一盘散沙的国家,在被充分组织起来的现代国家军队面前,就只有被从南到北蹂躏、屠杀的份儿了。

因此,是“地无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的抗日战争,让中国变成了拥有国家意识的现代国家。

虽然抗日战争离我们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但是,今天工业社会让我们连简单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他人的帮助,以交换为目的的生产方式,不但让我们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的紧密,也让我们的国家意识更加的强烈。我们关心国家的未来,也为同胞的苦难感同身受。

李苦舟:农业社会残留的可怜虫

那些嚷嚷“是自己的父母抚养了自己,不是国家把自己养大”,以不爱国自诩的网民,他们应该问问自己,是在医院出生的吗?是乘车去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你们的父母的确是付了钱的,但是,哪一条路、哪一辆车、哪一家医院、哪一个医生、哪一个设备、哪一种药物,花的是你们父母的钱呢?你们的父母的确是花了钱了,但是,如果仅仅靠你们的父母,能够让你们在医院里出生吗?你们的父母花钱买食物抚养你们,但同样,如果仅仅靠你们的父母,能够弄到食物吗?哪怕是现在的农民,没有别人的帮助,仅仅靠他们自己,是连种子都无法弄到的。

如果不是国家养育了你,那又是什么?

所以,国家意识淡薄、不爱国这种哗众取宠,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犀利,更谈不上什么先进。不过是农业社会落后的思想,在工业社会的今天的残留罢了。嘲笑爱国者被洗脑,真是可怜。

更可怜的是,这些连“同胞”什么意思都搞不懂,嚷嚷自己是独生子女,以不爱国为标签,反对用国家、民族绑架他们,觉得自己了不起的网民,他们讨厌死国家了,可他们却上不了天、入不了地,不得不整天和国家生活在一起。而且,即便他们移民了,他们还是会被要求先宣誓,保证会效忠入籍的国家。甚至,哪怕他们什么国籍都不要,做一个无国籍的人。别人看看他们的脸,也会说,看,这是个可怜的中国人。

真可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