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朗普上任不到一个月,便废除了奥巴马时期的多项政策,且口无遮拦,大放厥词,搅动得美国朝野一片哗然,国内国际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究竟特朗普意欲何为,首先要弄清楚特朗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代表着什么,为什么而战。

特朗普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商人重利,要想功成名就,诚信第一,既要善待员工又要善待生意伙伴,在互惠互利中谋求发展。特朗普就是这么做的,所以获得了成功。现如今华丽转身,由商人登上总统宝座,信奉的理念没有变,依然故我,经营公司自不必说,经营国家摆在面前,如何兑现曾经许下的诺言,是否做到言行一致,是高明的经营者首先考虑的问题。

美国是军事大国,经济大国,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表面光鲜,其实暗藏着危机,做为美国人都不愿看到帝国大厦轰然倒塌的那一天,正所谓当局者迷,局外者清,特朗普长期在野,心里明镜似的,所以在竞选总统时祭出了民族主义旗帜,盈得了底层民众的支持,竞选成功。众所周知,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虽然取得了胜利,却恢复法律与秩序任重道远,很快陷入长期战争的泥淖里,欲战不能,欲罢不休,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落个债台高筑,尾大不掉。鉴于此,中国暗度陈仓,成功进入伊拉克石油开采市场,占有整个份额的三分之一,又在工程建设,日用消费品方面大有斩获,获利非浅,要在萨达姆时代想都别想,因为萨达姆不允许外国公司染指国内石油市场。出于战争的需要,美国打阿富汗打出的旗号是反恐,实则是报911事件的一箭之仇,占领阿富汗,在美俄之间楔下钉子。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却未能如愿,阿富汗的恐怖组织始终未能根除。做为中国,不愿意看到美国大兵在家门口耀武扬威,做些小动作当在情理之中,前苏联侵略阿富汗就是例子,没有利益输送不会征得中国的满意。其一,美国需要反恐,中国同样需要反恐,根除恐怖组织是负责任的大国的使命,如此这般,根据中国的提议,也便把新疆三股分裂势力列入国际恐怖组织,便于综合打击。其二,只这些远远不够,经济方面也得考虑,阿富汗有一大铜矿,经济大国趋之若鹜,落入谁手尚未可知,能够最终落入中国公司手中美国因素不可低估。其间,中国埋头苦干,逐步成为经济大国军事大国,更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强劲竞争对手。紧接着暴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奥巴马政府一边收缩战线,一边出台了一揽子提振经济计划,勉强度过危机,但收效甚微,泡沫没有挤破,联邦政府债务越滚越大,倡导的制造业回归未能如愿,仍然潜藏着危机。为了提振经济撒出去的钱哪里去了,大多进了金融寡头的腰包,占百分之九十九的劳苦大众并没有得到实惠。

事实摆在面前,为国家的前途计,必须改弦更张,遏制金融寡头对国家政治经济的左右,夯实产业基础,重振雄风。这一切任重道远,特朗普一套组合拳打出去,闹得拂拂洋洋,莫衷一是。特朗普能否走下去,看毅力,不然,美国将不是美国人的美国,长此以往,美国将演变成犹太金融寡头与阿拉伯富商的美国,以英国移民为主的欧洲白人移民形成的美利坚民族将推出历史舞台,前途堪忧。这不是空穴来风,是实实在在的,犹太人善于经商理财,积累了大量财富,富可敌国,美国又是相对开放的国度,给了犹太人施展拳脚的大舞台,逐步控制了金融业,逐步渗透到工农业诸领域,左右国家政治,大发其财。中东地区石油储量丰富,在国际石油贸易中获得了巨额财富,这些钱需要寻找出路,投资制造业不是穆斯林能够玩得转的,投资高科技更玩不动,投资金融风险小又可以随时变现,故此,石油热钱源源不断地流入到犹太人控制的美国金融领域,兴风作浪。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异变了上层建筑难免不会异变,特朗普做为民族主义者,不会让这种现象继续下去,说是民粹主义也罢,说是希特勒也罢,总之,要为美国的切身利益而战,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推行新政风险巨大,需要一系列的举措与之配套,方方面面的利益必定受到触动,就拿制造业回归来说,只凭说教不解决问题,布什劝说过,奥巴马劝说过,都不解决问题,特朗普不再劝说,声言增加美国企业在国外工厂制造的产品回流国内的关税,予以迫使本土企业回归本土,增加本土国民的就业,培育本土产业链,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无形中得罪了工业寡头。回归传统,也就是工业立国,历史上葡萄牙、西班牙是最早的殖民帝国,只顾掠夺财富,没有建立起工业体系,被后起的英国所取代,英国在掠夺财富的基础上建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维持世界霸主二百多年。美国脱胎于英国,注重工业,携二战之威成为世界霸主,维持至今,着实不容易,是否步葡萄牙、西班牙的后尘,衰落下去,不重振制造业将为必然。事实不容乐观,由于长期的高福利政策,一般人不愿意从事工业生产,导致工业企业海外办厂,一般工业产业链丢失,不得不进口大量日用消费品予以弥补国内消费品不足,可笑的是本为军工生产大国,连警用子弹也得向俄罗斯进口。为了扭转这一局面,特朗普政府对奥巴马时期的医疗与社会福利政策进行梳理,认为这方面的支出过于庞大,是政府财政的一大包袱,必须削减,不削减不利于制造业回归,因为人是有惰性的,过于安逸了谁还努力工作。一石激起千层浪,已经拥有了好处,再去掉好处很难,立即遭到底层民众的反对.特朗普本为利用民粹主义当上了总统,民众得罪不起,还得利用民粹主义,严格控制外国移民,为美国人尽可能多地留下就业岗位。尤其是墨西哥,两国是紧邻,是非法移民大户,首当其冲要遏制。怎么办,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修建隔离墙不失为好办法,但是,钱从哪里来。好了,美国每年从墨西哥进口五百亿美元的货物,就从这里打主意,增加百分之二十的关税不就结了。由此引发墨西哥移民与墨西哥的不满,不满归不满,必须做。

民粹主义可以理解为有点过激的民族主义,在美国表现为孤立主义,一切以本国的利益为重,特朗普反移民反穆斯林,迎合了美国民族主义者的心理,上台伊始便出台了"禁穆令",亦即未来90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七国公民入境美国。另外特朗普还暂停原有的难民接纳项目120天,以便对难民进行充分背景核查,而奥巴马任内启动的在美重新安置叙难民计划遭无限期中止。禁令把本财年美国计划接收的世界各地难民数量减至5万人,减幅逾50%,为了国家安全,禁穆令本无可厚非但是,针某一群体的禁令有悖宪法精神,朝野上下一片哗然,欲罢之而不休.

去年11,奥巴马内阁同澳政府达成协议,美国同意收容澳大利亚设于瑙鲁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两处境外难民中心的1250名难民,这些难民主要来自伊朗、伊拉克和索马里。特恩布尔政府一直将该协议视为重要的外交业绩,但由于特朗普鲜明的反移民、反穆斯林政策,澳一直对这项协议能否得到落实心存疑虑,因此在与特朗普的通话中,澳方首先就提及了该问题。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美国新总统在通话中对该协议表达了强烈质疑和不满,在这样的气氛中,双方对其他国际问题的讨论也草草收场,因此通话时长比预期的要短了许多。不过特朗普本人似乎是没有“过足嘴瘾”,他在出席某公开活动时再次谈到此协议,表示尽管自己很喜欢澳大利亚这个国家,但不明白上届政府为什么会与澳方签署这样一份“糟糕的协议”,并称这样会把“下一个制造波士顿爆炸案的人送到美国来”。之后,特朗普干脆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发文称:“你们相信吗?奥巴马政府居然同意接收上千名来自澳大利亚的非法移民。为什么?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愚蠢的协议!”

听其言观其行,特朗普基本上践行了言行一致,愿望是好的,执政理念能否推行下去还是未知数,能否在任期内夯实国家更是未知数.不可否认,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坛向右转是不争的事实,有可能滑向孤立主义,相对而言,干预外部事物的力度将为减弱,尤其是反穆斯林,对于非穆斯林国家未必不是福音,对于遏制穆斯林殖民全球善莫大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