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朗普野兽精神治国 困难在后头

台湾经济日报社论指出,去年11月8日特朗普一篇温良恭让的胜选演说,缓解了众人对“候选人特朗普”的疑虑,期待“总统特朗普”能发挥野兽精神,为美国经济带来一股雄浑的成长动能,美股也因而展现一波“特朗普行情”。然而元月20日的就职演说特朗普又火力全开,横眉指千夫,厉语批内外,爱国主义与民粹言论高唱入云,把众人又拉回到选战造势的场景。姜椒蒜俱全,牛肉却绝无仅有。

对内,在特朗普眼中当前的美国简直一无是处。前任总统欧巴马在金融海啸顶峰中接手,八年后转交特朗普的是低失业、低通膨、温和成长的小康景象;没功劳,总有苦劳。特朗普仅对“协助交接”致谢,随后便强调要“重建国家”。特朗普痛斥旧势力坐享繁荣与财富,无视就业流失与工厂关门。民众遭遗忘,苦情无人听;妇孺陷困境,产业任凋零;幼少皆失学,黑毒夺人命;终结屠杀者,舍特朗普莫行。

对外,特朗普满怀愤懑与怨尤。历任政府的经济、国防、建设、产业政策莫不吃里扒外,外国对美国的财富、资源、就业则巧取豪夺。从此刻起特朗普要让这一切都成过去,贸易、租税、移民、外交事务都将以“美国优先”,藉由“保护”缔造繁荣与力量,把美国的就业、疆界、财富与梦想统统找回来。他将为美国战斗到最后一口气;只要美国团结,谁都挡不了。

特朗普强调“空谈将到此为止,行动的时刻来临”,但却看不到包容宇内的愿景,也鲜有规模宏远的方针;只有“我们要”,少见“怎麽做”。唯一提到的具体政策,是扩大交通建设;唯二的落实法则,只有“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然而振兴经济之艰辛,绝非赢得选战所能比拟。以特朗普民调支持偏低,财金政策矛盾,对外大肆挑衅,加上交接准备不足,就职后如何安排政见的优先顺序,如何设计法案的具体内容,如何协调政策的内在冲突,如何因应外国的对抗与报复,种种不确定都可能延滞国内的消费与投资,引发金融市场的不安与动荡,经济成长与创造就业的目标也将胎死腹中。

再从政策面观察,特朗普的核心思维在于扩张财政支出,具体作法是减税、法规松绑与扩大基础建设。短期间光靠信心与预期等正能量,就能拉高经济成长率、就业率、工资上升率与通货膨胀率,但随之而来的是债券殖利率、联准会利率及美元汇率齐升等负效应,将压抑、抵消甚至摧毁财政扩张的效果。负效应绝对无由避免,但可以设法缓和,关键就在于政策设计上应偏重于提升长期生产力,而非刺激短期需求及制造资产泡沫;花钱少却有利于投资的措施,例如法规松绑与鼓励资金汇回等可以先做,减税可以分阶段达成;扩大基建支出应做大不做小,不事修补而重创新。

更大的忧虑,是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意识将使全球商业活动从自由贸易转向重商主义。贸易团队清一色都是保护主义健将,主张取消、重谈多项自由贸易协定,对中国、墨西哥产品实施高关税,将工厂移出美国的厂商也将受惩罚。保护主义只能作为对外谈判的筹码,一旦采取激进的措施则势必遭到外国的报复,全球化的大潮也将陷美国于孤立;贸易战将冲击供应链,不仅中国、亚洲受损,美国将受伤更重。经济学家桑默斯便指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外甜内苦,初期会使民众备感兴奋,却非常可能在一年内就形成“幻灭、失望与反对(3D)”的恶性循环。

不过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中虽绝少建设性内容,但自从他胜选后美股大涨,企业及消费者信心窜升却也是不争的事实。特朗普的经济政策绝非一无可取,扩张性财政政策也是近年来经济学者普遍的主张。特朗普本人的野兽精神,以及内阁成员多属企业界的实干之士,未尝不能为暮气日深的美国政坛带来一股新的动能与干劲。毕竟特朗普是务实且老道的生意人,何时虚张声势?何时见好就收?时机与分寸如何拿捏,应可运用自如,收发由心。因此未来的实际行动仍须密切观察,而关键就在于各项政策的优先顺序与轻重缓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