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知道的德安会战暨德安大捷。

1938年秋,张灵甫奉王耀武之命反攻德安张古山之敌。参战诸团长认为张古山地形险要,易守难关,有畏难情绪,唯独张灵甫力排众议,建议学习《三国演义》中邓艾偷渡阴平占领蜀国的方法,挑选死士劲卒,从背后偷袭张古山。事后,张灵甫亲率敢死队攀滕附葛,成功飞渡张古山峡谷峭壁,一举攻占张古山。日军恼怒万分,以飞机、重炮反扑,张灵甫腿部负伤,仍指挥所团顽强坚守,与日军血战五昼夜,牵制大量日军。接着,国军转入反攻,收复九江以南全部失地,时称“德安大捷”或谓之“万家岭大捷”。是战役后,薛调升九战区司令长官;七十四军调长沙整补并担任守备。此时著名文艺人士田汉、范长江、任光等都在长沙。

1、战前形势和赣北战况

1938年5月,日军战领徐州后,沿淮河和长江两岸夹江西进,图谋武汉,兵掠赣北。

6月底,逆长江西进的日军攻破马当要塞,占领了彭泽、湖口。7月24日,日军进攻九江,中国守军张发奎部的一二八师军纪涣散,竟于25日晚弃城而逃,拱手让出了九江。

日军占浔后,因惧怕中国军队侧击其左翼,没有立即溯江而上,而是锐意南下,打算夺取德安、南昌,西攻长沙,切断粤汉潞,对武汉实行战略大包围,以求全部消灭江南的中国军队。针对日军企图,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调派兵力警戒星子和鄱阳湖沿岸,并将主力布置在南浔线,抢占有利地形,阻击日军南窜。

7月27日,日军106师团开始由九江南下,沿途遭中国军队有力打击,先后在沙河、金官桥一带被伏击,伤亡数千人,其中一四五联队几乎被全歼。9月初,日军第九师团由瑞昌调头转犯东南方向的岷山,与106师团呼应作战。防范106师团的守军是川军王陵基三十集团军一部,未能进行有效抵抗,致使正面金官桥阵地左侧背受到威胁,中国军队被迫转移,日军-0六师团得以进入马回岭。与此同时,日军第九师团遭正面驰援的我七十四军猛烈攻击,伤亡2000余人,退回瑞昌。

撤出金官桥的中国军队主力转进至德安县以北的乌石门、白云山后,依托山岳,将阵地左右两翼向北突伸,形如张囊,成倒八字状,易守难攻。日军畏惧,收缩第一线兵力,保持机动态势,伺机再进,其正面突破南浔线的计划破产。

日军为挽回颓势,急调在湖口待命西进的101师团于8月20日在星子登陆,企图攻占东西孤岭、隘口,直趋德安,永修之间,从左翼抄袭德安右侧背,切断南浔线上中国军队的后路。但这狠毒的一着并没有得逞。在东西孤岭、金轮峰等处,日军遭陈安宝二十九军等部的沉重打击,伤亡了师团长伊东政喜中将以下官兵数千人,进展甚慢,直到9月底才进至隘口附近。日军急攻德安的计划受阻,

9月15日,冈村宁次下令刚由华北调到江西战场的二十七师团从瑞昌进攻武宁,向中国军队的左侧背迂回,吸引我南浔线主力,为106师团南进制造战机。16日,二十七师团开始行动。国民党第四军、第十八军在范家铺、茶园岭与敌激战,互有伤亡。24日,敌越过小坳,深入至白水街以西要隘。当晚,薛岳急调就近的第九十一师,一四二师向西北疾进,抢占小坳以北的南屏山,截断敌二十七师团的后路。25、26两日,在争夺麒膦峰战斗中,中国军队歼灭了日军第三联队大部。在战斗中,杨家骝团长英勇阵亡。

9月25日,冈村宁次获知二十七师团后路被断,极为恐慌,除令101师团抽103联队和炮兵两个中队组成佐枝支队、经九江赶往瑞武公路支援外,急令-0六师团火速西进,解二十七师团之困。同时,还令101师团主力向隘口进攻,牵制德安的中国军队。

敌106师团长松浦接今后,为适应山地作战,立即将主攻部队改装为驮马部队。他还规定,部队只带6天的给养,每支步枪配子弹100至200发,每门山炮、追击炮配炮弹70发,每个步兵队带“特种筒”毒气弹100发,把野战炮兵和骑兵留于后方,以利轻装前进。

在南浔线上,中日两军布局已定,赣北德安万家岭战役拉开了战幕。

2、德安战役经过

1938年9月26日,日军106师团的一二三、一四五、一四七联队和工兵、山炮、辎重部队以及师团直属队,共15000余人,由松浦率领,从马回岭出发,绕过德安正面白云山倒八字阵地,于27日进入五台岭、面前山,又于28日窜至竹坊桂。国民党第四军奋力阻击,井将敌后方联络线截断。28日下午.日军二十七师团呼应前进,再犯麒麟峰,并施放毒气,一度攻上山头,国民党一四二师仰面逆袭,团长郑克己带头仰攻,与敌肉搏,终于在次日将麒麟峰再度夺回,歼敌1000余人,夺获大炮14门。战斗中,中国军队伤亡亦十分重大,团长郑克己、团副张树衡、营长秦润泽等壮烈殉国。

10月2日,敌106师团大部窜入德安以西20余公里的万家岭、刘鞔鼓村(日本战史书上译为雷鸣鼓刘,该村刘姓八世祖以善制鼓而得名)、石堡山(今尖山)、南田铺、背溪街(又称哔叽街)、墩上郭等山区。

根据敌情,薛岳认为敌已孤军深入,是聚歼良机,遂暂停对敌二十七师团的攻击,调动瑞武、南浔、德星三方面大军,计有九十、五十八、五十一、一三九、一四二、九十一、十九、预六、一五九、一六O、新十三、新十五、六十、一八七等10多个师,合力包围敌-0六师团,齐头并进,攻击前进。3日,九十师、九十师联合进攻南田铺,重创敌军,并以密集炮火轰击刘鞔鼓,直接威胁敌-O六师团设在该村刘茂良家一幢旧砖木土屋内的司令部。5月,薛岳兵团调整部署,以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和一六0师从北面,第四军九十师从东面、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从南面,九十一师等从西面,4个方向加紧合围。

7、8、9日3天,中国军队对敌发起总攻,战斗在崇山峻岭中越打越激烈,双方倾全力争夺每一个山头、每一个村庄,张古山、扁担山曾一天数易其手。日本飞机每天凌空助战,并空投粮食、弹药,接济已成瓮中之鳖的106师团。9日的战事异常惨烈,我大军紧缩包围圈,各师挑选敢死队奋勇杀敌,并冲入刘鞔鼓村,威胁敌司令部,敌酋松浦淳六郎差点被生俘。日军垂死挣扎,用飞机空投军官数十人,妄图指挥残军顽抗,但这些人亦多被中国军队击毙。经我四、六十六、七十四各军官兵反复冲杀,敌全线崩溃。

10日晨,中国军队终于将万家岭、大小金山、狮子崖、扁担山、墩上郭、长岭、张古山、背溪街、刘鞔鼓等地全部攻占,聚歼日军残部.德安战役胜利结束。

3、德安大捷的战果及胜利原因

德安战役约歼敌万余,满山满谷都是敌尸、弃械。直至次年冬,仅刘鞔鼓、背溪街、万家岭这一带战场上,仍留有日军暴尸遗骨在6000具以上,马骨干具以上。中国军队夺获山炮16门、追击炮28门,轻重机枪200余挺,步枪3000余支,骡马数百匹,其他军用品无数,生俘日军100余名,日军自毁及投入深谷的武器弹药更不知其数。日军残敌在日机照明弹指引和火力掩护下,四散奔逃,仅有2000余人跑出了包围圈。

德安大捷的消息传出后,全国一片欢腾,南昌、武汉等地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10月10日傍晚,蒋介石特意在汉口江边检阅了几万人的战时工作队。外国通讯社也纷纷发表评论,赞扬中国军队所取得的重大胜利。

德安战役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有如下一些原因:

一、国共合作,团结对敌。1938年间,国共两党结成的统一战线初见成效,两党共赴国难,一致对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开赴苏皖作战,威胁敌后,牵制了日军-0六师团的两个大队留驻荻港和宁国;中共赣北工委领导的赣北抗日游击大队,袭击黄老门及武宁附近的日军,扰乱了敌人的部署。这些都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对日作战。

二、同仇敌忾,士气高昂。抗战初期,国民党在正面战场抗战比较积极,广大爱国官兵为保卫国家努力作战。如第四军官兵,5次夜夺扁担山,始终未让敌人冲往白槎,保住了德安后方的安全;团长杨家骝、郑克己,副团长罗恒、张树衡,营长胡立群、秦润泽、张光晨等身先士卒,英勇杀敌,壮烈牺牲;敢死队员们血染沙场,为国捐躯。面对士气高昂、作战顽强的中国军队,冈村宁次也不得不承认:“10月初,第二十七师团占领箬溪一带,检查缴获的敌军官兵致其亲友信件,其内容几乎全是有关我军情况以及他们誓死报国的决心,极少掺杂私事。”

三、人民拥护,踊跃支前。抗击日本侵略者,捍卫民族独立,符合人民利益,因而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积极支援。在新四军驻赣办事处和中共江西党组织领导下,进步妇女组织“妇声社”,发动妇女为前线制做军用包1万多个,军衣1.5万多套浑用棉被600多床,军鞋1000多双。南昌市码头工人设立了“负伤将士招待所”.对前方光荣负伤的官兵进行热情的接待和亲切的慰问。南昌市各界还积极捐钱献物,支援前线,为德安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江西人民的抗战热情使冈村宁次都感到惊讶,他在回忆中记载:“第101师团检查反攻我阵地战死的敌军官兵遗体,发现死者的父母来信中,也都是鼓励他们为国家和民族奋勇献身的言词。”

四、战役指挥得当.薛岳指挥各军协同作战,能够集中兵力、灵活机动,果断实行反包围战术,是战役获胜的又一重要因素。

4、德安战役大捷的意义和留下的遗憾

德安大捷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继台儿庄之后的又一次较大胜利。这次战役灭了侵略者的威风,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连冈村宁次都哀叹:“第106师团受到全军覆灭的严重打击,蒙受弱兵的污名,成了日本第一的软弱师团。”这次战役的胜利,迟滞了日军对武汉、南昌的进攻和大迂回作战计划。冈村宁次的参谋长宫崎说“南昌是江西的首府,是水陆交通要道,也是重要的航空基地。因此,武汉作战之初,我们也有‘根据情况占领南昌’的任务,但由于第101、第106两师团的战况,进展不能如意,因此暂缓执行”。这次战役的胜利,使南昌又得以坚守了半年,保证了浙赣、湘赣路的畅通,为加强东南国防工事的建设赢得了时间,有利于持久抗战。

德安战役使人扼腕叹息的是,薛岳的第一兵团已将日军106师团重重围住,但却没能将其全歼,有残敌2000成了漏网之鱼。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在当年10月15日致蒋介石的密电中说:“此次敌迂回作战之企图虽遭挫折,但我集力围攻未将该敌悉数歼灭,至为痛惜。”蒋介石也在同年11月27日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上对此提出了批评:“……出击部队无纵深之配备,亦不临时配署炮兵,即出击已告成功,然因无其他部队完成其战果,常有业被包围之敌人,未能予以歼灭,被其突围而出,或为其后援所救。此类实例,如德安方面与箬溪附近及柘港备战役,不胜枚举。此实为我军不重学术,未照战术原则使用兵力之过也。”

个人认为,德安会战真正成就了张灵甫,是张灵甫功成名就,其亲率一支突击队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张古山后山绝壁发起进攻,飞夺张古山是其抗日战争中的经典战例,但是大家却忘了,张灵甫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尤其自身优秀的一面,更多的是各方面齐心协力共同抗日的结果。

个人认为,整个德安会战,在后期的报道中对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介绍太少是不对的,很多战役之所以取得胜利,起到作用更多、更大的作用其实就是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但是各方面对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报道都很少,具体原因我们不太清楚,这里也不做推测。以上只是德安会战的简要介绍,大家就当了解一下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