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雅加达1月13日 - 印尼冶炼行业的一家大型中国投资方周五表示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同时将搁置在印尼的扩张计划,因该国政府突然松绑镍矿和铝土矿出口禁令。

印尼政府周四发布影响重大的新规,允许镍矿和铝土矿在一定条件下出口。这引起了行业的激烈反应。

上述政策变化给印尼冶炼行业带来打击。2014年印尼政府颁布矿石出口禁令以刺激附加值较高的金属加工业,提振了印尼冶炼行业。

中国德龙镍业(De Long Nickel)旗下Virtue Dragon Nickel Industry总经理Rudi Rusmadi在电话中告诉路透,Virtue Dragon等冶炼企业正共同考虑针对印尼政府采取法律行动。

Rusmadi称,Virtue Dragon还因政策调整而搁置了一项价值25万亿印尼卢比的进一步扩张计划。Virtue Dragon已在印尼投资高达7万亿印尼卢比(5.25亿美元)建造炼厂。

Rusmadi称,在印尼投入大量资金的中国企业“不得安眠”。“他们进退两难。他们已进行了投资,但又没有得到法律保障。”

一个民间社团的一名成员周五告诉路透,该社团打算在印尼最高法院向该国的矿业新规发起挑战,指称新规违反了2009年的矿业法。

印尼矿业部官员Iwan Prasetya Adhi称,政府已准备好面对任何诉讼。

政府官员们为新规辩护。新规要求镍矿商至少要把30%的冶炼产能用于加工镍含量低于1.7%的低品级矿。

“此前,低品级矿不能使用,都是扔掉。但根据新的规则,现在可以用了,”国有企业部副部长Fajar Harry Sampurno对路透表示。

**镍价下跌**

政府周四的这项决定打击镍价一度重挫逾5%,印尼恢复镍矿出口料增加全球市场供应。

分析师表示,淡水河谷印尼公司(PT Vale Indonesia Tbk)(INCO.JK)可能是因镍价下跌而受创最重的企业之一,因为该公司只出口产自印尼的加工镍。

该公司股价周五大跌15.9%,为2008年以来最大盘中百分比跌幅。成交1.39亿股,是过去30天日均成交量的11倍。

“恢复镍矿出口(虽然仅限于低品级镍)可能对印尼镍业产生负面影响,”淡水河谷印尼公司高管Nico Kanter在一份电邮声明中称。

Kanter认为要监督出口可能很不容易,并称镍价若长期下滑,将严重影响印尼炼厂的收入。

不过,国有矿企PT Aneka Tambang Tbk(ANTM.JK)股价却跳涨6.4%,分析师称该公司镍矿石销售增加,可弥补价格的下滑。

“镍矿石出口将正式开放,我们不清楚Antam可以出口的镍矿石确切数量,但肯定对Antam是利好,”券商Trimegah Securities周五报告称。

“这可能会破坏全球镍供应,因此对淡水河谷印尼公司是利空。”

Antam执行长Tedy Badrujaman对印尼新规表示欢迎,称此举可望重振矿产业并且提振区域经济。

当被问及Antam何时将开始出口镍矿石时,公司的企业秘书Trenggono Sutioso说:“ 我们还在估算和规划,以便利用这次机会向国内外出售低品级镍矿石。”

印尼的新规定令美国矿业巨擘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FCX.N)可谓喜忧参半,该公司目前还有一段窗口期可继续出口铜精矿,但必须剥离的股份从之前的30%增至最多51%。

自由港印尼部门的发言人称,新规定影响面广泛,公司对此尚在研究当中。(完)

(编译/审校 孙国玉/王琛/李爽/李婷仪/ 郑茵/王兴亚)

雅加达1月13日 - 印尼冶炼行业的一家大型中国投资方周五表示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同时将搁置在印尼的扩张计划,因该国政府突然松绑镍矿和铝土矿出口禁令。

印尼政府周四发布影响重大的新规,允许镍矿和铝土矿在一定条件下出口。这引起了行业的激烈反应。

上述政策变化给印尼冶炼行业带来打击。2014年印尼政府颁布矿石出口禁令以刺激附加值较高的金属加工业,提振了印尼冶炼行业。

中国德龙镍业(De Long Nickel)旗下Virtue Dragon Nickel Industry总经理Rudi Rusmadi在电话中告诉路透,Virtue Dragon等冶炼企业正共同考虑针对印尼政府采取法律行动。

Rusmadi称,Virtue Dragon还因政策调整而搁置了一项价值25万亿印尼卢比的进一步扩张计划。Virtue Dragon已在印尼投资高达7万亿印尼卢比(5.25亿美元)建造炼厂。

Rusmadi称,在印尼投入大量资金的中国企业“不得安眠”。“他们进退两难。他们已进行了投资,但又没有得到法律保障。”

一个民间社团的一名成员周五告诉路透,该社团打算在印尼最高法院向该国的矿业新规发起挑战,指称新规违反了2009年的矿业法。

印尼矿业部官员Iwan Prasetya Adhi称,政府已准备好面对任何诉讼。

政府官员们为新规辩护。新规要求镍矿商至少要把30%的冶炼产能用于加工镍含量低于1.7%的低品级矿。

“此前,低品级矿不能使用,都是扔掉。但根据新的规则,现在可以用了,”国有企业部副部长Fajar Harry Sampurno对路透表示。

**镍价下跌**

政府周四的这项决定打击镍价一度重挫逾5%,印尼恢复镍矿出口料增加全球市场供应。

分析师表示,淡水河谷印尼公司(PT Vale Indonesia Tbk)(INCO.JK)可能是因镍价下跌而受创最重的企业之一,因为该公司只出口产自印尼的加工镍。

该公司股价周五大跌15.9%,为2008年以来最大盘中百分比跌幅。成交1.39亿股,是过去30天日均成交量的11倍。

“恢复镍矿出口(虽然仅限于低品级镍)可能对印尼镍业产生负面影响,”淡水河谷印尼公司高管Nico Kanter在一份电邮声明中称。

Kanter认为要监督出口可能很不容易,并称镍价若长期下滑,将严重影响印尼炼厂的收入。

不过,国有矿企PT Aneka Tambang Tbk(ANTM.JK)股价却跳涨6.4%,分析师称该公司镍矿石销售增加,可弥补价格的下滑。

深度分析 更多

《路透晚报》--1月17日

焦点:中国国家主席首秀达沃斯论坛 将倡导全球化

“镍矿石出口将正式开放,我们不清楚Antam可以出口的镍矿石确切数量,但肯定对Antam是利好,”券商Trimegah Securities周五报告称。

“这可能会破坏全球镍供应,因此对淡水河谷印尼公司是利空。”

Antam执行长Tedy Badrujaman对印尼新规表示欢迎,称此举可望重振矿产业并且提振区域经济。

当被问及Antam何时将开始出口镍矿石时,公司的企业秘书Trenggono Sutioso说:“ 我们还在估算和规划,以便利用这次机会向国内外出售低品级镍矿石。”

印尼的新规定令美国矿业巨擘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FCX.N)可谓喜忧参半,该公司目前还有一段窗口期可继续出口铜精矿,但必须剥离的股份从之前的30%增至最多51%。

自由港印尼部门的发言人称,新规定影响面广泛,公司对此尚在研究当中。(完)

(编译/审校 孙国玉/王琛/李爽/李婷仪/ 郑茵/王兴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