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澳大利亚的外交需要反思

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时所谈论的外交政策,整体上具有较为明显的“孤立主义”倾向。不管特朗普先生执掌大权之后具体会实行什么政策,他的言论其实都代表了对冷战后美国一系列外交政策的反思。

但是,美国的这种反思,急坏了一些对亚太再平衡的追随者。比如美国大选期间一直押宝希拉里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在大选结束后急忙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进行电话沟通,约定尽快见面。安倍向特朗普强调了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内心当然是希望特朗普不要调整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因为安倍欲使日本成为东亚秩序主导国的战略都依托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安倍完全没有意识到,特朗普当选可能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而日本应该做的是对时代走向的一个反思。

同样,与日本相对应的是作为美国亚太战略“南锚”,且紧紧追随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澳大利亚,也需要对自己的外交政策作出反思。

澳大利亚的外交需要反思

澳大利亚要在南海扮演什么角色

前不久,在美国大选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发表谈话说,澳大利亚正在考虑和印度尼西亚共同在南中国海进行联合海军巡逻。澳大利亚似乎要在南海做出什么动作了。

澳大利亚此举的背景依然是配合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今年九月,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前司令,海军上将丹尼斯·布莱尔悄悄访问了澳大利亚。布莱尔要求澳大利亚军队和美军一起在中国南海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事实上,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政策从宣布到布局的起点都是在澳大利亚。美国如此做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亚太再平衡战略操作的重点之一是确保美国对中国南海的军事主导权。为此,美国以轮驻换防的形式在澳大利亚增加三千人的驻军。由此,澳大利亚自然成为了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澳大利亚的这种处境也给其自身带来极大困惑。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依托的是海空一体战战略。这个战略的特点是极易导致核战争。由此可见,奥巴马战略的对抗性和危险性。这种对抗性事实上是完全不符合澳大利亚自身利益的。因为,目前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而且在可见的未来这种局面都难以改变。作为在二战时受到美国保护,二战后参加过几乎所有美国对外战争的盟国,澳大利亚很难不在外交上追随美国。在澳大利亚看来,帮助美国遏制可能挑战美国的新兴大国是自己的一份责任和义务。然而,现实情况则导致澳大利亚内部出现了对华政策的分歧。

在今年七月所谓南海仲裁案之后,澳大利亚似乎真要在南海做出点动作,以体现其存在。然而,澳大利亚到底要扮演什么角色呢?想配合美国扮演南海执法者的角色吗?澳大利亚显然没有这种资格。

澳大利亚本身就是一个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持否定态度的国家。作为一个曾经的殖民主义国家,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中依然遗留了大量的殖民主义的基因。这点在其与帝汶海上划界问题上表现的十分明显。澳大利亚至今依然非法占据着东帝汶的大片海域。但是,为了规避国际法的管辖,澳大利亚在东帝汶实现独立的2002年退出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如今澳大利亚还有什么资格谈论遵守海洋法公约?

澳大利亚要把军舰派到南海来是要向中国炫耀武力?还是向美国表达忠心?所谓维护海上航行自由的话题,已经无需在驳斥了。首先,南海声索国之间的争议与海上航行自由没有任何关系。南海的海上航行自由也从来没受到过任何影响。其次,中国是南海航线的主要使用者,美国想用炫耀武力的方式来剥夺中国维护自己海上安全权利的做法,是典型的霸权主义行为。澳大利亚要加入美国的自由航行计划,准备向外界发出一个什么信号?难道是想在21世纪继续维持19世纪的国际秩序吗?

澳大利亚的外交需要反思

如何构建国际秩序是澳大利亚必须反思的问题

在亚太地区扮演什么角色是冷战后,澳大利亚外交面临的一个长期课题。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澳大利亚曾奉行过融入亚洲的政策。当时,澳大利亚也是亚太地区合作的积极推动者,为促进地区的合作与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后来澳大利亚却表现得越来越乐意强调其白人国家的身份和西方阵营的属性。

尽管在最近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澳大利亚在经济和人员往来上与亚洲国家的关系变得日益紧密,但在政治、文化以及心理上的相互包容却没有达到与经济关系发展相适应的程度。上世纪九十年代,澳大利亚国内还探讨要成为东西方之间的桥梁。但如今,盲目追随美国却成了澳大利亚不可动摇的政策方针。这一点不仅反映到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上,也在部分澳大利亚专家学者的观点中有所体现。最近,有位澳大利亚专家在媒体撰文,甚至将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不当政策的批评也称为“威胁”,这显然是夸大其词。

冷战后,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走向失序状态是有目共睹的。其核心原因就是美国奉行的新帝国主义政策。特朗普带有孤立主义色彩的主张是否能颠覆美国陈旧的外交政策,我们还需拭目以待。但每个国家都应该意识到,冷战后的历史经验已经证明,霸权主义绝对不会给世界带来安宁。一个通过平等合作构建国际秩序的时代已经来临。而澳大利亚需要反思的是继续追寻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采取激化地区分裂的政策,还是扮演地区合作与团结的粘合剂。(时永明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地区问题副研究员)

运营人员: 唐骏 MX002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