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观察者网 综合]哈佛法学院高材生奥巴马的总统生涯即将结束,临近“毕业季”,他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连续在三大顶级国际学术期刊发表了关于能源、司法和医疗改革的论文,引起广泛关注。

奥巴马连发三篇论文

2017年1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以《清洁能源发展趋势不可逆转》(“The irreversible momentum of clean energy”)为题在《科学》杂志(Science)发表论文,展望清洁能源发展。

2017年1月5日,世界著名法学学术期刊《哈佛法律评论》第130卷第3期发表了奥巴马署名文章《国家总统在推动刑事司法改革中的作用》(“The President’s Role in Advancing Criminal Justice Reform”),这是历史上美国在任总统第一次发表法学学术论文。在这篇文章中,奥巴马表示,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持续关注刑事司法改革问题,在文中回顾了他在8年任期内的刑事司法改革努力。

2016年7月11日,奥巴马在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撰写了一篇题为《美国医疗改革当前进展及其下一步》(“United States Health Care Reform: Progress to Date and Next Steps”的文章(Special Communication)),回顾了自上任以来在医改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能源政策关系着气候变化,司法改革代表改善人权,而医保政策象征着关心社会弱势群体和促进社会公平,奥巴马在这三个领域发表专题论文,利用学术的力量宣示政绩,强化民主党在气候变化、人权以及社会公平方面的政策立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微信公众号“知社学术圈”(ID: zhishexueshuquan)11日报道,在任的各国国家元首发表学术论文本来就很少见,而半年内连发三篇论文而且反响不俗,更是难得,但是奥巴马做到了。奥巴马在9日发表的论文中强调,发展清洁能源已经是全球趋势,和发展经济并不矛盾,不但能延缓全球气候变化,而且能给美国带来经济效益,世界主要经济体、美国能源行业和私营企业已纷纷加入其中。

经授权,观察者网将“知社学术圈”报道全文转载如下:

奥巴马总统1月9号在Science发表题为《清洁能源发展趋势不可逆转》(“The Irreversible Momentum of Clean Energy”)的文章,再次引起广泛的关注。两篇文章影响因子加起来,已经要冲向70了。

这并不是第一个国家元首在Science发文。早在2000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就曾在Science发表题为《Science in China》的社论。而习近平主席也曾在中国主办的英文期刊Engineering发表题为《让工程科技造福人类、创造未来》(“Let Engineeri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reate a Better Future for Humankind”)的文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奥巴马2016年7月发表的关于美国医改的论文是2016最热门论文,得分8063,远超排名第二(4915)的论文。而去年大热的引力波论文与阿尔法狗人工智能论文,则分别位列第三和第九,足以说明其影响力。这篇文章是美国在任总统发表的第一篇学术论文(academic paper), 刊登在JAMA上。

JAMA是国际上四大医学期刊之一,拥有很高的影响力,期刊影响因子高达37.684,即使是从事这一领域研究的学者,在这上面发表论文也并非易事。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医学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显然不寻常。

奥巴马1月11日在Science的这篇文章,明确署名贝拉克·奥巴马,美国总统(Barack Obama,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对于大家可能有的是否有人代笔的疑问,文章最后给出了注释和致谢:

B. Deese, J. Holdren, S. Murray, and D. Hornung 对这篇文章的研究、起草和编辑作出了贡献。(B. Deese, J. Holdren, S. Murray, and D. Hornung contributed to the researching, drafting, and editing of this article.)

下面我们欣赏论文全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洁能源发展趋势不可逆转

奥巴马

美国总统

摘要

美国企业在清洁能源方面增加投资,有助于解决降低排放量和经济增长的冲突。

人类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CO2)和其他温室气体(GHG)不断增加,导致地表平均温度上升,极端气候出现,以及海水酸化(1)。如果任其发展,温室气体排放的持续增长,可能导致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增加4℃以上(1)。尽管我们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认识“令人不安地日益清晰”,但对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还存在争论,这在当前总统过渡期表现得很明显。我们暂时放下政治因素,仅就经济和科学两个方面,使我坚信,在我担任总统期间出现的清洁能源经济趋势,将会继续下去。这一趋势会促进经济增长。本文阐述了以下四个理由来告诉大家,为什么清洁能源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

1:经济增长,排放量下降

美国经验表明:温室气体减排,不一定与经济增长相冲突。相反,它可以提高生产效率,促进创新。

自2008年,美国经历了第一个温室气体减排和经济增长同时出现的状况。

具体来说,2008年至2015年间,美国经济增幅超过10%,而二氧化碳排放量则下降9.5%。在同一时期,每单位GDP能消几乎下降了11%,每单位能耗二氧化碳排放下降8%,每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18%(2)。

我们不能低估这种趋势的重要性。持排放量和经济增长“脱钩”观点的人们认为,与气候变化做斗争需要接受经济增速减缓与生活标准降低。事实上,虽然这种情况在美国最为明显,但有证据表明,在经济持续增长的情况下,没有造成二氧化碳的排放增加。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经济呈现增长态势,但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前一年大致持平(3)。国际能源署(IEA)指出,“在过去40年,只有四个时期CO2排放量与上一年相比,持平或降低。其中三个都是出现在经济疲软期间,80年代初,1992年和2009年。相比之下,最近的排放量下降,出现在经济增长时期。

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任何忽视碳污染的经济政策,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巨大的影响,长期来看,会导致就业机会减少,经济增长放缓。如果放任不管,温室气体排放继续增加将导致全球气温在2100(4)年(本世纪末)上升4摄氏度以上,全球经济每年将损失约4%(4-6),其中美国每年损失3400亿至6900亿美元。

此外,这里还不包括,温室气体排放增加所引发的灾难性事件。例如格陵兰和南极冰盖的加速收缩,海洋水流的急剧变化,或早年冷冻土壤以及沉积物释放大量温室气体GHG,这些都会加速气候变暖。在气候因素和经济增长率的问题上,除了GDP水平以外,气候变化还潜在影响全球的宏观经济(8,9)。

在减排上所做的投资是必须的。因为气候变化对我们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要对这种伤害做出弹性应对措施,以及相应的准备。与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害相比,这种投资支付的代价是微不足道的。这意味着,在未来几年,各州,各地方和各企业,需要继续进行清洁能源的投资。我们可以采取常规性方法,向纳税人,房主,股东和客户披露气候风险。全球保险和再保险业务公司,已经采取了行动,他们用分析模型揭示了气候变化的风险。

2:美国企业在清洁能源方面的投资增加

减少排放不仅有利于环保,它还可以帮助企业提高基础收益,降低消费者的成本,并为股东提供回报。

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是最受大家关注的。

政府政策在鼓励这一方面的投资和创新会发挥重要作用。我的行政管理部门已经做了如下工作:

1:建立燃料经济效益标准。在2012年到2029年间,预计在新车全生命周期中,将削减超过80亿吨的碳排放量(10)。

2:出台44个新家电标准和新建筑法规。这一措施预计削减24亿吨碳排放量,到2030年,为消费者节省5000亿美元的开支。

在节能上的投资是由企业自己决定的,节省下的资金或投资其他领域的业务。例如,美国铝业公司,确定了到2020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要减排30%的目标;而通用汽车正在努力从2011年基准线上,降低20%的排放量(12)。我们看到,这样的投资,产生了下面的结果: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比2008年降低2.5%,而经济却增长了10%(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企业的加大在清洁能源方面的投资,不仅可以节省资金,而且同时增加就业机会。美国能源部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约220万美国人目前从事能效产品开发、服务,安装和制造工作。与此相比,约有110万美国人从事生产石化燃料以及发电工作(13)。继续鼓励企业通过降低能耗来节省资金的政策,可能产生重要的就业红利。每年联邦政府在化石燃料上,投入接近50亿美元的补贴,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也应该推行该政策,推行企业税制改革,来纠正扭曲的市场。(14)。

3:发电结构的改变

美国电力部门是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元凶。由于发电结构的改变,现在这一情况正在转变。新的生产技术使得我们从高排放量的煤电,转向使用低排放量的天然气发电(2,15)。2008年,天然气发电量占比约21%;今天,它达到33%。由于使用新技术,天然气发电成本比煤炭还低,因此公共事业部门不太可能改变路线,建造燃煤发电厂,不管近期联邦政府的政策如何变化。虽然天然气发电,释放甲烷是一个严重问题,但从长期看,对企业的经济刺激,应和政府部门的标准相配合,以应对环境污染。各个地区将继续为解决这一问题而努力。

2008年到201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急剧下降:其中,风电发电成本下降了41%,分布式屋顶太阳能光伏(PV)发电成本下降了54%,大规模集中式光伏发电成本下降64%(16)。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报道,2015年是清洁能源投资创纪录的一年,清洁能源吸引的投资额度是化石能源的两倍(17)。

在可再生能源发展过程中,公共政策(从经济复苏法案投资政策和最近的税收信贷扩张政策)发挥了关键作用,而技术进步和市场力量,将进一步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考虑可再生能源补贴,在美国一些地区,风能和太阳能的平准化度电成本已经低于新型燃煤发电的成本(2)。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企业正在推动可再生能源不断发展。谷歌上个月宣布,通过签订大规模,长周期合同,来直接购买新能源电力,计划到2017年,其用电全部采用可再生能源(18)。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已建立在未来数年,实现100%采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19)。放眼全国,太阳能和风能公司,现在雇用员工数超过36万,而全国只有16万员工在为煤电相关的产业服务。(13)。

除了市场力量,国家一级的政策,也将继续推动清洁能源的发展。占40%美国人口的各州继续推进清洁能源计划,其他地区的清洁能源也在扩展。例如,2015年风力发电只占德克萨斯州发电量的12%,在2015年的某些时段,其风力发电量超过 40%;2015年风力发电量占爱荷华州总发电量的32%,高于2008年的8% (15,20)。

4:全球动态

全球出现了发展清洁能源经济的竞赛势头。美国以外,很多国家都在推广新能源发电。各个国家都希望通过清洁能源的发展,为其国家谋取更多利益。当然,并不总是这样的。不久前,部分发达经济体,认为只有少数发达经济体,应该负有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责任,并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这与各国在巴黎协议中表示出的、愿意与其他各方一致遵守透明、问责的要求,来战胜气候威胁,大相径庭。这部分发达经济体,对外政策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并且产生了实质性的红利。即使如此,《巴黎协定》在不到一年内就要生效了。在今年秋天的马拉喀什的后续会议上,由于占全球排放量的75%以上、110个国家,已经批准了“巴黎协定”,该协定将证实生效。气候行动的势头是不可逆转的(21)。

虽然实现《巴黎协议》的愿景,需要数十年的切实行动,但从目前协议签署国自主贡献上看,在未来几年中,中期目标的实现,还是有可能的,加上对清洁能源技术的大规模投资,我们有50%的概率,可以将气温升高控制在2°C以内。(22)。

这并不意味着,下一届政府需要遵循与现任政府相同的国内政策。如果美国新一届政府退出《巴黎协议》,它将失去要求他国采取相应措施的席位与影响力。美国可以选择多种途径和机制,有效和经济地实现我们在《巴黎协议》中设定的目标。但《巴黎协议》本身是建立在国家确定的结构基础上的。如果美国修改自己的承诺,无论美国国内政策走向如何,它都会损害我们的经济利益,摆脱拥有占全球排放量三分之二的国家 (包括中国,印度,墨西哥,欧盟成员国和其他国家 )的责任的机会。

这不应该是党派问题。技术革命和预测市场趋势,是商业和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这样给美国公司、企业家和投资者设定了一个明确的长期减排目标,以便他们可以投资和制造适合国内使用、或出口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减排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数百家大公司(包括和能源相关的埃克森美孚和壳牌,杜邦公司和力拓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Calpine公司和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支持巴黎协议进程的原因。这也是有先见之明的投资者,私营资本拿出1亿美金支持成立能源突破联盟的原因。

结论

“大量科学记录”表明气候变化是“真实的、不可忽视”,我们知道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近年来,清洁能源投资案例不断增加。无论近期联邦政府的政策如何,使用更清洁能源发电的趋势不会改变。

尽管我们面临政策不确定性,但我仍然相信,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更适合肩负起应对气候挑战的责任,以及获得未来低碳经济带来的利益,美国继续参与《巴黎协议》的进程,将给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带来巨大利益。在未来几十年,应优先考虑稳健的能源政策,诸如美国能源系统去碳化,美国土地碳封存减排(碳捕捉与封存),同时减少非CO2排放(23)。

当然,我们政府制度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每个总统能够自主的制定自己的政策路线。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有机会这样做。不过,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建议特朗普应听从科学家与经济学家的建议与指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