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德国媒体曝出,美国战略家基辛格建议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改变美俄关系的时刻到了,应该联合俄罗斯应对中国的崛起。而普京对于奥巴马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行动又一反常态,没有对等制裁美国。普京表示等待美国新总统入主白宫后,视其外交政策走向,决定俄罗斯下一步动作。特朗普对普京的表态大加赞赏,认为普京很聪明,应对的极为合适。二者隔空喊话,有一唱一和之嫌疑。把这几个事件联系在一起,被国际外交界解读为,特朗普和普京急于改善美俄双边关系。再联系特朗普与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川蔡通话”和特朗普挑衅一中原则的言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会执行“联俄抗中”的外交政策。

基于美国国家利益,这个政策有其合理性。美国国家战略就是要称霸全球,这就要求美国必须打垮所有战略竞争对手。而当今世界上,能够成为美国战略竞争对手的无疑是中国。当今世界有四大地缘板块,欧洲,俄罗斯,美洲,亚太地区。在美洲美国没有竞争对手,欧洲不但一盘散沙,又是美国盟友,即没能力也无意愿成为美国竞争对手。而接收前苏联遗产的俄罗斯,实力大不如前,只有军事力量尚可与美国抗衡。美国虽然竭力遏制俄罗斯,却没有把俄罗斯当作最大战略竞争对手。而亚太地区的中国,无论从人口数量、国土面积、经济体量、人才储备,军事力量、战略纵深、发展潜力等指标上看,都是美国全球霸权的唯一一个战略竞争对手。不论中国全球战略为何,中国崛起在美国看来必然威胁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美国打压遏制中国已经成为必然。虽然“联俄抗中”政策有其合理性,可是这个政策能否得到有效的执行呢?在笔者看来,特朗普即便执行这一政策,也不会达到预期效果。这将是特朗普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想要“联俄抗中”是源于对苏联解体成功经验的延续,就是逆向操作“联中抗苏”的政策。那么我们就中美俄这个大三角关系分析一下三国当前与以往的不同。二战结束后,中国出于意识形态观念,一边倒的投向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与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相对抗。事实就是与苏联及其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结盟。由于盟友的从属性和排他性,中国和苏联逐渐产生矛盾,关系不断恶化,直至分道扬镳成为敌对国家。盟友的从属性决定,盟友间地位是不平等的,也就是盟国当中必须有一个盟主,当时的盟主就是苏联。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不但使中国打出军威国威,一举奠定大国基础,还使中国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地位和话语权得到极大提高,中国的意见得到盟友们极大尊重。这就使苏联认为中国威胁到它的盟主地位,使中苏关系开始出现嫌隙。后来的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事件,事关中国主权,毛泽东主席断然拒绝苏联的要求,使矛盾激化。盟友的排他性决定,一个联盟就是为了对抗另一个联盟而产生的。可赫鲁晓夫要改善与西方关系,而中国为了不使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开始金门炮战,使赫鲁晓夫认为中国干扰他的和西方国家改善关系的政策,使中苏矛盾进一步升级。而苏联在中印领土纠纷中公开支持印度,又单方撕毁《中苏军事互助协议》,撤走苏联专家和拿走所有技术资料,要求中国偿还贷款,这样中苏彻底决裂。到珍宝岛战役后,中国和苏联成为死敌。这样我们就看到中国当时的处境,即得不到西方国家的认可,也与原来盟友成为死敌。中国急需拓展国际外交空间,突破被外交围堵的处境。这时美国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共同对付苏联,这是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中国同意与美国一起对付苏联。现在的俄罗斯虽然想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希望通过改善俄美关系,使俄罗斯缓解由于乌克兰问题造成的外交和经济困境,可俄罗斯与当年的中国不同。俄罗斯今天并没有像当年中国一样腹背受敌,今天的俄罗斯和中国不是当年的中苏关系,彼此不是死敌。俄罗斯与中国相互需要,彼此关系密切。俄罗斯怎么会同美国一道对付中国呢?!

其次,国家政府都是以搞好经济建设,提高本国人民生活水平为终极目标。俄罗斯和中国在经济上互补性极强。俄罗斯是一个能源出口型国家,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能源需求国和工业体系最完备的国家。中国需要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和工业生产原料,而俄罗斯需要中国的工业产品,彼此互补,互为合作伙伴。而美国特朗普上台后,将推行提高化石能源的使用量和出口油气资源,在能源贸易上,美国不是俄罗斯的伙伴而是竞争对手。当今世界能源贸易是买方市场,所有国家都在争取中国这个最大能源需求国的市场份额,俄罗斯怎么回同竞争对手一起对付能源贸易伙伴呢?这显然在损害俄罗斯国家利益,普京会这么干吗?

再次,中国当年除了台湾问题,中美之间没有结构性矛盾,中美建交得到美国朝野一致认可。美国与台湾断交,并切从台湾撤出军队,中美之间的矛盾在当时基本解决,才使中国同美国一道对付苏联。而今天的俄罗斯与当年的中国不同,美国朝野反俄势力强大,不是特朗普想改善美俄关系就能改善。奥巴马以俄罗斯利用“黑客”干预美国大选为由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事件就说明,在美国反俄势力还是有很大市场的。不但民主党反俄,就是共和党人反俄也是大有人在。并且美俄之间存在诸如乌克兰问题、北约东扩问题、叙利亚问题等结构性矛盾,彼此之间妥协空间极小,很难向对方做出大的让步。乌克兰问题,美国如果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拥有主权,那就等于美国宣称的俄罗斯侵犯乌克兰领土具有了合法性,美国就是在鼓励强国抢占弱国领土,在国际道义和国际法上都是说不过去的。而由于乌克兰问题西方国家经济制裁俄罗斯是美国挑头制裁的,如果美国同意解除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美国怎么向欧洲盟友交待?!美国还怎么让欧洲盟友信任美国?!那样美国以后说的话不就等于放屁一样,谁还会相信?这将直接威胁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美国为了追求国家绝对安全,一直推行“两洋战略”。让欧洲替美国守着大西洋方面,如果美国在北约东扩问题上让步,欧洲将直接受到俄罗斯的威胁,不但欧洲盟友不同意,事实上也敞开了美国在大西洋方面的大门,直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美国会让步吗?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就是要操控中东局势,坚决要求反美巴沙尔下台,而只有巴沙尔能够代表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俄罗斯在巴沙尔去留问题上决不会让步,这里还牵涉德英法等欧洲国家的利益,美国妥协,德英法也不会同意,美国和俄罗斯怎么达成共识?这些结构性矛盾不解决,美俄永远没有起码的政治互信,想一起对付中国无异于天方夜谭!

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美俄有改善双边关系的意愿。基于国家利益需求,有可能进行小幅调整,在一些小的问题上可以合作。但要达到美俄联手对付中国的程度几乎不可能,因为这不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既然不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俄罗斯为什么要和美国一起对付中国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