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环球看客]无敌号航空母舰。作为“维克兰特”号的前东家,英国海军整体一直在衰弱。无敌号是无敌级三姊妹中的老大,曾参加马岛战争,2005年因军费缩减退役,2011年2月被土耳其公司拍得,随后抵达土耳其被拆为废铁。一家中国公司曾打算出500万英镑买下无敌号,但被英国拒绝。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拉菲特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处理废旧核潜艇,更富裕的美国同行看起来干得比俄国人强些:他们正在切下这些图中这些退役拉菲特级的反应堆舱段。卸载核武器、取出反应堆后,这些前威慑武器剩余部分就和普通废铁没有两样。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那么,卸下的反应堆去哪了?可以在位于华盛顿州汉福德区的核废料存储设施94号坑里找到答案。拍摄这张照片当时,这里储存着多达77个退役核潜艇的“心脏”(没送这里的多半沉了),而到去年数字增至125个。至于进一步处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只能等几百年,让核燃料自行完成衰变。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温德拉什河号护卫舰。舷号K370,隶属江河级,该级是二战时期英国海军的主力反潜护卫舰,同级舰在战争中共击沉近30艘德国潜艇。温德拉什河号被租借给自由法国,并一直服役到60年代,退役后一直陈列在法国瑟堡。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2006年时温德拉什河号还保存完好,甚至火炮俱全。但金融危机爆发导致游客减少,保养难以为继。最终在2011年,当地拆除了这艘老舰。挺过战争,却没能挺过金融危机。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俄罗斯海军舰队。如众所周知的那样,苏联解体之初,俄罗斯海军继承的大量舰艇因缺钱保养被早早放弃。但俄罗斯人对这些废船的处置相当毛糙:简单拆卸后就把船体拖到人烟稀少的海湾眼不见心静,直到近年依旧如此。这或许不光是缺钱,俄国人粗枝大叶的性格也占一部分原因。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退役核潜艇就不能放心地交给外国人干了——不过事实上,俄国人不是没干过把废旧核潜艇随手弃置的事(1988年以前,苏联人曾把16个退役的潜艇反应堆倾倒入海)。为了免遭俄国人的旧潜艇坑害,几个邻国甚至出钱资助俄罗斯拆掉这些“定时炸弹”。图为今年7月,俄罗斯租半潜船把2艘弃置多年的维克多III型核潜艇运往海参崴的拆船厂。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德弗林格尔号。德弗林格尔级战列巡洋舰首舰,该舰1918年随德国公海舰队向协约国投降并被扣押在斯卡帕湾。由于协约国开出的处置条件苛刻,它与全部被扣的52艘军舰在1919年的“彩虹行动”中自沉。该舰于1939年被打捞出水并拆解。一个插曲是核子时代来临后,沉在斯卡帕湾里的德国军舰残骸因属于低背景辐射钢,成为制造对辐射敏感实验装置的绝佳原料。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提尔皮茨号。俾斯麦级战列舰二号舰,于1944年11月12日在挪威被英国空军用重型炸弹击中倾覆。战后,提尔皮茨号残骸被挪威公司就地解体,尚有一块舰艏留在原地。至今,提尔皮茨的部分装甲仍被挪威路政部门当成施工时的临时路面钢板。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俄克拉荷马号。内华达级战列舰二号舰,1941年底在珍珠港事件中中弹倾覆,1942年被打捞,但发现无修复价值于是1944年被退役除籍。1946年该舰被出售拆解,但在1947年拖往加州途中突然大量进水,算是这艘饱经苦难的战舰对遭拆解命运的最终反抗。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这些生锈的废铁成了中国拆船商眼中的宝贝,位于江苏的某拆船公司就以其显赫的拆船业绩被誉为“拆掉半支俄国太平洋舰队”的地方,所拆舰船不乏现代级驱逐舰和基洛级潜艇这样的先进型号。图为基洛级首艇B248号在中国靖江待拆。

“曾拆掉大半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竟是中国公司,基洛级也拆过

2003年8月30日凌晨,退役多年的N级核潜艇K-159号在被送往拆船厂的途中因风浪沉入170米深的海底,随艇10人中有9人丧生,K-159号事故与发生在同一海域的库尔斯克号事件仅隔3年。虽然当时俄军一再表示准备打捞,但时隔十多年,带着两个反应堆的K-159依旧躺在海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