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编译/观察者网 王佳璐]盲人帕特尔(Amit Patel)曾是一名医生,他最近把一台摄像机绑在了自己的导盲犬身上,以捕捉每天路人唾弃他们的画面。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5日报道,帕特尔因一场矫正视力的角膜移植手术失明。他称失明后,在伦敦转悠时,经常会被挤出道路。他还表示,其他的人经常会跨过他的导盲犬基卡(Kika),在电梯上,有人甚至为了让他们让道,用雨伞打基卡。

英国男子在导盲犬上安装相机 拍下的全是路人的冷酷

英国男子在导盲犬上安装相机 拍下的全是路人的冷酷

三年前,这位前任急症室医生在伦敦附近的医院工作,此后因被症断出患有角膜疾病,他接受了6次角膜移植手术。9个月后,他的身体对移植手术产生了排异现象,随后双眼失明。

帕特尔称,他曾被要求为挡了别人的路而道歉,也曾被车站的员工无视,因此,他决定在他的导盲犬基卡身上安装一个GoPro摄像机以记录下路人的行为。他的妻子回看了这些影像资料,并将他们在伦敦附近溜达时所发生的事,传到了推特上。

英国男子在导盲犬上安装相机 拍下的全是路人的冷酷

帕特尔称,人们“故意”用他们的包撞他,“他们有很多空间可以通过,但是他们似乎觉得撞盲人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基卡习惯坐在我的左手边,所以我们经常会堵住扶手电梯,这时人们会用包或者雨伞打她,让她让路。”

“最糟糕的是,他们总是发出啧啧声,并且还在背后说我们的坏话。人们都太无理,太自大,认为自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他表示,自己曾被要求为自己的失明道歉,“一个女士甚至说我应该向她身后的人道歉,因为我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我问她是否需要为我的失明而道歉时,她回答‘是的’”。他称,“但一些时候我怀疑到底谁是盲人,鉴于一些人总是和他们的手机粘在一起。”

“有些时候,基卡真的被吓到了,我能感受到她真的十分沮丧,而当我沮丧的时候,她也能感觉得出来,然后她可能连续几天都不愿再上电梯了。”

英国男子在导盲犬上安装相机 拍下的全是路人的冷酷

据悉,帕特尔几乎每天都要乘坐火车。他称自己在不熟悉的环境时,总被人们忽略。“有些时候我和我4个月大的儿子一起坐火车,我大声地说‘基卡给我找个座位’,但是没有人让位。”

“当我的妻子回看影像时,发现有一个女子自己占着一个位子,而旁边的空位则被她用来放置购物袋”。

“我唯一获得座位的方法就是抓基卡的耳朵,那样她就会抖抖身体——要知道没人喜欢一只湿漉漉的狗。”

“一些时候出租车司机会无视你,站台工作人员会说他们没有看到你,但其实他们肯定看到了。”

“人们会直径走向你,在最后一刻才转弯,有的时候他们会走向基卡,摸她让她在走路的时候分心。”

帕特卡表示,自己因为失明已经十分孤单,他在乘坐公共交通时,有时就像是一个被吓坏的小孩一样坐在角落。

英国男子在导盲犬上安装相机 拍下的全是路人的冷酷

一次基卡救下了她主人的性命,当时一辆车在十字路口闯了红灯。“她看到了那辆车,冲到了我前面,并且遭到了冲击——这辆车蹭破了她的鼻子。她三天前才重新开始工作”

基卡在2014年后就和帕特卡在一起了,据悉只有5%的导盲犬接受了带主人上电梯的训练,基卡就是其中之一。

这名曾经的大学医院的医生说,“我的右眼已经完全失明,我的左眼也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人们认为失明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因为这种病不会让你感到疼痛,但它却很折磨人。虽然我的其他器官,例如我的嗅觉、听觉和触觉都变得更敏锐了。”

帕特卡现在成了英国盲人协会(RNIB)——一个帮助盲人和导盲犬的组织中的一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