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0:不能“同欲”的,去当炮灰吧

新的一年刚开始,人民币就在汇率市场上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1月4日,离岸人民币汇率暴涨,日内涨幅超过700个基点,第二天继续马不停蹄地虐杀空头,一度暴涨至6.7815,离近期的高点6.9872相差2000个基点以上。对于任何一个投机者而言,相信看了人民币走势的K线图都会抽一口冷气。

但这样的凶悍凌厉,杀伐果断的手法,并不是第一次。从2015年811汇改之后,离岸人民币汇率市场上已经发生了很多次。

2015年8月11日的汇改之后,人民币走出了一波暴涨的行情,但是8月24、25日跳出小平台之后,立马迎来5连跌,此后6个交易日逐步回升到此前的位置时,又是一根大阴线杀跌下来。

NE0:不能“同欲”的,去当炮灰吧

(汇率上的涨,表现为图形上的跌,下同)

同样的事情在2016年1月11日再一次表现得淋漓尽致,经过数个月的上涨之后,一根巨大无比的阴线在一个明显的上涨趋势中直接砍下来,然后又是一个下降通道的开启。

NE0:不能“同欲”的,去当炮灰吧

我们都说投机市场很像一个赌场,那么一个赌场里最可怕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对手?就是一个有着极其坚定的意志和近乎无限筹码的对手。

很多投机者都以为自己看清了对手的底牌,就肆无忌惮地冲进这个牌桌想巧取豪夺分一杯羹,但这些投机者从来没有考虑过,就算把底牌全部翻给你看又如何?你甚至可以赢他一千回、一万回,但是,你只要输一回,一回,你就Game Over,被清理出去了。

赌场里面最愚蠢的事莫过于恃着自己的小聪明,选那样的一个巨人般的对手,来作为自己的对手盘。

市场里绝大部分投机者的资本是有限的,更别说在一个带杠杆的市场里,有限的资本会因为杠杆的放大效应导致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急剧下降。

大量对冲基金的人民币空头持仓成本所对应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约在6.89-6.92。一旦走势短期内出现大幅度偏离,这些空头头寸大幅亏损,甚至爆仓都是很正常的事。更恐怖的是,当市场上的空头出现大面积的亏损时,大量空头为了止损会被迫回补自己的仓位,在流动性本来就不大的市场,如果找不到足够的对手盘,空头自己的踩踏式回补就会再一次踩死大量的空头。

这些人“死”得冤吗?一点都不冤。他们死就死在把趋势看得太清楚,他们眼里只有趋势,而忘了这个趋势路上站着的那个对手。

单纯看图形的话,绝大部分人都看得出是一个上涨的态势,但这个看似一步一步向上爬的趋势,却让我想到的是罗素的那个火鸡。

NE0:不能“同欲”的,去当炮灰吧

在一个火鸡饲养场里,有一只火鸡发现,每天上午9点钟主人给它喂食。然而作为一个卓越的归纳主义者,它并不马上做出结论。它一直等到已收集了有关上午9点给它喂食这一经验事实的大量观察;而且,它是在多种情况下进行这些观察的:雨天和晴天,热天和冷天,星期三和星期四……它每天都在自己的记录表中加进新的观察陈述。

最后,这个火鸡进行归纳推理,得出了下面的结论:“主人总是在上午9点钟给我喂食。”然而,在感恩节前夕,等待它的并不是美味的食物,而是明晃晃的屠刀,火鸡不但没有吃到美食,它自己就是美食。

那些做空人民币的人,就是那只火鸡。

投资的第一条铁律据巴菲特说是保住本金。

什么是保住本金,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明白这个市场里什么钱是可以吃的,什么钱是不可以吃的,有些东西不该你吃的,吞下去能不能消化先别说,搞不好最后还得加倍吐出来。

P2P行业有一句老话,叫做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盯着你的本金。那些以为自己看对趋势疯狂加杠杆的人盯着利润,却忘了对手一次就可以在短时间内用巨量资金瞬间把他们的利润和本金一起清理掉。

15年底至16年初,当时央行出手干预人民币的汇率,是要硬扛人民币的趋势?还是为了强行扭曲汇率?不,跟世界上绝大部分主流的新自由主义教科书宣传的相反,投机市场本身除了在个别的时间点能够靠运气恰巧反映真实经济的情况之外,它在绝大部分时间段里更多的是反映了人性的贪婪与疯狂在市场里的扭曲。

对于人民币离岸市场而言,在中国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时,恰恰是这些疯狂进来的过量资金迅速地把对基本面的反映过度扭曲,制造出一个扭曲同时被强化的趋势。那一根根大阴线,不是央行想用蛮力扭转方向,而是去修正那些贪婪的资金扭曲后的市场,不断地清理掉那些因为自己内心贪婪而失去仓位控制、把风险暴露出来的资金。

贪婪的投机者总是希望能够用空间去换时间,用高杠杆尽可能地缩短获取利润的时间,把一个本该在几个月甚至是几年内才走完的趋势在几周,甚至几天内就干完,然后卷着利润走人。

但是维系市场稳定的机构的想法从来都是拿时间来换空间,把一个可能趋势的波动率通过时间的延展平摊到相对稳定的状态,任何失控的节奏对整个经济体而言都有可能会是一场灾难,因为扭曲本身就会自我强化,一旦无法控制住这种自我强化,就会使得疯狂过后一地鸡毛。

通过一次次短促而猛烈的清理,所有的激进投机者都会被清理出去,最终让所有的投机者明白,有一些底线,不是他们能碰的。

毕竟,任何一个政府的存在,都会去尝试维持社会秩序和金融秩序在一个相对可控的秩序内运行,一个投资者在资本市场追逐利润的时候,却只会考虑能从市场的扭曲中获利多少,而不会考虑他所追逐的东西会对社会产生何种影响,影响会有多严重。

不管是干预还是打压,最终的目的还是让市场回到正常的、可控的渠道。

而降低市场的波动,平滑趋势的震荡,意味着时刻在市场的头上悬挂上一把可能掉下来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通过对高杠杆资金的清理,只留下那些因为忌惮风险而轻仓的资金。

对于管理者而言,控制了一定时间内市场上的仓位,就控制了市场波动的节奏。

明白这点,一个投机者才能去吃那些能吃的部分,这是一个投机者应该具备的最基本觉悟。

汇率说白了就是大国间的游戏,和股票市场里的庄家坐庄没有太大区别。

很多人按照教科书上的定义,觉得这个市场那么大,每天成交额数万亿,是没法操弄的。估计他们都以为股票市场上的操弄都是拿钱去堆起来的。不管是股票市场,期货市场,还是外汇市场,操弄的最高手段,都是拨弄人心,利用人性的恐惧和贪婪,去影响人的预期从而间接地改变整个市场的走势。当然,用美联储的话来说,外汇市场的操弄不叫操弄,那叫预期管理。

如果把美元和人民币都分别看成是一支股票,那么对于人民币这支股票来说,在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大的改变情况下,股价的下跌,只能是提供更高的安全边际,只要中国继续在国际贸易中有着其它国家无法替代的比较优势,人民币长期贬值的基础就不会存在。

从综合实力讲,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工业国,第二大强国,这样的国家完全不能用金融风暴时期的泰国或者当下的委内瑞拉这种无足轻重的国家来比较。中国央行的实力,不谦虚地说,可能“干倒”美联储还需要时间,但虐那些对冲基金,还是绰绰有余的。

相反,如果把美元也比做一支股票,那么这已经是一个股价高高在上的庄股。在美国的经济没有,以后也不太可能有实质性改善之前,美元汇率的暴涨,实质上已经透支了太多的利好。更可怕的是,当这么一支庄股,长期靠庄家的高抛低吸就可以从全世界圈来一堆钱供它的股东挥霍,它又怎么可能会真正花精力去改善公司基本面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元和美股的暴涨,已经把利好的预期反映得太足,如果他上台之后无法兑现,那么那些由预期支撑起来的东西,必将烟消云散。

即使他的强势美元政策得以实施,大量的美元回流到美国本土,那么产生的结果只能是类似于中国十年前的本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痛苦局面,美联储加息加得越厉害,就会吸引更多的美元回流,回流的美元就越加推高美国的通胀,如果不能同时提高就业和薪资水平,那么高通胀低增长之下的美国或许会变成一个在很多方面类似委内瑞拉的国家。

而如果要大规模提高就业和薪资水平,不是搬几个工厂回美国本土就可以解决的,那意味着大规模的财政支出和大规模增加政府开支,美国现在的债务规模已经达到数十万亿美元之巨,一旦面临长期的高利率之下,美元的债务违约甚至都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

这样一支庄股,已经高处不胜寒。美国真正的经济数据对于投机者来说是一个黑箱,我不知道它经济的真相是好到什么程度或者坏到什么程度,但是从美联储的虚弱来看,想必是不太好的。考试的时候我们都知道,真正学习好的人是不需要作弊的,美联储2016年对于非农数据和各种数据的作弊式操控,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真正有效的策略,是现在就应该趁美元资产和美股在高位,抽身美国,让那些被特朗普忽悠的人去接盘。资本在全世界的本性从来都没有变过,他们可以在中国股市6000点的时候鼓吹黄金十年会涨破10000点,同样可以在美股20000点的时候画上30000、40000点的大饼。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6000点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应该深有体会。

但是在中国,很多媒体或者是那些依赖人民币向海外转移资产过程而获利的既得利益者,为了一己之私不断渲染人民币贬值的恐慌前景,不断煽动对外汇市场和经济博弈一无所知的老百姓,把手里的人民币换成各种根本无法应对任何经济危机的外币。将来一旦美股的崩盘叠加美元的螺旋式下跌,现在这些冲进去的人,全部会变成炮灰,渣都不会剩。

押注美元,看空人民币的人,如果是外国人,那么是对于中国的无知,如果是中国人,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相信一句话,上下同欲者,胜。

那些终究不能一起“同欲”的,就让他们去当炮灰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