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综合台媒报道,曾在2015年获奖无数、感动台湾的《湾生回家》作者与同名纪录片监制田中实加,陆续被揭发在网络上盗用他人绘画作品、伪造身世,成为众矢之的。上周五(2016年12月30日)田中实加委托台湾远流出版社代发声明稿,向大众及媒体说明真相,她终于承认身份造假,坦承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

对此,有台湾学者批评称,台湾人不只历史失忆,而且是选择性失忆,更重要的是“国族”认同错乱,“田中”因此才能得逞。《湾生回家》在大陆不会畅销,13亿中国人大概找不到1人会精心策画假冒日本人。但在台湾,不应发生的事都发生了。1人的造假,固然令人遗憾,但是什么样的环境,孕育了“田中”,却更值得台湾人深思。

所谓“湾生”,是指日本人在殖民地时期移民台湾,其后代在台湾出生,战后被遣送回日本,在日本具有某种文化歧视的意味。

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疑点重重”的道歉声明

田中实加2015年凭借《湾生回家》赢得金鼎奖“非文学图书”类奖项,迄今畅销超过5万本,相关纪录片还曾入围金马奖,台湾远流出版社曾出版田中实加作品《湾生回家》。台湾“国教院”还曾把《湾生回家》列为学生的补充教材。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月2日称,田中实加半个月前遭日本媒体爆料并非台日混血湾生后代,但她仍坚称外婆田中樱代是在花莲出生的湾生;后来她妈妈说漏嘴称她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她才无法自圆。

远流出版社创办人王荣文1月1日在脸书(facebook)上表示,田中实加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真名为陈宣儒。王荣文问田中实加为什么要造假,她表示,因为要拿更大的谎来圆前面的谎。

田中实加在声明中称,她所提到的田中樱代确有其人,但不是她的亲外婆,而是她高三时在车站遇到的湾生,田中樱代把她当成她的外孙女,还资助她到法国、美国游学,“只是自己不长进,全都没有完成学业。”田中实加将田中樱代称为是自己的日本外婆。

她还称自己被田中樱代背后的湾生故事感动,因此开始投入湾生的田野调查工作,她甚至说湾生的故事是真的,湾生对台湾的爱也是真的,台日之间的牵绊与情感更是真实的,并于声明中强调千万别因为她个人的问题,让这些真实的情感被抹灭。

此外,田中实加一改之前声称已取得被盗图画家谅解的说法,表示会再努力与原作者联系,期待取得他们的谅解;她称,不曾将这些盗用作品当成商品贩卖,当初会将这些作品盗用贴在自己脸书上,是因为这些都是她崇拜向往的作品。

关于声明的真实性如何,王荣文称,田中实加写文稿时,律师全程都在,并要求远流不得作任何更动,“我只有跟她说,她现在的每一句话都会被放大检视,只有她能为自己负责。”

王荣文强调,远流与他个人都不为该份声明背书,但不代表远流没有责任;只是因为田中实加不知如何向大众说明,他才协助将田中实加道歉声明发在脸书上。对于田中实加造假身世与盗图一事,他说这是2016最遗憾的一件事,虽然田中实加已道歉,至于台湾人是否愿意原谅田中实加,则是台湾人自己的决定,

王荣文还表示,远流的确有改善的空间,尚未销售完的书要不要绝版仍在讨论。因为湾生是真实的,当初也邀请学者来改正,书的价值无庸置疑,“我,远流编辑部都是受害者,远流编辑部疏于查证,的确有责任,对远流来说当然是坏事,是教训,但如果可以从错中学习,才有意义。”

他称,在这个文创时代,开店卖商品搞文创甚至上柜上市都强调故事,谎言说久了连自己都相信了,忘记实在做事和诚信做人,“但诚信问题最难处理,多少都伴随罗生门。如果田中‘湾生事件’可以让大家平心静气检讨问题,未尝不是社会之福。”

但声明一出,不愿再信任田中实加的读者与出版界人士非常多,由于该书2015年获得台湾“金鼎奖”,奖金15万新台币,台“文化部”不排除邀请出版领域专家讨论“作者身份”是否确实对入围“金鼎奖”非文学类图书作品价值判断有所影响;如有必要,不排除邀请2015年当届评审重新讨论。

1月1日晚,远流出版社紧急开会,但仍无法确定是否下架、回收田中的书。台“消基会”副董事长游开雄则认为,如果作者造假以“湾生后代”来吸引消费者购书,涉嫌广告不实,消费者可要求退费。王荣文认为,就像该不该退回金鼎奖,都应该有一个正式会议作决定。

日本记者大爆料

据“中时电子报”2日引述日本产经新闻社原台北支部局长吉村刚史的言论称,吉村3年前采访田中实加时,就戳穿她并非日本人,直呼她是“诈欺犯”连累湾生。文章指出,当时采访就发现田中的发言处处矛盾,6岁就在日本居住却日语说得很差;直到最后采访结束,田中才坦承她不是日本人而是台湾人,并说对不起。

由于吉村的采访并未受到台媒关注,这几年田中仍打着湾生的名号行走。吉村十分愤怒,不解台媒为何不早点揭穿田中的谎言,并指出他有保留当年采访录音档,时间长达2小时,并非田中对外所说采访时间不到20分钟。

而且对于田中提到“田中樱代”一人,吉村也有意见,表示从没见过日本人叫樱代;他对于田中的美国、法国进修学历他也提出质疑,这一点,田中在声明中承认,《湾生回家》和《我在南方的家》两本作品中所写的履历“毕业于纽约市立艺术学院美术艺术科”均是造假。

去年12月23日,田中实加接受《中国时报》专访时只承认盗图,对于身份造假一事仍斩钉截铁回答记者,“问我是不是湾生的后代,我的答案永远都是‘是’。”那时她一口咬定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台湾人,她的外婆叫田中樱代,确实是湾生。

23日的专访中,田中坚称3年前吉村的专访咄咄逼人,从头到尾只有约20分钟,并说称自己的日文听力比口语好,自己也没有像吉村所言承认自己不是日本人,“我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是,我是台湾人、也是日本人。”

随着谎言被揭穿,还有网名继续起底田中实加,“按照报道,这位田中实加根本不太会日文,结果台湾一间专出日文学习的出版社XX出版社还出版她的日文教学书。上出版社脸书询问还会被删留言和封锁,这出版社不也是很有问题吗?”目前田中实加的脸书已关闭,对于出版日文教材一事,也只能由她本人出面解释。

有人认为田中实加的道歉声明恐怕又是另一则谎言,还有部分网民涌入远流创办人王荣文脸书,要求远流退还当初购书费用。

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台湾网民提供有田中实加署名的日文教材/来源:“中时电子报”

小学同学起底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1月2日消息,田中实加原名陈宣儒,是土生土长高雄人,家族在大林蒲地区算是旺族,父亲陈秋在年轻时是公营的高雄硫酸铔公司公务员,退休后在家开神坛。陈宣儒在家中排行老幺,有一个哥哥、二个姐姐,小时候就读当地凤林小学、小港中学,婚后生下一个儿子后离婚。

对于身份造假一事,据田中实加小时候的同学受访时表示,田中小时候名字不是陈宣儒,而是“陈金燕”,同学都称她为“燕子”,个性活泼可爱,在课业、才艺方面都非常优秀。“陈宣儒”这个名字直到离婚后才改名,“田中可能想要出头,不想给同学、朋友看扁,才会如此”。

对于田中实加过去在电视节目上,经常以“湾生后代”自居,这名受访同学表示,当时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说;尽管她的作品《湾生回家》很不错,“但个人行为要检讨”。

另据台湾自由时报2日消息,有读者提供陈宣儒小学毕业照片,可看出五官与现在极为接近,照片中写着陈宣儒旧名陈金燕。

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田中实加同学提供的小学毕业照/来源:台湾自由时报

现年80多岁的田中实加母亲否认家族有日本血统,“日本外婆”见到田中讲话、走路的样子,很像去世的女儿,所以将她视为己出,就连跟宗亲介绍,也说是一家人;看到亲生女儿这样,做为生母也很替她欢喜。既然女儿选择做那边的人,就要孝顺“日本外婆”,住在哪里都没关系,有没有回来也没关系,如有时间回来老家,她仍很欢迎。而田中实加大姐则表示,“人生不就是真真假假吗?”、“她的事自己解决,家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支持她”。

纪录片导演急切割

对于田中实加所引发的风波,《湾生回家》纪录片导演黄铭正2日召开记者会与其“切割”,表示田中实加是剽窃纪录片的数据出书,并称田中对他来说也像个谜团;他还保证纪录片中湾生爷爷奶奶确实存在。《湾生回家》曾入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

台作家伪造日本人身份出书 被批利用岛内历史选择失忆症

黄铭正表示,1日才得知田中实加的身世,因为在这之前她就像个谜团,而且这个纪录片她根本没管,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事会和纪录片画上等号;他也澄清“先有电影才有书”,保证片中的湾生爷爷奶奶故事是真的,只是关系可能对不上,但这部电影都是真实的。

他还称,早前合作时,田中实加经常前后说法兜不拢,让他和工作人员怀疑过她的身世,自己这次出面是想保护湾生和电影,“湾生信任的是我,不是陈小姐”。但他目前未打算对田中实加采取法律行动,“她还是有功劳的,电影是她起头的”。

黄铭正表示,纪录片《湾生回家》2015年上映,2013年就开始采访故事,比2014年出版书籍更早,虽然一开始也曾打算使用田中事假提供的数据,“但发现大部分的内容都过于片段,无法采用”,甚至走访花莲查证田中所写的一段爱情故事,因故事说不圆只好作罢,所以即使电影是田中提议发起,后来全部“打掉重来”。

纪录片拍摄团队和日本执行制作一起完成田野调查后,田中实加将部分文字纪录写进《湾生回家》一书,如今因其身份问题导致书籍内容真假参半,黄铭正认为有义务捍卫真正湾生爷爷、奶奶名誉,“如果外界有人怀疑或伤害这部纪录片,我一定会站出来。”

黄铭正表示,田中未经同意就把电影资料放进书中,得知后相当无奈,“她可能觉得这是她的东西”;目前没打算诉诸法律行动,不过根据该片发行商牵猴子整合营销的总监王师透露,“该片制作完全由陈宣儒(田中实加)出资,黄铭正是受雇拍摄纪录片”,因此田中有权使用该片取材的相关内容,实际情形尚视两人签约内容才可得知。

台学者批:符合“政治正确”的湾生回家

造假消息传出后,该书被称为“台湾出版史上最大的骗局”。

台湾作家刘克襄曾为田中实加的《我在南方的家》写推荐文。他称,看到田中的道歉声明“震撼了一整个下午”,吓到“以后不敢随便帮人推荐新书”。刘克襄认为,部分台湾人对日本殖民时期有“过度美好的想象”,因此包容了破绽和谎言。台湾“绿营”作家陈芳明撰文称,《湾生回家》确实表达了日本移民二代的乡愁,同时唤起上一辈台湾人的乡愁,“这是纪录片受到欢迎的主要原因。田中实加正是利用了这种乡愁而拍片”。他痛批该事件并非只是身份造假,“这是利用台湾人的历史失忆症,才使谎言获得了存在的空间”。

台湾远望杂志社社长林金源2日在“中时电子报”刊文,将此称为“政治正确的湾生回家”。文章称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为何敢冒道德上的大不讳,假扮不曾存在的日本人“田中实加”,写出、拍出赚人眼泪的书和电影《湾生回家》?因为,此举符合政治正确,有市场。

文章讲述了中岛幼八的故事,他是真实大陆版的“湾生”。中岛的父母是日帝侵略、殖民东北的共犯。日本战败后,中岛母亲贫病到无法养活自己小孩。东北的善良农家,明知婴孩是侵略者的后代,但基于怜悯与善念,还是抚养中岛长大成人。和中岛同村的,还有15个日本遗孤,他们都受到良好照顾。中国人的善良和宽待,使16岁的中岛拒绝生母的召唤。中国老师劝他“为中日友好做贡献”,中岛才愿返回日本。日本诸多对中国的负面报导,让中岛耿耿于怀。在日宣扬中国人的善良成为他毕生努力目标。

作者认为,中岛和“湾生”的故事看似类似,本质却异。前者阐扬的是中国人的宽大善良,以及日本人的感恩图报和反省赎罪。这些行为符合普世价值,有助人类和平。

湾生回家共有的元素,则是缅怀日本统治,缅怀无可挑剔的私人情谊。至于“国族”的大是大非,表面上闭口不谈,实则暗藏玄机。田中实加另一畅销书叫《我在南方的家》,《海角七号》把台湾称为“国境之南”,完全是在宣扬日本观点,也让台湾人习以为常,愿把台湾当做日本一部分。

极不对称的是,“媚日派”和“台独派”努力塑造日人如何爱台、把台湾当做家,但绝口不提被日本歧视、凌虐的台湾人有多不幸。我们欢迎任何人把台湾当家,但他须待台人如家人,他不该坐视自己的政府害两岸阋墙。

“台日一家亲”带给日本的好处是,台湾人不但完全不计较日据殖民带来的苦痛,还对战后的日本谄媚至今。但在日本刻意挑拨两岸关系的国际局势下,台日越亲,隐含的却是两岸越远。日人爱台,常会爱出如此结果,这是中岛怎么爱中国也爱不出的结局。

文章称,不敢论断《湾生回家》、《海角七号》的背后是“台独”或日本右翼。但这些作品造成的效果,会让“台独”和日本右翼窃喜,则无庸置疑。中岛幼八的感恩图报和与人为善,相对来说却是如此素朴和真诚。不思悔过仍想利用台湾牵制中国的日本右翼,和为了反中宁可认贼作父的“台独”,永远利用不了中岛。

文章还评论了陈芳明所说的“田中实加利用台湾人历史失忆症撒谎”,陈芳明说得好,但不完全。台湾人不只历史失忆,而且是选择性失忆,更重要的是“国族”认同错乱,“田中”因此才能得逞。《湾生回家》在大陆不会畅销,13亿中国人大概找不到一个人会精心策画假冒日本人。但在台湾,不应发生的事都发生了。一人的造假,固然令人遗憾,但是什么样的环境,孕育了“田中”,却更值得台湾人深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