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http://weibo.com/1401902522/ElC4qhzoB?type=comment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说说克钦人和他们的武装斗争

petriv  2016-12-11 14:54:37 举报 阅读数:6331

这次缅北战事的主角,是克钦人和他们的克钦独立军(KIA)。克钦人其实就是景颇族人,他们自己自称叫景颇,在中国叫景颇,在泰国也叫景颇,在缅甸,英国人却管他们叫克钦人。结果约定俗成的,在缅甸,外人称呼景颇人就是克钦了。

克钦人普遍信仰基督教,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键盘军事家们说他们是亲西方势力,事实上,他们搞混了,中缅边界上就没有亲西方的民地武。真正传统亲西方的是克伦族,其中的主干是基督教克伦人。克伦人住在缅甸东南部,跨泰缅边界,和中国并不接壤,史泰龙的第一滴血4里面的反缅武装就是克伦人。在缅甸,克伦、克钦、钦,是三个民族,幸好没有一个叫“克”的,不然就彻底乱套了。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第一滴血里和史泰龙并肩作战的是克伦人,缅族的老对头第一滴血里和史泰龙并肩作战的是克伦人,缅族的老对头

回到克钦人,缅北克钦人实际上是一支山寨中共的武装(他们还真的住在山寨里),克钦人有自己的政府,叫克钦独立委员会(KIC),克钦独立委员会受且仅受克钦人的政党克钦独立组织(KIO)领导,克钦人的武装是克钦独立军(KIA),克钦独立军是受克钦独立组织领导的人民武装。其实呢,克钦独立军/独立组织/独立委员会也是误译,他们自称是叫克钦解放军的,克钦人讲汉语的时候,管KIA就是叫“解放军”的,但是anyway,中文世界都管他们叫克钦独立军了,也只能将错就错。简单说,KIA是KIO的武装,KIC是KIO的政府,KIO是中共认可的共产党......

本来KIO准备叫克钦共产党的,即KCP。当时是中共做了工作,说一国不能有2个共产党呀,不如你们加入丹东主席领导的缅共。KIO比较有独立意识,他们不能接受缅共中央的大缅族主义,不同意,不过又不能违拗中方的意志,采取了现在这个名字,实际上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共产党,而KIO中有一个叫丁英的很有影响力,却投了缅共,在克钦邦成立了缅共101军区。在80年代末缅共完蛋之前,KIO和缅共就是统一战线的关系,互相支持,也互相摩擦。

80年代末,缅甸共产党穷途末路,分裂成了果敢人(汉人)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佤族鲍友祥、赵尼来的佤邦,中国知青林明贤的掸邦第四特区和丁英的克钦新民主军。人们都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最强大的缅共都完蛋了,其他民地武也是迟早垮台的命运。

90年代KIO的党主席叫布朗森,他见到286,说当初中缅划界本来应该把我们划到中国呀,这样所有苦难都没有了。既然划出去,无法改变,那我们只能顽强活下去。286安慰说,你们不要灰心,我们是相知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能帮助的我们尽量帮助。但是286也就只能安慰安慰了, 那时候中国自己实在是困难,没有余力帮助人克钦人,克钦人只能靠自己顽强的活下去。布朗森去仰光出席和会的时候,跟缅人说,如果中国肯给我们德宏州的待遇,我们早就加入中国了,没必要来这里。缅北的这些民地武,真的是因为不平等的民族政策,被迫反抗的,他们很羡慕的,就是中国的民族平等和对少数民族的帮助,可惜他们想做中国人而不得。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郁郁而终的布朗森郁郁而终的布朗森

布朗森后来的结局挺悲凉,当时恰逢苏联解体,布朗森盘算着可以买一大批物美价廉的军火,好不容易凑到钱,却被掮客骗了上千万美元,最后郁郁而终。总之,在缅共瓦解后的时期,在缅甸,谈起KIO,不管是克钦人还是缅人,都认为这是个类似佤邦联合党的怪物,所谓共党余孽,完全靠中共支持创立和发展,也迟早会完蛋,KIO在克钦人中得到认同越来越少,年轻人,尤其城市年轻人都认为他们那套过时了。然而,KIO却坚持生存了下来。

2011年缅军大举进攻KIA,可以说挽救了KIO的政治生命,随着战争延长,KIO在克钦人中的影响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超过了共运鼎盛年代。从左翼化石,变成了民族尊严的象征,连缅军占领的克钦邦首府密支那,普通的克钦小子,现在都只认KIO,以至于缅甸克钦内部别的政党,比如KNO,克钦民族组织,混不下去了,也自愿跟KIA合并。前面提到的前缅共101军区司令,克钦新民主军的头目丁英,在2009年率部投降了缅军,他本人离开部队去了仰光,现在父子俩都是国会议员。2014年,丁英回旧部驻地甘拜地,去看望老部下。他的部队早就被老缅改编成了边防警察,没想到,老部下跟丁英说,司令你走你的路吧,孩子们很多人已经投KIA打老缅去了,我们现在还没去,如果哪天老缅调我们跟KIA作战,时候就到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丁英回去之后,缅族的报纸笑话他,说他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是回来领国会议员工资到死的。丁英投降缅人多年,自己家确实荣华富贵,但是在旧部和克钦地方的影响力已经荡然无存,政治生命结束。旧部表示今后不再见面,只是对几十年老长官的一点香火情,说话点到为止。总之,目前克钦人基本只认KIA/KIC/KIO了。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已成缅人吉祥物的丁英将军已成缅人吉祥物的丁英将军

和缅共余孽一样,KIA也贩毒,因此美国人也反对他们,不过,KIA和美国的关系,到2014年解冻了。当时的KIA副总参谋长衮莫访美,见到了奥黑政府的副国务卿、助理国务卿。奥黑劝说KIA支持昂山,作为民盟的武力后盾。KIA原则上不反对,但要求美国停止支持缅甸登盛政府,压服缅军停止进攻KIA。其实无论是中共、缅共、后来的民地武,以及缅甸其他各族人民,还是欧美以奥黑为代表的自由民主势力,共同能够接受的,就是昂山素季,唯一丑化昂山的,就是不明真相的中国键盘军事家和缅甸的军头吧。这也难怪,从1968年彭家声打出人民军的旗号对缅军作战开始,中共公开撕破脸的支持缅共颠覆缅甸军政府,事实上中国和缅甸打了17年的代理人战争,直到1985年286不再支援缅共。1988年缅甸军政府突突突了本国学生,在国际上空前孤立,1989年缅共瓦解,然后众所周知,之后的10多年,中国和缅甸军政府的关系就从敌人变成了如今和马杜罗的关系差不多。所以键盘军事家们才会整天在网上咒骂反对军政府的昂山素鸡。这是题外话了。

90年代之后,中国对KIA还是有援助的,比如说武器援助。在缅共时代,是通过缅共转交给KIA,缅共瓦解以后,则是以“民间人士”形式,援建KIA建立军事工业基础,所谓“文利集团”。出面搞这个事的人叫司德都,德宏州著名的景颇族世家,中国中央民族大学毕业,在克钦人那里可是大知识分子了,结果呢,这人也是胆大包天,想在KIO里上位当老大,夺权不成就公开撕逼,污蔑政治对手,大家可以搜索“陈立功事件”,陈立功就是司德都的汉名。最后的结局是被KIA礼送出境,没伤害他。

KIO今年1月开了党的大会,安排权力交接,宗卡兼任党、政府主席,军队总司令,但是他老得很难管事了,主要是挂名。中国盈江县人恩板腊,明确为接班人,党的副主席,军队副总司令。甘双,抗缅强硬派,提升为政府副主席,军队总参谋长,他实权最大,因为恩板腊经常出去跟盟友、缅人交涉,不在家。甘双也是中国景颇人,未来他会继承恩板腊。衮莫,本来是军队副总参谋长,改任政府第二副主席。衮莫是中国陇川县人,他父亲60年代带全家过境开荒的。等于说,在中国八零后读书、识字、打游戏、早恋、泡论坛、刷微博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多年里,有一帮云南老乡跑到缅甸去打天下,称王称孤呢。

缅甸的克钦人把中国过去的景颇人叫“汉国人”,以父辈或者本人来算,这KIO的核心三人团,全是汉国人。可见,KIA和其他民地武尤其是当年的缅共不同,很难得的不排斥外来的“汉国人”。这可能和克钦人特殊的历史与民族心态有关系。

在缅甸独立以前,虽然同属英国统治,但是克钦和缅族这两个民族并没有共同生活和大规模交流的经历。缅人比克钦人更早到达缅甸地区,一直向南,征服了下缅甸。下缅甸的原住民是孟族人、若开人,也是从中国南下的民族,先到达缅甸沿海,虔信佛教,农耕,逐渐变得文弱。后来的缅人虔信佛教,其实也是在征服这些民族中强化的,或者说被文明程度较高的人同化。比若说,古若开人的阿拉干王国被缅人消灭,但是缅人没有毁灭当地佛教文化,而是把若开人最崇拜的一座大佛抢走了,拉回去自己膜拜。所谓“越晚皈依者越虔诚”。类似的,满人对孔子、关羽的崇拜,维族,尤其喀什维族对伊斯兰教,以及如今一些网上的突然宣称重拾信仰的穆斯林,都是类似的。叙利亚难民到了汉堡,惊奇的发现,当地穆斯林比他们保守得多,为此还向汉堡市府强烈抗议,搞的德国人无所适从——贵国阿訇凭啥管我留不留胡子?——贵国阿訇凭啥不准我穿T恤短裤进清真寺——贵国政府必须给我们个解释!!德国政府懵逼。在缅人最强盛的时候,可以迫使北方的克钦首领称藩进贡,仅此而已,而在英国人征服以后,英国人是搞三块化,禁止普通缅人随意进入克钦和掸族地区。所以克钦和缅双方在文化上互相影响非常的弱,几乎是没有的(当然现在不同了,缅族已经成功同化了一部分克钦人)。克钦人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文化情怀,就是“我们北人”的强烈意识,他们认为从黄河上游南下的民族才是血亲兄弟,即景颇、白族、彝族、纳西、哈尼等等。其实缅人的族源也是这一股,但是因为双方对立,克钦人不愿意把缅族列入“我们北人”行列。传说,克钦人代代相传,自己来自遥远北方的大河之滨,沿着高原东麓,顺着大江的河谷,一代一代南下。传说反应的很大程度上是历史事实,景颇或者说克钦是古羌族的一支,就是来自黄河上游的,从同一地区,古羌族分化出了汉族、藏族、羌族还有缅族等等。

克钦人把所有这些“北方人”,或者叫Dingdung ga masha,看作是一个大的民族集团,在有些场合用“文蚌”来称呼。KIA景颇话“联盟”的意思,他们把自己叫做文蚌景颇,意思就是联盟中的景颇人。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汉人没有顺着横断山脉南下,因此不包括在狭义的“联盟”中,狭义的文蚌就是景颇、彝族、白族、哈尼族、纳西族这些。克钦的甘双司令在缅甸内地演讲,说他们是Dingdung ga masha,西方记者问这是啥,没听说过,甘双说,就是北方人,华夏!像缅族、傣族、克伦、若开这些民族,克钦人就不承认人家是Dingdung ga masha,认为是南蛮。这也是个有意思的现象,从中国西南到中南半岛,有普遍的北方崇拜,南下比较晚的,融合比较少的,以北方人自居,看不起南方人,就是因为北方有华夏,没别的原因。而克钦人的这些文化认知,显然是他们进入到现地以后,受到南方民族的压力,为了鼓舞自己,寻找盟友,给自己壮壮声势嘛,你们南方民族老打我景颇,那我告诉你们,哥不是一般人,哥是北方来的,汉人、哈尼、白族、彝族、纳西族什么的都是我兄弟,“我在中国有亲戚,你们谁敢欺负我”!不过确实,如果没有亲戚帮忙,克钦早被老缅打灭了。文蚌民族的概念,是近代以后克钦人遇到生存危机,在刺激下寻根寻亲,出现的产物,起先是为了反抗英国人,后来就是反缅。

在英国统治时期,英国人充分利用他们在全世界殖民地所玩的拿手好戏,就是以夷治夷。克钦人,能打仗,英国人在缅甸的主要武力就是克钦人。二战结束时,盟军的11个克钦步兵营,总兵力20000多人,每个营的规模都很庞大。克钦人的民族英雄罗先,就是第一个担任营长的缅甸人,在1946年成为克钦第1营营长。缅甸独立的时候,缅族领袖昂山,也就是昂山素季的父亲,搞了一个“彬龙协议”,给了少数民族很大的自治权利,如今各个民地武和缅甸政府谈,总是说要缅甸政府履行彬龙协议。为什么昂山要答应给少民最大程度的自治?为什么昂山会书面承诺克钦邦可以在10年后自由选择退出缅甸联邦?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昂山别无选择,他得先问问英国人留下来的这11个营2万克钦大军。缅人虽然武力不行,但是非常有策略,他们用优厚的条件笼络住当时的克钦领袖辛诺瓦,一方面让他当国防部长掌握兵权,一方面许诺克钦自治可自由脱离。这个辛诺瓦其实是中国盈江县人,就是辛诺瓦在1949年挽救了缅甸联邦。前面说的罗先则是腊戌人。

二战后,殖民帝国瓦解,缅甸独立,缅族和克伦人开战,1949年秋天,缅族政权兵围剿克伦武装,主力就是克钦军人。然而,克钦人罗先率领的克钦第一营战场起义,先轻松打下了缅甸中部重镇敏铁拉。在敏铁拉机场的2架运输机机组是克钦人,投奔了他,罗先利用敏铁拉缅军电台,发电报给下一个目标,位于曼德勒东北不远的眉谬城,说政府军要从敏铁拉空运部队增援,副总参谋长随机前来视察防务。然后罗先亲率1个排,乘着这2架飞机抵达眉谬,在机场抓了前来迎接的守军军官们,群虫无首的眉谬守城部队5个营放下武器投降,曼德勒震动,罗先就此成名,成了缅人眼中的凶神恶煞。罗先和克伦人组成联军,一直打到距离仰光市中心7英里处,这是二战后的现代缅甸历史上,缅族政权最危急的时刻之一。缅族政权紧急空运来克钦第2营挡住了罗先的攻势,起义的克钦1营不愿意跟同胞克钦第2营交战,留下克伦人,自己掉头北上回家了,穿越整个缅甸准备回克钦邦。在就这么,罗先一路横扫缅甸,到了今年缅北冲突的战场之一贵概。仍然忠于政府的克钦2营、3营分别从东西围过来,罗先再次选择不与克钦部队交战,而他的部下早相则坚决要抵抗。于是罗先在1950年4月份带着愿意跟随他的几百人进入中国,得到毛主席的接纳,而罗先也从一个英国殖民军官,变成了毛主席培养的革命军人。罗先带到中国的族人,就在贵州定居下来。而不愿意离开家乡的早相,率领罗先剩下的部队,开始跟亲缅的克钦部队作战,到60年代发展为KIA。

科普,克钦独立军的来龙去脉

罗先和他夫人罗先和他夫人

辛诺瓦始终忠于仰光政府,不断调动克钦部队,镇压克伦武装,围剿起义的罗先,在各地来回空运几个克钦精锐营,直到把罗先逼到了中国。然而,等到缅人坐稳了江山,缅族自己的武装成形,缅人就把辛诺瓦和亲缅克钦部队抛弃了。到了60年代,缅甸军政府和中国闹翻,迫害华侨,屠杀共产党,缅甸共产党,开始武装抵抗,而中共决定武装缅共,解放全缅甸,此时罗先在贵州的族人,重新被武装起来,加入缅共人民军,同缅甸军政府作战。而由于罗先起义前曾经镇压过缅共,缅共对这位克钦人的英雄很忌惮,一直不给罗先带兵的机会,罗先闲的没事,就到处打鸟,亲手做饭给战士们吃,结果1972年,罗先在打鸟的时候一不小心滑倒,脑袋撞到岩石上,死掉了。缅人弹冠相庆。

在克钦人和中国景颇人当中,最讨厌KIA势力的当然是亲缅派,其次就是所谓民主派、自由派。他们认为KIO是国际共运余孽,早该完蛋,是克钦民主潮流绊脚石。但是在这些景颇民族中间,谁如果去说KIA是西方代理人,人家当场就笑了,很可能反问说那西方在古巴的代理人是不是卡斯特罗啊?前面说到的这位“陈立功”,KIO重用他,一是人才难得,中央民大高材生,景颇才俊;二是借用他家两代人的人脉,没想到,他自己搞了个“克钦共和党”,要当民主运动领袖。这个人家实在没法容忍了,这也不是中共的意志啊,于是KIO和中共互相声明,这个陈立功干的事,可不代表我们,你们别误会。他是想取代KIO这帮人,自己称王。结果陈立功就被驱逐了。谋反却能保住性命,陈立功的中国人身份无疑帮了大忙。

还有个事颇能说明问题,某个央企打算去缅甸修个水电站,在KIA地盘上。KIA很高兴,他们缺电,于是也拿钱,合资。工程干到一半,缅甸政府游说这个央企,说你们跟我合资嘛,我是中央政府啊,我给优惠条件,但是,你们要断绝跟KIA联系,央企领导同意了,强迫KIA退股。然而,事情没有完,KIA不但被踢出项目,紧接着缅军就以保护电站为名,大举进攻,打跑KIA,把这块地盘抢了。从此KIA改变态度,不断进攻搞破坏,造成电站无法正常运营,但是人家还守住了底线,不伤害中方人员。央企吃了亏,再去找缅政府哭诉,人家理都不理。KIA出了资,却被强迫退股,本来想得到电力和收入,结果半路被抛弃,还被缅军打了一顿抢走地盘,人家能忍住,没伤害1个中方人员,这个央企真应该感谢毛主席。如果换了日本人、西方人做同样的事,几个脑袋早搬家了。

说起来,中国政府是不是对缅甸的民地武有责任呢?恐怕还真有,建国时候中缅边境划分,划界给缅甸的土地,缅人也没有有效控制过。佤邦最典型,佤邦都已经完成土改了,结果被划给缅甸,“红汉人”撤走了,缅人和各路反动派开了进来,现在的佤邦统治者鲍友祥,他的父亲就是佤族亲共土司,结果在划界后,被窜过来的国民党残兵杀害了,佤族人受尽欺侮,1966年,鲍友祥等人忍无可忍,找了个毛主席像,几个人歃血为盟,起兵作乱,后来加入缅共,成了缅共最重要的中部军区的一部分。这样的情况,中国不支持,也说不过去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