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原创

空军之翼

2016-12-31 14:24

[align=left]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RIAF)诺杰空军基地的战术编号是第三战术战斗机基地(TFB.3),之前被称为沙赫洛奇空军基地,是伊朗空军最重要的战略基地之一,位于哈马丹东北40公里处。TFB.3是第31战术训练中队(TTS)、第31战术侦察中队(TRS)和第32战术战斗机中队(TFS)的驻地。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第三战术战斗机基地(TFB.3)的F-4E“鬼怪II”战斗机
2016年8月,诺杰基地因俄罗斯空军在此建立前进作战基地后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基地驻扎着伊朗绝大多数的F-4E战斗机,除支援俄罗斯轰炸机在叙利亚上空的作战外,TFB.3也是伊朗空军在2014年11月参与对IS空袭的两个空军基地之一。
战斗中的伊朗F-4
TFB.3建立于1965年6月,到1966年3月时已进驻第301和第302两个战术战斗机中队,1969年又加入第303中队,三个中队每个都装备13架诺斯罗普F-5A/B“自由战士”战斗机。伊朗帝国空军把TFB.3建设成为对抗伊拉克空军的防御前沿。伊朗帝国空军花了两年时间耗资1070万美元才建设完成TFB.3,并命名为沙赫洛奇空军基地,以纪念纳斯鲁拉·沙赫洛奇上校,他在1960年10月驾驶洛克希德T-33A时,因天气恶劣坠毁在哈马丹附近。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TFB.3的地理位置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TFB.3基地的跑道
1969年,伊朗政府与美国政府在“和平卷轴”对外军事销售项目中达成购买32架F-4E战斗机的协议,这批飞机在1971年交付。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之后,TFB.3成为这种新型战斗轰炸机的驻地。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伊朗帝国空军的F-4E及其飞行员
1971年12月,第301和302中队更名为第31和32中队,开始从“自由战士”换装“鬼怪II”,在1972年底换装完毕。1973-1975年间,TFB.3又接收了16架F-4E来组建第三个F-4中队——第33战术战斗机中队(于1984年解散)。到1977年,TFB.3的每个中队都装备了20架F-4E,总数量60架,这个数字后来因事故而降低到56架。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之前,TFB.3保持着最高的战备水平,但革命后很快就大幅下降,单日飞行架次从97下降到4。新飞行员训练课程遭终止,所有年度射击演习也被取消。同时基地军官被大规模清洗,基地最好的18名F-4E飞行员以及其他几十人被处决。
伊朗伊斯兰空军战备状态的下滑使得伊拉克获得可乘之机,在1980年9月发动对伊朗的入侵行动。9月22日夜,TFB.3的三个战术战斗机中队对伊拉克发起了第一波反击,四架F-4E轰炸了伊拉克库特空军基地。两伊战争期间,TFB.3的F-4E执行了沉重的作战任务,损失了2/3的“鬼怪II”。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在两伊战争首日,被伊拉克米格-23击毁于地面的伊朗RF-4E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低空扫射伊拉克直升机场的伊朗F-4E
1988年,第11战术战斗机中队向TFB.3移交8架F-4E,使基地F-4E的数量达到30架。同年,第31中队成为双任务中队,负责培新F-4E机组。
1991年伊拉克库尔德人起义失败后,TFB.3的“鬼怪II”继续打击伊拉克支持的人民圣战者组织,第32中队的一架F-4E在行动中因飞行员失误而坠毁。1996-2000年期间,TFB.3的F-4E被频繁部署到伊朗东北方的基地,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边境地带防备塔利班。
“鬼怪”的现代化改进
早在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就发起了自给自足圣战运动,TFB.3开始尝试在基地内维修战损F-4E。战争结束后,伊朗革命卫队成立了工业研究与自给自足圣战部,并在所有空军基地开设了分支机构。机构的重点项目包括了自行制造精确制导武器,第31和第32中队的F-4E测试了伊朗自行研制的“标枪”光学制导空地导弹、Asr-67激光制导导弹、“萨塔尔”系列激光制导炸弹、TLS-99激光指示吊舱、“信使”-1/2/3激光制导炸弹、AIM-9P“创造者”红外制导空空导弹、以及“风筝”-2000集束弹药布撒器。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F-4E发射“标枪”光学制导空地导弹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挂载TLS-99吊舱和“萨塔尔”-3激光制导炸弹的伊朗F-4E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Asr-67激光制导导弹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TLS-99激光指示吊舱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F-4E试射“信使”-1激光制导炸弹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风筝”-2000集束弹药布撒器
在“科萨”1-3项目中,TFB.3的两架F-4E在1988-1990年间进行了伙伴加油改装,在机腹中线挂载了比奇Model 1080空中加油舱,并在机翼内侧挂架上挂上了两个额外副油箱,同时还有一架RF-4E安装了固定空中加油探头并进行了测试。但上述项目到最后几乎都被取消,不是遭遇无法克服的技术问题就是伊朗空军高层取消了需求。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F-4E对F-14A进行伙伴加油
在巴基斯坦的援助下,伊朗空军在1994年大修了100架AIM-9J导弹,其中包括TFB.3基地的20枚,但“响尾蛇”的数量仍然不足,为此TFB.3开始尝试把中国制造的PL-7C红外制导空空导弹改装到F-4E上,没有获得成功。之后基地又开始尝试给“鬼怪”集成俄罗斯的R-73E空空导弹,最后在2002年获得成功,F-4E 3-6556发射一枚R-73E击落了一架无人靶机。
2008年,伊朗飞机工业公司(IACI)从伊朗空军获得了一份合同,对64架F-4E和部分F-4D实施延寿和升级,项目被命名为“杜兰”,分三阶段进行。在“杜兰”项目中,大部分之前被终止的F-4升级项目都得到了恢复。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F-4E“杜兰”能够挂载的精确制导弹药
TFB.3的第31战术训练中队是第一个接收“杜兰”升级的F-4E中队,因为该中队是伊朗“鬼怪”的第一大用户。第一架完成“杜兰”升级的F-4E是3-6556,之前曾参与了R-73E改装项目。该机的延寿和升级从2009年1月一直持续到2011年8月14日,飞机装上了新型无线电,并更换了伊朗自行制造操纵翼面。完成升级的飞机重新加入了第31中队。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F-4E 3-6556是第一架完成“杜兰”升级的飞机
两年后,F-4E 3-6675率先安装了可收放加油探头,同时还进行了重新布线,能发射C-801K、C-802A、C-803和C-704KD巡航和反舰导弹,该机最后被移交给第32中队。2015年7月13日,F-4E 3-6675首次试射C-704KD导弹,获得成功后,伊朗空军命令伊朗航空工业组织开始制造100枚该弹的国产型——“胜利”导弹。2016年2月9日,第一批“胜利”导弹交付伊朗空军。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为了兼容锥套式空中加油系统,F-4E 3-6675率先安装了可收放加油探头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挂载“胜利”导弹的伊朗F-4E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测试中的“胜利”导弹
“鬼怪”的大修
在2009-2012年期间,伊朗航空工业组织每年最多只能延寿和升级两架“杜兰”F-4,远无法满足空军的需要。于是伊朗工业研究与自给自足圣战部开始在梅赫拉巴德大修厂对F-4E展开大修,目标是把飞机恢复到完全任务能力(FMC)状态。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大修中的伊朗F-4
第32中队的几架F-4E经过梅赫拉巴德的定期基地级大修(PDM)后恢复到完全任务能力状态,甚至还进行了有限升级。其中第一架是F-4E 3-6598,该机在2009年因发动机起火而烧坏机身。该机在大修中更换上了梅赫拉巴德“顶点”工业综合体制造的后机身面板,2012年2月18日,该机在修复后进行了首次功能检查试飞,几周后重新交付第32中队。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经大修后归队的F-4E 3-6598
第二架是F-4E 3-6650,于2011年3月15日抵达梅赫拉巴德接收定期基地级大修,期间还为TLS-99激光瞄准吊舱进行了布线。该机在2013年5月返回第32中队。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挂载TLS-99吊舱的F-4E 3-6650
之后,梅赫拉巴德又对F-4E 3-6669实施大修,该机在2014年3月1日被重新交付给第32中队。
由于预算有限,伊朗空军也在TFB.3内部展开F-4E的定期基地级大修,以补充“杜兰”项目。2009年,TFB.3的F-4维修中心完成了对3-6611和3-6662的大修。之后又分别在2010、2011和2013年完成对3-6555、3-6559和3-6684的大修,其中两架飞机被恢复到完全任务能力状态。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大修完毕后的F-4E 3-6611
打击IS
2014年11月,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人员在什叶派民兵的支援下开始收复迪亚拉省的萨阿迪耶和杰卢拉城,几乎在当月下旬就实现了目标。伊朗空军在作战中提供了近距空中支援,伊朗军事顾问的身影也出没在库尔德武装人员当中。
第32中队向库尔德人派出了4名F-4E飞行员,与伊朗军事顾问一道作为前进空中管制员指挥伊朗空军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很快,第32中队的4架F-4E(3-6556、3-6598、3-6662、3-6682)就做好了战斗准备,涂掉了机身上的伊朗机徽。在2014年11月23日-30日期间,这些飞机平均执行了两架次作战飞行。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出现在伊拉克上空的伊朗F-4E
在F-4E的支援下,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人员成功收复这两个城镇,伊朗-伊拉克边界地区的敌人被肃清。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满载炸弹准备起飞的伊朗F-4E
第32中队的F-4E在2015年9月-10月间再次参加对IS的作战,这次是为飞向叙利亚拉塔基亚的俄罗斯战斗轰炸机提供护航。俄罗斯飞机进入伊朗领空后由TFB.8的F-14A“雄猫”或TFB.1的米格-29A护航,直到降落TFB.3。俄罗斯战斗轰炸机在TFB.3加油休整后再次起飞时,会有两架挂载了AIM-9J和AIM-7E-2“麻雀”导弹的F-4E相伴,确保俄罗斯飞机安全离开伊朗领空。
2015年11月,俄罗斯图-95MS和图-160轰炸机通过伊朗领空飞到叙利亚,甚至还伊朗领空向目标发射了巡航导弹,伊朗空军派出两架F-14A和两架F-4E护送。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图-95MS在发射巡航导弹前,拍到了一架护航的伊朗F-4E
俄罗斯在今年8月向TFB.3临时部署了8架苏-34,在此建立一个前进作战基地,然后从这里起飞进入叙利亚实施了12架次战斗飞行。同月,图-22M3转场飞向叙利亚的途中经停TFB.3。俄罗斯飞机在TFB.3的每次起飞都由第32中队的F-4E进行护航。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降落在TFB.3基地的苏-34
“鬼怪”的未来
今天,TFB.3基地保有近30架F-4E和RF-4E,装备了第31战术训练中队、第31战术侦察中队和第32战术战斗机中队。
最后的伊朗鬼怪战斗机:服役四十多年依旧是打击主力
TFB.3的F-4E仍然是伊朗空军打击力量的核心
到2020年,第32中队的所有12架F-4E都将被升级成“杜兰”一阶段或二阶段标准,然后继续服役到2030年-2035年左右。如果伊朗能在2020年左右从俄罗斯获得苏-30SME,那么第31训练中队和第32中队的F-4E可能就会提前在2025年退役。TFB.3基地的“鬼怪II”战斗机的作战性能优于伊朗的苏-24MK战斗轰炸机,后者在2016年3月才刚开始进行苏-24M2升级,所以TFB.3的F-4E仍然是伊朗空军打击力量的核心。

[/align]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