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接(中)篇阐述:日本1937年在亚洲区域蓄意发动了“七七卢沟桥事变”,随即大规模针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战争扩张要求,当然由于中国只是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针对的战略利益,而不是日本需要针对的战略竞争对手。所以日本针对中国要求发动的战争性质其实完全就是属于国家利益掠夺战争,而非国家竞争对手战争,本质上也就是日本针对中国要求发动的战争行为并不属于日本的国家竞争意识范畴。因此日本这种针对中国要求发动的战争行为也就自然要受到国际时局的直接竞争量变而必然要变化,虽然日本已经针对西方主导势力在亚洲区域通过在中国发动的“七七卢沟桥事变”公开发出了要求与西方势力竞争秩序主导的战斗摊牌,可是由于日本并未得到来自西方主导势力本应给予的必应要求,所以日本就是继续可以优先通过战争的掠夺手段来要求加大针对中国地区的战略利益扩张。但并不代表日本为此针对西方主导势力公开要求进行秩序主导的战斗摊牌,仍然不继续有效存在,所以做为主导一战国际新政治秩序体系的西方主导势力,肯定为了秩序主导要求的国际权威性必然迟早都需要在有效作用期给予日本以正面公开回应,这就形成日本针对西方主导势力在亚洲区域要求的战略姿态转换成为了战略等待状态。

而日本在1936年3月与德国共同签署的《反共产主义国际协定》,虽然表面德、日两国是为了要求共同直接针对苏联,所彰显出咄咄逼人之强势战略。不过却说明德、日两国其实就是为了要求能够形成战略牵制苏联起到相互给予支撑的作用,从而形成与苏联之间要求的战略平衡。很明显,通过德、日双方在1936年3月共同签署的这个两国协定本身,其实就已暴露出德、日双方各自在国家战争静态基础实力方面都要完全弱势于苏联方面,因此德、日两国都需要借助彼此形成的战略牵制力量来平衡苏联方面所带来的现实压力。只不过日本在亚洲区域对于这种来自欧洲大陆上能够牵制苏联的德国战略力量依赖性更加是直接迫切,因为日本在亚洲区域只能与苏联形成直接的国家竞争关系,而不能像欧洲区域那样可以形成多重竞争关系来冲抵自身战略压力,所以日本在亚洲区域需要考虑更多的是苏联利害而不是西方主导势力。当1936年12月12日中国大地发生了震惊国内外的“西安事变”,在随着事变本身的快速发展,中国很快就形成了以国共两党为要求的国内抗日统一战线主流政治性。毫无疑问“西安事变”的发生,应该是完全出乎了日本的战略预测意外,不能说不是对日本在中国要求的肢解控制战略实施形成了一个现实的严峻挑战。

当然,中国发生的“西安事变”,说明日本与苏联在亚洲区域发生的直接竞争已经由中国东北地区和中国外蒙古地区延伸至了中国整个内陆地区。在日、苏双方持续展开的亚洲战略竞争交锋上,显然苏联通过“西安事变”的发生抢先取得了在中国地区针对日本战略要求的亚洲竞争意识优势。这种苏联优势的取得,就在于将苏联的行为政治强力植入进了中国的碎片政治当中,再以压强影响形成了中国抗日统一战线要求的主流政治性来迎击日本的利益掠夺战争。这本身对于日本而言,也就代表着已被完全排斥在了中国的主流政治性以外,无疑日本针对中国要求准备实施的肢解控制战略也就不在是随便可以轻易取得。“西安事变”的发生,这就势必要求日本必须首先考虑与苏联就要直接发生竞争的交锋关系了,包括来自日本主要针对的战略利益中国发出的公开挑战更要给予强势战争打击,同时为此日本还要引发针对西方主导势力公开要求进行秩序主导竞争的战斗摊牌。这对于日本而言,这确实是日本在亚洲区域面临的一个重大战略决定问题,因为自一战胜利后,日本的国家战略,就是要求在亚洲区域继续展开的战略扩张利益能够不断得到保证,但是这种保证的前提条件就是需要日本必须通过更大规模残酷的国家战争交锋,才可能保证不断要求的扩张成效。

这就像日本在1894年与中国大清朝爆发的“甲午战争”虽然取得了战争的完全胜利,日本也为此获得了朝鲜半岛以及中国台湾等地区巨大的既得战争利益。可是却并不代表日本因此就已具备了有效要求性。这是由于日本在“甲午战争”中的战争性质并不属于是国家竞争对手战争,而是与中国大清朝展开的是彼此国家战略地位竞争战争,要不就是日本、要不就是中国仍然还是世界列强国家眼里的战略利益层面国家,战胜者才能跻身于世界列强具有的战略竞争层面国家地位。所以日本在1904年遭到具有战略竞争层面地位要求的沙皇俄国、在亚洲远东地区刻意针对日本展开的咄咄逼人战略挑衅行为下,日本因此必须只能给予国家全力正面迎击,双方由此爆发的就是国家竞争对手战争,战争不但决定着日本是否能够承受得住来自战略竞争层面国家的首次强力打击、同时也是决定日本本身国家命运要不要被沦为沙皇俄国的战略利益、以及包括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获得的所有既得战争利益能否继续存有,而战争带给日本的直接后果性是完全不同于已经具有战略竞争层面的沙皇俄国顶多只是丢掉一些既有战略利益,这就是国家具有的战略要求层面决定了战争直接后果的严重程度,但是与国家大小其实并不存在有很大关系。

因此日本经过“日俄战争”的残酷血腥检验,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阵营交锋洗礼,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国家力量已经得到充分证明,完全属于是战略竞争层面国家。同样与经过重塑要求的苏联保持在同一战略要求层面,只不过俄、日两国同时都要低于西方主导势力具有的战略主导层面,然而中国依旧还是属于世界列强眼里的战略利益层面国家。不过问题是,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继续扩张的战略利益,展开的战争行为同样存在着不同要求性质战争。针对中国要求的战争行为只是日本的利益掠夺战争,对于日本来说战争特点就是几乎具有一边倒的可控进程要求发生式。而与苏联展开的战争行为双方直就是属于竞争对手战争,其战争特点可以决定双方在亚洲区域要求的最终竞争可能。要是日本与西方主导势力爆发战争,其战争行为就成为是秩序主导战争,而战争性质由于是直接涉及到与西方主导势力展开秩序主导的战争竞争问题,因此战争本身也就成了最高级别要求的秩序战争,但是战争特点对于日本就是结果程度似如“日俄战争”的翻版一样。那么日本就必须先要给予确定是与苏联进行的战争性质还是与西方主导势力进行的战争性质,更能确保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主张的利益掠夺战争成效最大化、特别是在有效要求性的可靠保证程度方面。

但是由于日本具有的国家战争能力只能支持日本进行其中一个战略要求层面的国家战争,这就必须要导致日本需要对另一个战略层面方进行折衷战略,当然不管日本是选择苏联还是选择西方主导势力来做为战争要求对象,其战略本身都没有错,不过日本对另一战略要求层面进行的折衷战略是否能够有效却可以直接影响日本要求进行的国家战争走向。因为1939年9月1日德国发动全面侵波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爆发,一个多星期后,苏联相继出兵占领波兰北部地区,波兰灭亡,随即苏联被国际联大组织正式开除。国际联大这个代表一战国际新政治秩序体系做出开除苏联的行为意识,肯定是为了体现国际权威主导性有效于苏联,但为什么苏联不选择像日、德两国那样主动退出国际联大组织来避免可能遭到开除的尴尬被动?不过却可以说明苏联是在有意让国际联大组织给予开除,苏联这个决定应该与波兰北部地区的主要领土来源属于在苏联20年代割让给波兰有关,因此也就存在有侵略与被侵略的国家根据,做为被侵略过的苏联主动收复曾经割让给波兰的被占领土,根据秩序权威规则要求,苏联肯定还是一样要遭到来自国际联大组织的开除惩罚。但是却并不代表苏联为此有主动要求竞争秩序主导的国家意识,因此苏联也就不存在有突破竞争秩序主导要求的权威红线,这也是苏联完全不同于日、德两国主动退出国际联大组织代表的就是公开要求进行竞争秩序主导的国家性质。

即便是在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苏联因为遭到国际联大组织开除,理论上也就毋需遵守一战国际新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规则要求,为此苏联针对北欧国家主动展开的大规模战略利益扩张要求,同样可以认为苏联不是公开要求进行竞争秩序主导,只是主动突破秩序权威规则要求,当然这就需要西方主导势力可以根据自身的战略要求来给予对待。这就是说苏联虽然也参与了二战爆发后针对北欧国家的战略利益扩张要求,却完全不同于日本已经向西方主导势力公开要求发出了进行竞争秩序主导的战斗信号,包括德国也是已经正在与西方主导势力进行着战争竞争状态之中。因而苏联在竞争秩序主导要求的战争压力上明显没有德、日两国背负的,最多遭到的也只是西方主导势力的秩序捍卫战争要求。即使日本在1936年3月与德国共同签署的《反共产主义国际协定》为了共同针对苏联,但针对苏联的只是战略性而不是主义性,因为主义性都只不过是披在民族主义身上的一件外衣罢了,所以主义性就是国家拿来说事的事由而已,并不影响国家要求的战略主张不能形成联盟关系。二战爆发前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的战略扩张利益,受到西方主导势力的秩序规则制约对比与苏联之间存在着的直接竞争要求那个更能影响日本利益?那个更具威胁日本本身?毋容置疑更能影响日本利益的就是秩序规则制约,而更具威胁日本本身的就是苏联。

值得注意的是,1918年一战结束后,日本加入到由西方主导势力首次行使权威秩序组织了国际干涉军队进行武力干涉苏联,日本借机将一定大的规模武装投入到了苏联远东地区,日本就是想通过合法的战争手段来屈使苏联进一步割让远东领土,以来确定苏联进行的国内革命和国内战争属于自然性成因有多少,要知道能够迫使日本最终全部撤出苏联远东地区,并且什么都没有捞到。其实就可以看出,苏联的国内革命和国内战争完全是在非自然性的成因主导下,那么日本至此其实就应该在亚洲区域针对苏联的国家战略要求是为了彻底击败来自苏联针对日本的竞争战略、而不是为了继续谋求苏联在远东地区的领土。击败与谋求虽然都具有主动战略要求意识,但是击败在于的是竞争意识,谋求却是直接战争要求。我们可以通过“西安事变”,苏联在中国地区抢先取得了针对日本战略的亚洲竞争意识优势,作为苏联在亚洲区域唯一的国家竞争者日本,势必就要认为这是一个在苏联主导意识下,中国方面直接针对日本要求的战略公然挑衅,因此实际上这也要求日本必须要给予战略竞争必应。肯定日本就要针对由苏联强力促成的中国抗日统一战线主流政治性涉及范围,要求实施相对应的战争针对面。那么既然涉及中国几乎是全国范围,因此战争需要什么样的借口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需要什么时候发动。

所以日本针对中国全面要求发动的大规模利益掠夺战争丝毫都不可能犹豫手软,即便为此要形成与西方主导势力的秩序主导战争要求,日本也肯定不会有任何迟疑,毕竟来自苏联的竞争压力是本质,西方主导势力的秩序压力是外在。不要忘了日本本身就是一直怀有在亚洲区域继续进行战略利益扩张的国家要求,日本自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随即主动退出国际联大组织的国家意识,就是已经做好了要与西方主导势力随时公开翻脸进行秩序主导战争要求的国家战争准备。因此1936年12月12日发生的“西安事变”虽然中国形成了强大的制衡日本战略要求,却由于中国只是属于战略利益层面国家,更重要的是当时的中国智慧不足以具有战略层面凭借转换要求的思想意识,缺少了这个关键的战略意识对应,中国也就只能成为战略竞争层面与战略主导层面下的一个可怜棋子而已。可是中国形成了一个高度敏感的战略连锁爆发点,做为具有战略竞争层面的日本来说,既然苏联借用中国这个利益点又折射到西方主导势力,那么日本就肯定要求通过战争作用在中国这个利益点来反应上去。而对于中国展开的全面利益掠夺战争必然就会要求冷酷无情、手段极端强势,这些就是日本直接针对战略竞争层面与战略主导层面要求形成强大战争对应的意志精神震撼。

同时根据竞争战略必应要求,日本接下来还必须要直接面对苏联再发起更具风险要求的竞争对手战争,这就是在1938年7月中、朝、苏三国交界地区位于日本重要的战略交通区间为什么会发生日苏两国之间一定规模烈度要求的武装冲突“张鼓峰事件”,就是日本借用自身在亚洲区域这个重要的战略交通区间来做为战役战争打击掩护,公开主动要求给予苏联以沉重的直接武力回应。正是因为苏联在1938年的”张鼓峰事件”当中直接遭到了来自日本方面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主动战役战争进攻导致竞争战略意识受挫不小,日本就是在于两个字“敢于”针对苏联主动要求发动竞争对手战争,继而“张鼓峰事件”的战役战争要求本身就不再重要,因为日本需要强势通过主动发动竞争对手战争再通过主动展开强势政治要求迫使苏联接受停战,以此来达到针对苏联要求的战略竞争姿态控制权。但由于日本是借用自身重要的战略交通区间来做为战役战争冲突掩护,这就完全暴露出日本在远东地区主动针对苏联发起的这个竞争对手战争缺乏战略自信要求,那么随后发生在1939年的日苏“诺门坎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诺门坎事件”其实关乎着日、苏两国竞争战略要求的意志精神交锋,并且双方都是具有主动交锋意识,而苏联在自身最重要的战略交通防守区间形成与日本的竞争对手战争,就是为了方便将大规模的军事力量持续投入到战场。

诚然苏联肯定为了要求夺取双方在亚洲区域的战略竞争姿态控制权会不惜任何代价。然而日本人具有的特有东方认知价值弱点就显现无疑,在“诺门坎事件”当中不但更缺乏战略自信要求,而且同时竟然还暴露出缺失战略承受要求。不是因为“诺门坎事件”地域荒芜产生不了任何战争附加值,就不值得为此进行更大规模的战争投入,要知道竞争对手战争能够形成不管在哪里,本身就代表对手的战争认知价值就是自身更需要进行的战争价值。不过日本在“诺门坎事件”的失利,并不是直接导致日本要求选择发动太平洋战争进攻美国的原因所在,“诺门坎事件”只是代表日本在亚洲区域针对苏联要求的战略竞争姿态控制权丧失。可是这就迫使日本必须要求解决与苏联之间存在的战略竞争关系,但更重要的是日本自1937年全面发动针对中国要求的利益掠夺战争直到1940年由于无法能够完成肢解控制战略要求,也就根本不能保证日本陆军在亚洲区域从利益掠夺战争状态当中完全转入到竞争对手战争要求的整体准备界面,同时也就不能在亚洲区域直接形成预备针对苏联要求的竞争对手战争压力,也就无法消除在“诺门坎事件”当中苏联取得的战略竞争姿态控制权,同样日本更不能在亚洲区域直接形成预备威胁西方主导势力要求的秩序主导战争压力。

因此远在欧洲区域的德国力量也就会自然成为日本越发需要的战略支撑力量,日本为什么在1939年对于加入德、意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表现的不积极?当然日本还不愿意与西方主导势力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公开摊牌,日本在亚洲区域需要得到的是欧洲区域的战略支撑力量而不是战略直接力量。但到了1940年日本却为什么又急匆匆要求加入到德意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可以肯定日本在1940年要求形成以德、意、日三国为轴心要求的国家军事联盟集团,很大成因日本是为了直接阻止德国可能针对苏联要求发动竞争对手战争!因为德国在1939年9月进攻波兰,就已与西方主导势力直接进入到全面交战状态,德国为此又强化了以德、意两国为轴心要求的国家军事联盟集团战争体,就是为了要求形成更大战争集合力量来加强与西方主导势力之间展开的战争力度。这当然完全符合日本的国家战略主张,也是日本希望这种国际战争态势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可要是如果德意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准备将战争完全对准苏联,虽然能够消除日本在亚洲区域不断受到的苏联强势竞争战略威胁,但对于日本要求的战略已没有用处,因为同时也会现实大幅度降低西方主导势力正在受到的秩序主导战争强大压力,那么西方主导势力就可以完全腾出手来在亚洲区域集中对付日本,这样就会导致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的所有战争利益不但要直接危险暴露在西方主导势力面前,而且日本在亚洲区域也只能完全孤独的被动面对来自西方主导势力的广域战争威胁。

这种国际竞争时局如果发生突变,日本肯定无法忍受,因此日本不会选择等待发生,必然要求日本快速抢先进行直接干预。干预最直接有效的就是日本同时要求加入到德意两国为轴心的国家军事联盟集团战争体,再强化形成共同针对西方主导势力要求的国际军事联盟集团共识体,共同集合要求将战争继续直接针对西方主导势力而不是苏联,战争要求的是秩序主导战争不是竞争对手战争。但是由于日本的陆军整体无法转入到竞争对手战争要求的准备界面,只是日本的海军整体已经处于了秩序主导战争要求的准备界面。日本因此也就无法形成国家战争机器有效威慑平衡,也就不可能形成对处于战略姿态完全优势的苏联任何强效预备竞争对手战争压力要求,没有这种压力要求,当然也就不能影响苏联继续要求进行战略独立的优势姿态保持,更别说要求苏联加入到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来自我要求战略限制。不能打破苏联的既有战略姿态优势,就不能要求苏联加入到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这个共同对付西方主导势力的战争行列里来,苏联就要与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的战略问题掉头转向彼此现实存在的竞争对手矛盾上来,毫无疑问在欧洲区域的德国陆军已经基本上整体从利益掠夺战争完全转入到了竞争对手战争要求的强大准备界面,与早已处在竞争对手战争要求的准备界面苏联陆军整体肯定就要形成直接对持状态,可正因为唯独缺失了关键的日本陆军整体准备界面到场,那么苏联与三国军事联盟集团在战略问题无法上升至秩序主导战争层面来有效释放,就只能围绕在竞争对手的彼此战略矛盾当中持续发效深化,因而德苏战争也就无法可以避免了。

当1941年6月22日德苏竞争对手战争全面打响,日本最不愿看见的德苏战争爆发了,日本确实没有任何军事联盟义务要来加入到德国私下进行的对苏竞争对手战争当中,也不需要为此与苏联翻脸。因为德、意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由于日本的加入就完全具有了集合国际共同竞争秩序主导的要求性质,德国在欧洲区域的战争进行对象首先是西方主导势力,和日本在亚洲区域公开发出要求与西方主导势力进行秩序主导竞争的战斗信号形成国际共识要求,所以也就形成了以德、意、日三国为轴心的国际军事联盟集团共识秩序主导战争最高要求。日本必然要在亚洲区域直接陷入到完全被动于西方主导势力的压力之下,因为西方主导势力在以美国为首的,就是借着这个战略突变时机,不断针对亚洲区域的日本开始加大资源制裁力度,加强战略对话要求,美国的目的当然首先是想要瓦解具有正式集合国际共同竞争秩序主导要求的、德、意、日三国为轴心的国际军事联盟集团。从德国发起莫斯科战役开始到1941年12月5日苏联发动莫斯科反击战这段时间,这个完全具有历史性的决定国际战略方向时刻,当美国在1941年11月对日本发出了最后通牒,说明德国必将要完全遭到莫斯科战役的彻底失败。由于是由日本牵头形成了具有集合国际共同针对西方主导势力要求的国际轴心军事联盟集团重要发起国,日本的联盟性质就是已经要求与西方主导势力彼此进入到了战争状态之中,既然日本在亚洲区域受到了来自西方主导势力的最后通牒,因此日本就需要根据国际军事联盟最基本秩序原则,必须主动完成秩序主导战争的国际化要求标准,所以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进攻美国也是势在必行,当然做为轴心国军事联盟集团同样也必须遵守国际军事联盟最基本秩序原则要求,需要迅速对西方主导势力新加入的国家宣战,对应国际化要求标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