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流:又来一只白头鹰

特朗普最近又提名了一个人加入其执政团队。

此消息一出,中国震动了,旋即向美国发出强烈警告:“……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

此人是何方神圣?

他,就是彼得·纳瓦罗,被特朗普提名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是目前特朗普执政团队中唯一的经济学家。

分析这个人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的影响,我们要看两方面:

一,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二,其主张实施的程度。

首先,纳瓦罗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于他的介绍应该很多了。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纳瓦罗,现年67岁,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保罗·梅拉吉商学院经济学教授,1973年至1976年在东南亚进行所谓的“和平团工作”,后取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任教20多年,同时进行网络授课。90年代纳瓦罗曾试图竞选公职,却无一成功。

很多报道都将纳瓦罗定义为对华鹰派学者,是鹰派中的鹰派,为何?

因为其一向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甚至激进危险的政策,包括武装台湾,进行中美战争等等(有意思的是,五角大楼很多真上过战场的将军都很理性,反而是沉溺于理论的一些文职官员极其激进)。

他写过三本跟中国有关的书,系统阐述了他对中国以及中美关系的看法。通过这三本书,我们不难看出纳瓦罗试图调整中美关系的内在逻辑。

2006年,纳瓦罗出版了《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书中阐述了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内外挑战,对中国与其它国家在能源,环境,知识产权等问题上的潜在冲突进行了描绘,同时指责美国公司与中国政府“合谋”共同参与到用低薪压榨中国工人的剥削中。

关于剥削,有没有呢?自从引入私企和外资,剥削就是难免的。不过纳瓦罗的真实意图并不是出于对中国工人的“博爱”,而是认为中国产业工人的“低成本优势”导致了美国制造业和就业岗位的外流,损害了美国利益。

作为经济学家,纳瓦罗不可能不清楚,作为后发国家,低成本优势是前期的必然,也是必要。说必然,是因为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发展和升级是一个由基础到高端的过程,同时人力素质也必然是随着教育的发展而逐步提高,包括工人的技能水平,所以人工成本包括工资也必然是一个从低到高的慢慢上涨态势,是绝对不可能一步到位的。说到必要,不仅是因为低成本的人工是符合发展规律的逻辑,同时也是争取外来投资,打下产业基础,扩大就业岗位的必要因素,如果没有低成本的人工,就没有外来投资建厂,没有产业基础,没有就业岗位……那么一切发展都无从谈起,更遑论人民收入水平的逐步提高了。

纳瓦罗,试图打着高大上的幌子,指责中国剥削工人,来摧毁当时中国发展的根基。如果有人听从了这套包藏祸心的说辞,那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愚蠢无知,这和国外某些工会一味要求提高工资待遇,结果导致公司破产或工厂外迁,最后连岗位都没有了的短视做法又有何两样?

2011年,纳瓦罗可能觉得前一本书说的太隐晦,于是又与另一位作家合著出版了一本书:《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制造业基础的》。

在书中,他把中国描绘成一个无情的撒旦——“世界上人口最多,很快要成为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正迅速变成地球上最有效率的刺客,不择手段的中国企业家正以致命产品淹没全球市场。中国有悖常理的资本主义形式,结合非法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武器,一个接一个的夺走美国人的产业。”

末了他夸张的表示,中国崛起导致美国5万工厂倒闭,2500万美国人找不到理想工作。

看完我笑了。敢情找不到理想工作也能让中国来背锅,那我们这么多中国人觉得工作不够理想,怪谁?纳瓦罗肯定说:别怪美国,怪你们自己,或者怪你们的政府。

先不提书中对中国的指责是否有理有据,就算是真的,老实说,那也比美国的发家致富史文明的太多了,至少我们是通过自由自愿的产品买卖来“淹没”全世界,好歹没通过“火与剑”的暴力与鲜血吧。

美国呢,屠杀印第安人,鸠占鹊巢,吞并墨西哥大片领土,占领菲律宾……掳掠、贩运和压榨黑奴的斑斑劣迹就不说了,就算奴隶制废除后,美国的大资本家依然在国外的工厂和种植园里,以近乎剥削奴隶的方式对当地人敲骨吸髓,同时掠夺原材料,污染环境……什么恶心事没有干过?

后来为了获取暴利,美国资本家越来越热衷于玩金融游戏,导致制造业逐渐萎缩,并出于利益最大化考量把剩下的实业纷纷迁往中国、墨西哥等低成本国家。

产业和就业的外迁结果,导致美国中产阶级人数和财富的双缩水,这一切,到底该赖谁?是赖你们自己追腥逐利的资本家阶层,还是赖中国这个曾经穷困潦倒弱小不堪还要被你们一贯敌视抹黑加封锁的黄种人国家?

后来纳瓦罗还根据此书拍了部纪录片,题目也很标题党,叫《被中国杀死》,然后拉着那个整天鼓吹中国崩溃论的章家敦一起站台宣传。

奇怪的是,这两人难道没有意识到他们彼此的逻辑有点自相矛盾吗?一个鼓吹中国威胁,一个鼓吹中国崩溃,可中国都要崩溃了,还怎么威胁美国?如果实力真强到能让美国“被中国杀死”,那中国又为何正在崩溃?

我看这两人,还是坚持中国崩溃一百年不动摇的章家敦可爱些。

2015年,可能是感觉随着中国产业升级,人工成本等问题再拿出来老生常谈有点过时,于是纳瓦罗又把目光从经济转向军事,推出了一本新书:《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这本书就更夸张了,纳瓦罗先生直接宣称中国会变成第二个偷袭珍珠港的日本帝国!而如此危言耸听的片面言论居然还被“环球主义者网站”评为年度第五佳著作!

就是这样一本书,同样被纳瓦罗先生拍成了纪录片,还是一部长达十集,精心剪辑过的洗脑课程,真是不服不行。

相信介绍到这里,大家对纳瓦罗是个什么样的人,尤其在对华问题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已经心里有数了。

那么其次,我们要看其主张在美国新政府中可能得到实施的程度。

特朗普在提名纳瓦罗的声明中是这么评价他的:“他很有先见之明,记录了全球化令美国工人承受的损害,为接下来如何恢复我们的中产阶级展示了一条明路。作为一名贸易顾问,他将在我的政府中发挥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同时特朗普还为自己为何如此评价纳瓦罗给出了线索:“我多年前读过一本他的书,讲的是美国的贸易问题,他那些论点的清晰度和研究的彻底性令我折服。”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本书就是纳瓦罗与人合著的那本《致命中国》,因为根据此书拍成的纪录片的宣传页上就有特朗普的推荐语:“一针见血,这部纪录片用事实、数据和洞见描述了我们与中国的问题。我推荐你们赶快看看。”

更有意思的是,大家还记得特朗普曾一再叫嚣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吗?纳瓦罗先生以前就常常叫喊要对中国商品施加43%的关税惩罚。一个43%,一个45%,几乎如出一辙。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即便纳瓦罗的激进主张不会被美国新政府完全采纳,但他施加在特朗普身上的个人影响无疑是强大的,这意味着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强硬已经不可避免。

贸易大战已滑向一触即发的地步,据隶属中国商务部的世贸组织研究会透露:“中国正在为美国的贸易行动做准备”。

如果没有双方共同的智慧和意愿来阻止,贸易大战一旦爆发,两国政府和民众将各自遭受巨大损失。

其实,中美两国的贸易矛盾由来已久。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曾这样说道:“两国间经常项目的收支逆差,若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1.5%,会发生激烈摩擦;超过2%,会引发报复行动;如果一国对另一国的贸易顺差超过该国贸易额的25%-30%,(妈的)那就是政治问题了。”

中美之间,恐怕正是如此。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1985年的39亿美元到2015年的3657亿美元,不仅规模翻了近百倍,而且持续了整整30年!创下了国际上双边贸易的逆差纪录!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止成了欧美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更成了竞相讨伐的对象。

一开始,美国对中国的钢铁产品征收了难以置信的巨幅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可惜没什么卵用。接着美国发起了11次大规模的“337调查”(美国国内法规定的反不公平竞争条款),虽然包括联想等中国企业的败诉率高达60%,远超26%的平均值,但依然没有阻挡住强大的中国制造。同时,美国还13次将中国推上WTO(世贸组织)的被告席,在15年的规定期限截止后,美国还撕毁当年承诺,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要继续使用“替代国”做法对付中国(即采用第三国同类产品的成本标准来对中国产品课以税额和反倾销惩罚)。

可惜,即使美国使出了他能想到的一切手段,对华贸易逆差依然讽刺的再创新高。

想当年加入WTO(世贸组织),人人都觉得对中国的发展中国家保护期限是一道栅栏,把欧美等饿狼挡在了中国小绵羊的外面,一旦到期,那可就是“狼来了”。

谁曾想十几年过去了,保护期结束了,栅栏里的羊变成了狼,栅栏外的狼反而变成了羊,惊恐而拼命的想把栅栏的门给关上。

也许,

不是他们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