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的战略转折将迫使所有大国做出调整

[indent]

12月18日由盘古智库举办的“新理念、新角色:全球时代的全球智库国际论坛暨盘古智库成立三周年典礼”在北京举行,来自全球的四十多位专家就“全球秩序向何处去?不确定时期的中美关系”进行了研讨。

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在“新理念、新角色:全球时代的全球智库国际论坛”上表示,美国战略进入一个大转折、大调整的时期,这将迫使所有大国做出战略调整。

黄仁伟认为,此前三十年的全球化以正面全球化为主,现在负面全球化正在取代正面全球化。在这个转折点上,将来的矛盾会非常尖锐,这个调整过程将非常激烈。美国战略进入大转折、大调整时期,涉及到的不仅是军事战略,还包括经济战略和其他各个领域的战略,这将迫使所有大国做出战略调整。中美关系同样进入这个调整过程之中,进入合作、竞争、冲突并存的新型大国关系。随着美国战略调整,大国之间的冲突会进一步增加。[/indent]

本文为黄仁伟副院长演讲实录,经思客编辑整理:

现在我们面临一个时刻,世界范围内的一个转折,这个转折之大、之深远,现在还没有完全估计到,我认为是一个全球化的转折,全球化潮流的转折,全球化前三十年是以所谓正面全球化为主的时代过去的,负面的全球化变成一个取代正面全球化的过程。负面全球化是带头对原来的全球化进行纠正。所以这个全球化和原来前三十年的全球化是不一样的全球化。所以这是一个转折点,我认为将来矛盾会非常尖锐,也就是说全球化的失败者和成功者重新换了,之前的失败者重新变成成功者,这个调整过程是非常激烈的。

第二,美国战略进入大转折大调整时期,美国对战略,不仅是军事战略,包括经济战略和其他各个领域的战略,进行大调整,特朗普只是开了一个小头,将来民主党上台也会继续调整。所以美国战略调整会迫使所有大国进行战略调整。

第三,中美关系进入调整。我们讲的新型大国关系还是新型大国关系,但不只有合作,是合作竞争冲突并存的新型大国关系,所以只讲正面的新型大国关系客观上是不存在的,而且随着美国战略调整,冲突会加深、会增加。

第四,由于上面这三个转折,中国自己也在重大的转折关头。从现在到十九大以后甚至到二十大都是一个转折的过程。

一百年前的现在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的时刻,一个世纪有半个世纪都是重大战争和重大危机,然后有半个世纪的和平,这是20世纪。现在全球化进入到这样的一个阶段,全世界的财富无限制地膨胀,如20世纪初财富在美国国内无限膨胀一样,最后在世界造成了灾难。现在全世界的财富在全世界无限制的膨胀造成全世界新灾难,没有人能管住它,可能战争、经济才有可能使它进入到轨道上。但21世纪不经过战争和危机把这些管起来,这是人类面临的挑战。(作者:黄仁伟,上海社科院副院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