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俄罗斯国防部红旗歌舞团几乎全军覆没》----“国防部亚历山大独唱演员团以及混合舞蹈团和乐队专业骨干除3人未成行外,全部覆没。在坠毁图154飞机上,还有军乐团的总指挥兼亚历山大艺术指导哈里洛夫。”

这是昨天“开心老宝宝”发的贴,将空难描绘成“几乎全军覆没”以及正文中“全部覆没”,掩饰不住幸灾乐祸。遇难人员本是去叙利亚慰问部队的,同时祝贺解放阿勒坡,西方如丧考妣,这儿有人紧跟,“开心老宝宝”就是代表之一。可惜红旗歌舞团不会覆没,他们的代表作《神圣的战争》,仍将代代传唱。

苏联二战初期,形势极为严峻。亚历山大罗夫创作这首歌曲,极大激励了全体军民反抗法西斯的意志决心。人民参与的反侵略战争,才是神圣的战争,这就是此歌主题。它的旋律模拟铿锵步伐,悲壮与雄壮同时展现。闷雷的鼓声与尖锐号角,伴随旋律前行,与歌词相得益彰。

每年红场阅兵,钟声之后,先导八名礼兵手执国旗与战旗,就是和着《神圣的战争》旋律,正步走过红场。观礼台全体肃立,军人还须敬礼。每个人此时心中,都随着礼兵的前行,感受神圣庄严,心中翻腾正义的潮涌。

苏联的二战功勋,今天西方也不敢横加污蔑。曾有统计仅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参战士兵的平均寿命是两天,连排长是四天,就这等前赴后继与侵略者血战到底!没有“神圣的战争”,绝不会有神圣的勇气!所以俄罗斯今天唱响这首老歌,他们有足够的光荣自豪,至于小丑躲在角落里污蔑,与当年法西斯相比,只不过是蚊蝇嗡嗡。

新世纪有说“全球化”、“人类经济命运共同体”,某些联系对的,但国际战略却处处不和谐。叙利亚反恐,极端恐怖与所谓“温和的反对派”失利了,叙利亚的最大城市阿勒坡解放了,如此高兴与沮丧,冰火两重天。再说“全球化”与“命运共同体”,就十分幼稚或是假装幼稚了。

一支歌舞团遭遇空难,西方有“人道”掩饰,还不敢公然蔑笑,而这儿以“全军覆没”的用词,似乎想庆贺当年法西斯,干掉了一支红旗部队。这就是令人深思的现状。

苏联解体,俄罗斯复辟了资本主义,国旗改成沙俄三色旗,但他们保留了红旗歌舞团,“红旗”寓意未改,今俄军还通行“同志”称谓。倒是这儿影视剧官兵,动不动“弟兄们”,不知艺术化还是真实化。社会主义中国,有人变法“复辟”资本主义。手中五星红旗,心想资本与权力挂钩。号称人民公仆,却不怕违背人民利益,就用放肆完成他们的“理想”。

所以,有些人讨厌这首歌与演唱者,期盼这类“神圣”消失,只留下一堆靡靡之音,消蚀人民的灵魂。可惜这是梦呓!红旗歌舞团数次访华,这首歌我军文工团也有出色演绎,大家很容易搜索到各种版本,用心灵去应和,灵魂会得以升华。

我们哀悼遇难的歌舞团成员,同时坚信红旗绝不会“全军覆没”。只有恐怖武装与新法西斯,才会这等妄想。而人类只要有帝国主义霸权,或叫新纳粹势力,这首歌就不会绝响。除俄罗斯,全世界包括中国人民,都会在紧急时刻,唱响这一曲“神圣的战争”!

2016年12月26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