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爆炸君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到了两份分别来自中国和日本的“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申请档案,一份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另一份是日本神风特攻队的。

相比于“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记忆遗产”的设立宗旨就是为了确保人类记忆的传承。而反思战争,让世界的后人铭记战争的苦果,对于世界的和平发展有着非凡的意义。但是这次成功入选“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只有我国提交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而日本提交的有关“神风特攻队”的档案则没有入选。

日本给神风特攻队申遗是什么心理?难道是因为输的不够惨吗?

虽然日本竭尽全力地威胁总部位于巴黎的世界教科文组织,甚至还拿出了不再缴费的杀手锏,但是依旧没有阻挠成功。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大费周章的“神风特攻队”的申遗却遭到了驳斥。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为此次申遗搜集了大约一万四千份当年特攻队成员的遗物,甚至连那些充斥着“忠君”字眼的头巾都要纳入其中,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强烈不满。

那么这个“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是个什么来头?为什么它这么死心塌地得要为当年二战的这些余孽“代言”呢?原来这个位于南九州市的知览町(一个地名),是日本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的训练基地。就是在这里,数以千计的被狂热军国主义思潮毒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驾驶着装满炸药的单程燃料的战机,绝望地冲向了美国军舰。

日本给神风特攻队申遗是什么心理?难道是因为输的不够惨吗?

这些日本青年原以为会用这样的方式阻挡美军的进攻,只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据统计,“神风特攻队”在二战末期共出动飞机1298架,成功率仅仅只有5%。而作为“神风特攻队”的发起者,日本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在战败后的第二天就畏罪自杀了。

就是这样一支受军国主义思想驱使的二战余孽,居然会有会馆专门搜集他们的遗物,并且还要为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真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记忆”有什么好保存的?不仅爆炸君无法理解,就连一些受到邀请去参观“知览特攻和平会馆”的西方记着也表达出了强烈的质疑。

比如英国《泰晤士报》记者在参观完后,就直言不讳地说自己的感受是“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反而给人留下‘神风’队员‘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日本给神风特攻队申遗是什么心理?难道是因为输的不够惨吗?

还有一名德国记者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应该搞清战争的起因、谁应当为战争负责,并且真诚地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战争。这为什么没有在‘知览会馆’里体现出来呢?”

原来“知览会馆”为“神风特攻队”申遗,并不是为了让后人铭记战争的痛苦,而是在美化战争。正因为如此,以“保护我们的集体记忆”为途径,“延续我们的和平生活”为目的的“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委员会断然拒绝了日本“知览会馆”的申遗请求。

也正因此,“世界记忆遗产名录”里少了一份可耻的记忆,而多了一份警醒后人、勿忘历史的记忆。(栗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