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p=24, 2, left][b][b][b][b][b][b]

[/b][/b][/b][/b][/b][/b]日本的社会现实·之(1)[/p]

[p=24, 2, left]-----不在马路上踟蹰的女流浪者:日本看不见的贫困阶层[/p]

[p=24, 2, left]。在‘等待屋’度日的日本女性[/p]

[p=24, 2, left]三上是个熟女,已经39岁。虽然年纪不轻,但她没有家。[/p]

[p=24, 2, left]三上女士有职业,她的职业是什么呢?是在东京和崎玉地区专门做上门服务的性工作者。平时她就呆在被称为‘等待屋’的店内,等待客人的指名,在那里度过没有被指名的时光。这里也就算是三上的住处。[/p]

[p=24, 2, left]在东京繁华光影的背后一隅 ----- 一套5个女人共用的一房一厅,三上就在这里度过没有指名的每一天。[/p]

[p=24, 2, left]三上的工资收入是跟店里分成。每个客人付6000到10000日元,店里抽成后就是三上的收入。生意好时一天可以赚到2-3万日元收入,没有生意的日子也不少。[/p]

[p=24, 2, left]三上干上这一行是16年前在她23岁那年。她原来做超市店员,是初次离开家独立生活,要赚足房租和生活费用很是艰难。为了服装费和游玩,在不经意之间三上开始借贷日本的一种称为‘消费者金融’的贷款。开始时借钱不多,但日积月累之后利息不断增多。[/p]

[p=24, 2, left]致命的一击是经不住朋友的再三央求,三上借了几十万日元给这个朋友。没料到是个损友,借钱后就逃之夭夭,再也找不到了。三上的借款额度达到了几百万日元,不是干店员能够还得起的。于是三上就辞掉了店员的工作,操起了皮肉生意。[/p]

[p=24, 2, left]三上自己回忆道:“知道当时是自己不对,可是当时也难以向父母和兄弟启齿,唯一的选择就是这个”。[/p]

[p=24, 2, left]。没有固定住所,无法脱身[/p]

[p=24, 2, left]“今天接受9:00至23:00的预约,等待您的呼唤。这里是三上”,这是三上留给客人的电话录音。[/p]

[p=24, 2, left]到了快40岁的年龄,无论体力和容貌都该是退出江湖的时候了。但三上说:“没有办法脱身。干不了白天的活,又没有固定住处,只能在等待屋里过日子”。三上的现实是要找工作需要固定住址,还要一笔预付款,还要有担保人,这一切对三上而言都是天方夜谭。[/p]

[p=24, 2, left]“要说梦想?没有啥梦想啦。哦,我找到了一间39000日元房租的公寓。要是有办法住得进去······,这兴许是·····梦想吧”。三上平静而无奈的语气不禁令人唏嘘。[/p]

[p=24, 2, left]从日本的社会现实来讲,完全没有栖身之处,流浪在大街上的是流浪汉。像三上这种被霓虹所掩盖的女人也是一种流浪者,只不过没有睡在大街上,或大桥下,被其皮肉生涯掩盖了三上们真实的贫困和无助状态。[/p]

[p=24, 2, left]日本社会现实之(2)[/p]

[p=24, 2, left]-----女大学生的赚钱之道[/p]

[p=24, 2, left]是的,日本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但也有被文明遗忘的角落。日本接受大学教育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现在进大学的高中生占50%以上,大学本科毕业已经成为过上普通基本生活的必备条件。[/p]

[p=24, 2, left]但是与1975年相比,现在公立大学的学费上涨了15倍,私立大学也上涨了4倍。而大学毕业的男性收入也仅有1975年的2倍,女性的入职收入就更加不堪了。[/p]

[p=24, 2, left]在日本的这种社会背景下许多女大学生就开始利用自己的原始本钱来为自己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这一现象在东京都内的私立大学已经渐成趋势。[/p]

[p=24, 2, left]“因为有‘卖身’的生意做,真是太好了”!微笑着说这话的是东京都内著名私立大学女生、22岁的山田史织。她这感慨并非空穴来风,她能够支付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靠干这个营生。[/p]

[p=24, 2, left]还在中学二年级时,父亲(现53岁)就被裁员,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正式工作,只能干些临时工活路,不久就沉醉在酒精里面不能自拔。于是山田的母亲就凭着自己的护士资格去干护士工作来支撑家庭生活,最多每月就只有15到18万日元(7-9千人民币),凭这个收入已经无力支付女儿的私立大学学费。[/p]

[p=24, 2, left]日本有学生支援机构向学生提供助学贷款,美名其曰‘奖学金’,是要还的。于是山田便向这个机构举债读书,四年下来每月10万日元加上利息共欠债480万日元。[/p]

[p=24, 2, left]上大学后,山田立即就在住处附近的饮食店打工,时薪900日元。因为要上课,每天只能干3到4小时,一个月也只有3万日元,离每年学费100万日元的距离太大,前景堪忧。[/p]

[p=24, 2, left]在二年级的春假之前,看到学校告示栏上有留学的告示。山田太想去留学,需要30万日元首付。这笔钱哪里来?山田脑中闪现了去卖身的念头。[/p]

[p=24, 2, left]“我当天就去了涩谷的援交店报名,第二天就上岗,跟三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交易后,当天就从店长手里拿到3600日元”。[/p]

[p=24, 2, left]“这么容易赚?我吃惊不小。仅一个月,我就收获了当初想去留学的那个钱,还不止。我也完全没有洗手不干的心思。现在也没有停下来。因为要还贷款,即使就业了也还是要干下去”。山田史织淡然地说着自己。[/p]

[p=24, 2, left]日本像山田这样为生活所迫的‘女子大学生卖身女’在东京都内的著名私立大学正在普遍增多。[/p]

[p=24, 2, left]这又是一个笑贫不笑娼典型故事,是日本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p]

[p=24, 2, left]日本的社会现实·之(3)[/p]

[p=24, 2, left]-----日本-社会群落中的失败者[/p]

[p=24, 2, left]日本给人人人都幸福美满的印象,人无完人,社会也不可能完美。[/p]

[p=24, 2, left]在日本这个社会如果因为身体原因或需要照顾双亲而失去工作,要想翻身就会很难。特别是在大城市,生活费用年年增加,就算是青壮年也都有可能一遭不慎而沦为‘贫困阶层’。[/p]

[p=24, 2, left]日本一家著名媒体在做一个社会调查时收到这样一篇经验之谈。来信的是住在东京都内的快40岁的男子。他在信中说:“自己33岁时因为患上‘不安障碍症’,就停职了一年。在停止期间,可以从健康保险那里领取60%的工资,房租水电生活费用不减,日子过得很艰难。于是更加不安,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p]

[p=24, 2, left]另一个年级差不多的男子说:“2008年时自己刚买了房,接着就是雷曼金融危机,自己被裁员。去找工作也因为年纪和体力等因素而未能在找到正是工作,又没有存款。干些临时工作,被强迫加班是常事”。该男子现在没有工作,甚至连工作的意愿也没了。[/p]

[p=24, 2, left]据日本官方统计,日本现在干待遇差的计时工和临时工的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4成。也就是说日本福利网络管不到的人群大量增加和大量存在。[/p]

[p=24, 2, left]日本的标准幸福家庭结构是:丈夫工作,全职主妇加上孩子。如果这个模式被打破就意味着会陷入贫困。现在日本妹6个儿童中就有一个贫困儿童。[/p]

[p=24, 2, left]“我如果干不动了,母子二人就会接受生活保护”,说这话的是主宰东京的单身中年母亲。膝下的女儿又弱智。她的女儿在被发现弱智之后,丈夫渐行渐远,后来离了婚。自己带着弱智女儿搬出了前夫的公司宿舍,在东京市内租下一套40平方米的一房一厅公寓住,每月租金55000日元。[/p]

[p=24, 2, left]她干三分工作,加上女儿的智障补贴及单身母亲育儿补贴,年收入为300万日元。有这笔钱,日子还能过下去,但没有办法存款。按现在的水准,她在老后可以拿倒每月4万日元的养老金。她再干20年就只能接受生活保护,唯一的期待就是女儿能够自立,就看高中毕业后能否找到工作了。[/p]

[p=24, 2, left][b][b]在智障作业所工作的话,月薪是1.4万日元,如果能够签约受雇,则可拿到6-7万日元,也可以进入集体宿舍生活,可以自立。现在她自能期待这个了。[/b][/b][/p][p=24, 2, left][/p][p=24, 2, left][b][b]上述案例就是日本社会表面祥和背后的凄凉境况!是日本失败群体的缩影。其实要写这类东西有很多素材,比这些情况严重很多的也不少。暂时些这些吧。[/b][/b][b][b][b][b][b][b]

[/b][/b][/b][b][b]

[/b][/b][/b][/b][/b][/p]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