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龙应台的尴尬·

64岁的前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最近在香港大学的一段演讲视频引发较高的网络热度。

龙应台问台下听众,你人生最早的启蒙歌曲是什么?一位中年听众(香港浸会大学(公立大学)副校长周伟立教授),操着广普答道:是大学师兄们教的《我的祖国》。龙应台问:怎么唱?于是,观众席中很多人开始唱这首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歌,后面基本变成了大合唱。有网民调侃“这是一场洗脑对决,真替主讲人感到尴尬”。

香港中年人会唱《我的祖国》,是因为他们年轻的时候,正好是左派思潮在大学和工人间流行,一直持续到1968年的左派暴动。

香港的港大,之前是国民党特务和学生组织控制,后来是共产党左派控制。当时的港大学生去了井冈山学习,受到了江青同志亲切接见,其中有一位就是梁锦松。

1968年左派暴动之后,英国政府开始推动本地化。因为之前香港的文化归属感,都是国共两党争夺,电影啥的全是普通话。后来港英政府力推广东话,才有了许冠杰代表的粤语歌崛起。

而港英政府的总督(也从以前军情系统的人,改为外交系统的人),就从怀柔政策开始,搞反贪廉政、搞民生、公共住房。这个时候英国也是工党这些左派执政,要到80年撒切尔夫人的保守党才翻盘。

而龙应台这种类型也是很典型的——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南方作家写的怀念奴隶制时代的田园牧歌的生活(比如著名的作品《飘》),里面的黑人奴隶勤劳忠贞,白人奴隶主慈悲大度……然后就是北方的杨基军烧杀抢掠,美梦和平全部幻灭。你看不到奴隶主强奸女奴的故事;看不到把女奴的孩子像卖猪仔一样卖掉的故事;也看不到奴隶逃跑被抓回来,砍腿挖眼的故事;当然你也看不到你不小心撞死邻居家的奴隶,要赔偿一包雪茄烟的故事。

后来不少藏独作家,也写了类似小说呢;当然还有龙应台这样的、和大陆写黄金十年故事的那帮人……都是这种德性,呵呵。

·音乐奇才陈歌辛·

龙女士提到的写《五月的风》和《凤凰于飞》的陈歌辛,确实是中国音乐界的奇才。其实,他最著名的一首歌是《恭喜恭喜》,算是全球华人春节口水歌的王者。记得我刚到美国,在华人超级市场做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就听到“走进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

这一首在1946年写的,欢庆中国抗战胜利之后,第一次过年的歌曲,确实体现出作者心里真诚的喜悦。

其实我对大时代的人物,尤其是感情激昂但是意志薄弱的知识分子们,从来不主张过于苛求。陈歌辛的人生也是充满传奇,这位祖父为印度人的中印混血是个年轻的亲共左翼青年,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曾经创作过不少抗日歌曲。其中的几首,与1938年写的《度过最冷的冬天》和《不许敌人通过》,鼓舞了在最艰难时期抗战的军民,成为敌后战场的新四军战士们喜爱的歌曲。

可惜他在1941年底被日本宪兵逮捕后,或许是酷刑的折磨,或者是死亡的威胁,或许是被日军太平洋战争初期的胜利所导致希望幻灭,或者真被人洗了脑,出来的陈歌辛加入了汪精卫政府的文宣部,开始写了一些抒情歌曲,算是为汪伪政权治下的生活,唱唱赞歌。

无论如何,在战乱时代写些风华秋月,作鸳鸯蝴蝶,也不比作家如张爱玲有多少不同。但是陈歌辛还写了两首政治性极强的歌曲。一首叫做《大东亚民族进行曲》,另一首则是为日军在太平洋战争后期出现的神风突击队写了军歌。平心而论,这首军歌写得不错,这里就和大家共同欣赏一下: 神风神风兮我武维扬, 百战百胜兮太平洋。 美虏束手兮战力墙, 威加天南兮黄人之光。 神鹫振翼兮每发必中, 摧枯拉朽兮战血红。 协力同心兮海陆空, 健儿身手兮个个英雄。

结果这首歌,被日军当局吹捧为代表中日两个民族的精神。

当日军开始侵华的时候,许多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一些啥啥大师级人物,比如陈寅恪、胡适等等,已经直接被日军的气势给吓尿了。更别说,中国从甲午战争之后冲到日本留学的一大群哈日族,之前接受了啥狗屁“崖山之后无中华”的谬论,之后又看到日本作为亚洲人打败了白人俄罗斯帝国,又在珍珠港和菲律宾暴打了美国,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力,在中南半岛和东南亚横扫了英法,都是一份“爸爸你真棒”的模样。

而以陈歌辛这种,还坚持了几年抗日,因为怕死而投降以偷生之人,看到日军的厉害,估计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因此这个时候,吹捧一下大东亚共荣,或者神风勇士,在今天的人们看来,也不该过于苛求。毕竟在中途岛海战之前,貌似从一般老百姓视角,日本打赢太平洋战争的机率还是蛮大的。

·拒绝学习日文的张大千·

张大千的传记中,有这么一个小故事。当年张大千到日本留学,见到班上一个朝鲜同学日语说得很流利。他就不解。结果对方一声长叹,身为亡国奴,有何选择?!

一怒之下,张大千拒绝学习日文,结果用钱请了个翻译来完成学业。

后来在日军进北平的时候,租住紫禁城的他,其子出门看到了日军抢劫。他就告诉了一个哈日族好友。

结果这个哈日族,就是那种真的脑残相信日军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的人,气冲冲地跑到日本宪兵队去告状。

而那时的日本军队高层,还想收买民心,就真的立案调查,并且把张大千作为统战对象处理,搞得张大千头疼不已。后来历尽千辛万苦,才经上海逃往四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