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生意人的威胁

昨天,特朗普高调在推特上连续发文,说要大幅加强和扩张美国的核力量,此言一出,作为特朗普竞选中潜在的朋友--俄罗斯总统普京也立刻响应,说是要增强俄罗斯核部队的作战能力。

一时间,乌云密布,战云笼罩。似乎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迫在眉睫,美国或俄罗斯与他们的敌人们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决战关键。是美国在吓唬全世界,还是俄罗斯在挑战美国?这让热爱和平,喜欢安稳生活的我们,不由得有些脊梁骨冒汗,心里面直突突。核战争,难道真的就要降临?和平时代,就此终结?慢着!!!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个视频,是特朗普召集了美国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的巨头们开会来着。这里面有特斯拉的CEO,有思科、微软、IBM、因特尔等等等的行业巨头。开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如何振兴美国的制造业。妈的,核弹都出来了,还去弄这些制造业有个屁用啊,难不成美国在轰炸别国的同时,真的能在美国的国土上放出一道保护罩,让美国在伤害他国的同时自己安然无恙?我估计,当下的美国还没有这么牛逼,要不然,不用等特朗普吹牛皮,奥巴马那个无为者也会大有作为的。还用得着和中国在南海拉锯子?直接就KO了。

所以,亲们,别怕。特朗普就是在吹牛逼而已。

但特朗普显然不是一个专业的牛逼手,而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要不然,也不会自砸几十亿来竞选美国总统了。最起码有一点咱们要承认,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因为咱也曾经是一个小商人,虽然和特朗普相比,就如滴水比之于大海,但只要是生意人,多少都有一些共通性,那就是一般不会无缘无故的吹牛逼。因为瞎吹牛逼的话,是真的要上税的。所以说,特朗普此番关于美国增强美国核力量的牛皮,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生意人的目的。

特朗普召集了这么多美国制造业和科技行业的巨头们开会,很明显的是在为实现自己的竞选诺言做准备的,那就是重振美国实体经济。

为什么说特朗普此番竞选成功对于美国的精英阶层是一次打击?就是因为自上世纪美国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以来,美国的经济主导权已经全面落入到金融集团的手里,[其实当年的泡沫就是他们吹起来的,所以,我深深怀疑,当年的吹泡泡,其实就是为了争夺美国的主导权。]这个金融集团的表面存在也就是华尔街。利用金融数字赚钱一度让美国的实体制造业大受打击。在给美国的经济带来空前繁华的同时也埋下了2008年次贷危机的祸根。这其实也就是特朗普所主导的制造业和华尔街所主导的金融业的根本矛盾。奥巴马上台之后,对于华尔街的金融业进行了选择性的扶持救助,但主要目标还是金融业而非制造业。这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实体工业的空心化。特朗普想要改变这一切,就必须要对金融业放手,扶制造业上马。

可是,当前的世界,制造业中心早已经不在美国。想要把这些走出去的制造业再度请回美国,绝不是开一次会,吃一次饭就能达到目的的。所以,特朗普也就展开了自己吹牛逼的看家本领,希望配合用威胁的手段把这些爱钱不爱国的家伙们赶回来。当然,也不仅仅是威胁,特朗普所要实行的减税政策无疑对于那些走出美国的制造业也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这一拉一赶之间,我们也就可以看出特朗普吹牛逼的真实用意了。

“这个世界不安全,马上老子就要开始第三次世界大战了,想要再一次获得类似于一战二战时的美国红利,那么就赶紧回来吧,孩子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是外面的世界也很危险。回来了,老子还给你们减税。”

同样的道理,在特朗普叫嚣要开打核战争的同时,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他居然对于美国制造的F-35开火,说这玩意儿太贵,不值得政府花大价钱去购买。这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说,他说的是心里话。一个生意人,总想要用最低的成本来获取最高的利润。那么对于特朗普一心想要打造的美国制造业复兴,最低的成本就是用家里面最强的,别人最害怕的武器去吓唬别人,来驱赶自己的孩子回家。而不是真的实现全球化部署。所以,这种耗费民脂民膏的F35,还是尽量不要花钱的好。如果能用最低的成本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又何必把钱浪费在这种看似无底洞的战机上面呢?商人看中的就是商业利润,而不是无所不在的存在感。当然,这种存在感要是对自己有利可图的话,就另做别论。

那么,当我们看透特朗普本质之后,我们也就理解了,未来的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是真的想做出制造业振兴的局面的。由此可见,他在未来的减税政策也是势在必行。于是我们也就理解了为什么中国的某些企业家会指责中国的税负而颂扬美国的税负。这种真金白银的优惠在未来的美国是真的可以预期的。如果在未来的几年,特朗普的政策真的能顺利实施的话,那么他的收缩疗伤构想也就能真的生效。但,但,但。。。

但是我们不要忽视还有几点会让特朗普比较难办。

第一,就是来自于金融集团的抵制与反扑。美国的精英集团绝不会让自己一贯的生财之道被特朗普堵死,一旦对企业减税成功,相对应的也就是金融业会降低自己的利润,会使自己的老大地位在美国受到威胁。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只是我不擅于分析金融和经济,所以也说不了多么的高深,但制造业和金融业在当下的美国似乎并不能双峰并峙,对于在全球化模式下挣钱成了习惯的华尔街大佬们,他们绝不甘心把自己的挣钱范围缩小到美国一个国家,如果那样的话,只怕就会最终变成美国本土军工势力刀下一只待宰的羔羊。这是他们绝不愿意接受的。所以,反扑和抵抗会一直延续在特朗普的任期内。

第二就是,如今,想要把已经走出去很久的制造业赶回来,美国有没有这个能力消化?毕竟培养大批的一线制造业工人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或许特朗普已经熟读了《论持久战》,但《论持久战》作者的国家也正在积极转型,抵消美国对于制造业的吸引力,且这个国家既不怕美国的核威胁,也具备了大量早已经成熟的技术工人。中国的企业进入美国,是奔着美国的市场去的,而绝非是为了他们所谓的减税政策去的。现在的一些企业家所说的中国税负问题,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宽松的生存环境,更高的企业利润罢了。如其不然,你让他全部搬走试试看?但我也相信,提出这样的税负问题,对于国家未来的财政收入改革也是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毕竟,当美国都在积极的把制造业拉到国内的时候,我们不能把企业因为一些技术性问题而赶出国门。

综上,不管是特朗普的核弹,还是中国企业家的税负,都不过是生意人的威胁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