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学者:中国若想成为第一强国需照顾周边国家

中日韩关系因何紧张

赵小卓(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当然有历史原因,日本近年一些行为使人容易想起其军国主义历史。现实争端有不少,其中领土之争是国家间的硬伤,三国间都有。外部因素看,美国不断推行“亚太再平衡”,把日韩的安全与其深度捆绑,排他性太强。

高洪(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所长):在历史认识问题上,该由谁来负责任是不言自明的。在现实层面,无论是岛屿主权争端,还是海上安全,很多事情有一个相互作用、互为因果的演变过程,难以简单界定。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各方努力朝着共赢的方向扩大积极面,尽量缩小乃至消除紧张关系。

朱锋(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中日韩关系紧张,客观原因是三国间力量对比的变化。主观层面,三国都需同时在心态和政策上做出调整,但三国在基本政治制度、社会政治经济结构上都存在明显差异。

韩国学者:中国若想成为第一强国需照顾周边国家

当地时间2016年8月24日,外交部长王毅在日本东京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韩国外长尹炳世共同出席第八次中日韩外长会。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离不开美国因素。如果美国不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中日韩关系就不会这么紧张;如果没有美国多年在背后推动,中日紧张就可能大大缓解。同时,中日韩也存在结构性问题,一些国家没能向前看。比如,韩国应认识到部署“萨德”损害中国的安全利益,但现实中它却向后看,求助于美国。日本也一样,心理上不能适应中国的崛起,中国海空力量一出现在其周边,就会实施干扰。现在安倍到世界各地,不管做什么似乎都要捎带上中国。这造成三国间高度不信任,且这种不信任正逐渐向媒体和老百姓层面传递。

河宗大(韩国《东亚日报》编辑局副局长):国与国关系紧张,往往是误解与不信任的问题。以“萨德”为例,中国反对部署有两大理由:一是认为这会侵害其核心安保利益,二是觉得“萨德”抵挡不了朝鲜的核武器。但韩国已考虑到中方这些关切,因此只部署最长探测距离为780公里的系统,到不了北京、重庆等中国主要城市。

石川浩司(日本驻华大使馆政务公使):处理好邻国关系是个世界性难题,尤其当邻国较多时。每个国家都不会说“责任在我方”。我来北京前在联合国工作,对此感受很深。中日韩应更积极地看问题,三国GDP总额占全世界20%以上,占东亚总GDP的3/4左右,合作空间很大。去年中日韩三国召开领导人峰会,就进一步推进防灾减灾、环境保护、经贸等合作达成协议就是个例子。

特朗普将如何影响中日韩

赵小卓:特朗普是个商人,讲究利益交换,而且他做房地产,不需要完整、系统的经营理念,通常是一个项目接着另一个项目,彼此都很不一样。如果说奥巴马政府力推的亚太战略是一整套理念,有与之配套的TPP、安全体系、军事部署等,特朗普可能会是东一下西一下,“一对一弄”,就像最近他和身边人关于台湾问题的表态。

石川浩司:特朗普竞选中说的话基本只与经贸有关,尽管最近提了台湾问题,但总体亚太政策会怎样,还要等他真正当了总统才可判断。不过可以确定,今后中美关系状况将大大影响包括韩国、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区。同时需要强调,1972年,日中在共同声明中对台湾问题做了很严肃的重要承诺,日方在这点上无论如何不会变。

黄载皓(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保合作中心主任):特朗普不确定性很强,比如他曾说不排除和金正恩一起吃汉堡,他和蔡英文通电话也似乎令人意外。但说他具体怎样影响中日韩还太早,等他真正上台再做评估也不迟。

朱锋:特朗普去全球化的直接对象不会只有中国,因为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开放程度及其对亚太区域合作的支持,都处在同一水平上。拿安倍政府来说,“日本独挑TPP”完全是种错觉。在特朗普时代,中日韩需要共同做出一个历史选择:到底是三方合作,共同做全球化的支持者与捍卫者,还是加入美国“反全球化”的行列。

东亚困局如何解套

赵小卓:破解东亚紧张局势的钥匙握在美国人手里,或者说在美日韩手里。如果这些国家给中国一直施加非常大的压力,中国肯定会在战略上做出必要反应。由于美国及其主导的同盟体系同时给中俄施加非常大的压力,中俄才重点加强战略沟通与军事合作。若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不排除出现“体系对抗”的风险。

韩国学者:中国若想成为第一强国需照顾周边国家

黄载皓:在历史上,中日韩形成了爱憎交融的关系,现实中的领土、历史等问题都与之相关。古人说众志成城,东亚未来解局的关键在于抓住区内国家的“心门”,彼此照顾对方的关切。中国若想成为第一强国,需要学习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在维护本国核心利益的同时,适当照顾周边兄弟国家。日本也应从幕府时期的德川家康身上学习经验,保持谦虚,以诚待人。韩国的政治外交也应更有一贯性。

高洪:中日韩三国都是当事方,正视历史是基本前提。例如,中日海空联络机制谈了近十年,为什么迟迟不能出台?就卡在日方横生枝节,要把钓魚岛排除在“适用范围”之外。如果日本在东海事端上坚持不肯正视历史事实和现实状况,消除紧张的对话一步也迈不出去。

朱锋:三国都不应过度纠结于历史。不少中国人、日本人批评韩国人太“一根筋”。事实上,中日韩三国都有特别固执的一面。

吴心伯:转变心态很重要。一些日本人总说对中国崛起不适应,但试问:中国海军军演增加你说不适应,为何你能适应中国每年那么多赴日旅游的人?美国有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世界其他国家按一些日本人的逻辑应每天都睡不着觉,但日本人似乎睡得很好。韩国则应考虑改变靠韩美同盟与朝鲜对抗的做法,对抗虽可在一定程度上威慑朝鲜,但那不是长久之计。

“黑天鹅”会出现在哪

朱锋:台海燃点较低,尤其当中美军舰飞机在西太平洋相遇发生意外,可能导致中美军事关系紧张、政治对立急剧上升。

吴心伯:比较担心台湾问题。特朗普不一定有能力根本改变美国对台政策,但台湾是他一张很好打的牌,他可能打到最大限度。这样一来,中美博弈会更激烈,到一定程度会产生摩擦。

河宗大:朝鲜问题最重要,现在朝鲜核技术已达到威胁美国的程度,美国觉得朝鲜明年就有能力直接威胁它。到目前为止,韩国、美国、日本、中国等主要相关方都试图通过联合国制裁解决问题,但进入2017年后,美国可能有别的想法。以上内容根据各位作者在2017环球时报年会“世界深陷窘境,中国加快转型”上的发言整理,其中部分内容未经本人核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