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毛主席视察安国农村
1226日快到了,本想写一篇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文章,标题是《毛主席走遍大江南北》,想表达毛主席注重调查研究,深入工厂农村视察的主题。在查找毛主席视察的照片时,我发现很熟悉、并且亲自采访过当事人的一张照片却没有被收录。有些近似的照片也被张冠李戴了。于是我改变写作计划,把2006年发表的纪念文章和照片再次贴出来。一是表达对伟人的怀念,二是表示对历史的尊重。
李志杰老人是河北省保定监狱离休干部,在他家客厅的显著位置,挂着一张大幅照片:蓝天阳光下,毛泽东主席头戴遮阳草帽,身穿白衬衣,站在郁郁葱葱的庄稼地里。他的眼神里透着慈祥、睿智、坚定,而又略显疲惫。一些干部群众欣喜地围在毛主席身旁;紧挨在毛主席的身旁,右边第一个青年人就是今年已81岁的李志杰老人。谈起这张照片的来历,老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讲述了那段难忘而幸福的经历。
195885日早上,一辆半旧的华沙牌轿车开进安国县委大院。从车上走下来当时的河北省委和保定地委领导。他们是来商讨如何做好毛主席在安国县视察期间的保卫工作、及谁去车站接毛主席的事宜。
毛主席前往视察的各项准备工作,县里早就检查了又检查,落实了又落实。现在所要商讨的是谁去定县火车站接毛主席?因为安国县不通火车,毛主席只能在定县火车站下车,然后坐汽车到安国县。省委领导说,毛主席的专列要在定县火车站停,咱们得到定县火车站去接毛主席。大家商量一下谁去火车站合适。当时县里唯一的汽车就是那辆华沙牌小汽车。汽车虽然显得破旧,但在当时已经很“豪华”了。大家都想去接毛主席,人多车小坐不下。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张明河副省长(兼任公安厅长)说:“我建议咱们谁也别去了,就让李志杰去接吧,他是公安局长,还能作安全保卫工作。”就这样,李志杰坐上汽车,直奔定县火车站。
火车停稳后,车门打开,高大魁梧的毛主席上身穿白衬衣,下身穿浅灰色裤子,出现在车门口。毛主席健步走下火车,身后跟着一个摄影记者和3个工作人员。李志杰抢步上前向毛主席问好,然后请毛主席坐在汽车前排的位置,他和其余人挤坐在后排。就这样一辆小卧车里竟然挤进了7个人。汽车驰出定县火车站,向安国县驰去。
汽车在凸凹不平的乡间土路上艰难行进,车上的人就像摇煤球一样。天气闷热得连一丝儿风也没有,车轮碾起的尘土包围着汽车,车窗也不敢打开。路过韩村时,毛主席问:到你们安国县了吗?李志杰说,“刚才这个村子就属安国管了。”毛主席听后说:“咱们不坐车了,下来走一会儿。”主席下了车就向庄稼地走去,李志杰和车上的人都赶紧下车跟了过去。
8月的骄阳,暑气逼人。一人多高的玉米绿油油的,叶子又宽又厚,正在抽穗,预示着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因为天气太热,地里干活的人很少。毛主席顺着垄沟钻进了玉米地。他一会儿走,一会儿停下来看玉米的长势,有时还凑到抽穗的玉米跟前仔细观看。进了玉米地不长时间毛主席的衬衣就溻湿了。看到主席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衣服湿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李志杰心里很着急:大热的天,连平时做惯了庄稼活儿的人都受不了,毛主席要是中暑了可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给毛主席消消暑、擦擦汗呢?
趁毛主席停下来看庄稼的时候,李志杰赶紧钻出玉米地跑到路边,找到守候在路上的城关派出所所长刘玉文,他让刘玉文马上到村里去找几条毛巾,让毛主席擦汗。并且让他告诉县里,毛主席已在半路下车,进了庄稼地。刘玉文听后骑上自行车飞快地去了,时间不长给李志杰送来了三四块毛巾。
返回玉米地的时候,李志杰看到有几个农民在不远处耕地。见他们都戴着草帽,就过去和他们商量,说有急用想借一顶草帽,买也行,以后到县里再给钱。几个农民都很朴实,看李志杰的穿戴像个干部,又看他很着急的样子,就说:“刚才过去那个人怎么那么面熟?像毛主席。”李志杰说:“不是像,就是毛主席。”农民一听争着把草帽送给他。李志杰挑了个新一点干净一点的,一边道谢,一边往玉米地里跑。回到玉米地里,李志杰把草帽递到毛主席的手里说:“主席,天太热,戴上吧。”毛主席接过草帽,顺手煽了几下,笑了笑戴在头上。
毛主席在田里边走边看,不知不觉间走了二三十里地。走到流村南边一个看庄稼的窝棚前,李志杰对毛主席说:“主席,天太热了,咱们在这儿歇一会儿吧。”毛主席点了点头,说:“好吧,歇歇就歇歇。”说着随意坐在窝棚前的草地上,自己摘下草帽煽着风。李志杰和其他几个警卫分散在三五米远的四周。毛主席视察的消息很快在田间传开了,欣喜若狂的农民鼓着掌,高呼“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围拢了上来。毛主席连忙站起来戴上草帽,向他们招手致意,亲切地和大家握手。摄影记者迅速按下了相机快门,一瞬间,毛主席冒着酷暑深入农村调查研究的雄姿成了历史的永恒。(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