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阐述:为什么二战期间日本要进攻美国?究竟是怎样的战略动机促使日本决定在二战期间发动战争进攻美国?带着这些二战期间不可告知的国家战略疑问,因此也就需要我们给予二战历史这些战略疑问以客观公正的严谨理论阐述。我们知道日本在二战爆发期间的1941年12月7日针对美国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虽然日本在1945年8月最终遭到彻底战败。但就日本的战略动机实施要求性而言,至少日本应该是具有针对美国发动战争本身要求的胜利实施性,不然即便是日本存在有战略动机要求在亚洲区域针对美国发动国家战争的竞争企图,可要是日本在发动对美战争要求的实施性上,如果无法通过日本战略性战争胜利成因推演,那么可以相信日本在二战期间肯定是不会主动来寻求发动没有任何胜利意义的对美战争,最起码日本在二战期间的国际战略竞争环境还不至于恶化到日本必须要针对美国发动一场没有任何胜利意义的国家战争。并且我们也知道发动国家战争,同时也就是代表着强势战略要求。既然是强势战略要求,那么肯定就是要求为了胜利性。同样强势战略要求本身就已反映出日本在二战期间的国际战略竞争环境是处于相对优势状态,况且日本在二战期间针对美国要求发动的太平洋战争不但是日本最重大的国家战略决策决定,一样还是关系到日本未来的国家战略命运,以及决定着日本在亚洲区域取得的所有战争利益走向。

因此不能说日本在决定发动太平洋战争进攻美国之前除了本身要求具有的胜利实施性外,日本为此没有进行对美战争实施可能带来的未来国家战败后果性承受论证。做为战争发动者,这种未来国家战败后果性承受论证必然是现实要求存在的,也是必须要给予衡量的。因为发动战争本身意愿就在于要求胜利性,但首先肯定更在于的是发动战争如果遭到战败带来的后果性心理承受要求。因此根据战争性质要求就会带来相对应的未来国家战败后果性结局承受,那么做为战争发动者为此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这种未来国家战败后果性结局要求,其实就决定了战争会不会爆发。所以日本在决定发动太平洋战争进攻美国之际,可以说日本是完全具有为此可能战败带来的国家后果性心理承受要求,当然这本身就决定了日本是具有强烈的国家竞争要求意识,同样日本也是完全具有强大的国家承受勇气,要知道国家竞争要求不可能绝对保证所有竞争就能取得成功,即使是拥有完全优势的战争理论要求条件之下。所以国家竞争要求需要的是完全具有国家得失意识而不是国家输赢意识,因为输赢意识代表着的就是国家根本承受不起、也是完全输不起,更不敢主动来涉及国家竞争,而所对应的国家竞争要求意识必然就会越发走向丧失。可要是在这个充满竞争要求意识的现实世界里,国家如果丧失了竞争要求意识,也就完全违背了国家要求存在的根本价值。

虽然日本在二战期间的国家战争静态基础实力要求上要趋于弱势美国、但却并不代表日本在国家战争要求的基本动态实力上也要弱势于美国,似如发生在1904年亚洲远东地区的“日俄战争”其实就是最好的佐证事例。反观日本在1931年9月18日针对中国东北地区开始实施战略扩张,当然这绝对不会是偶发性的,也不仅仅只是日本针对中国要求变现既有战略利益这么简单,而是日本全面启动了在亚洲区域要求主导的秩序战略。因为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就已怀有要求主导亚洲区域的权威秩序性,因而日本通过一系列在亚洲区域发动的对外国家战争,相继取得了一定范围地区的战争既得利益,同时日本也相应的在亚洲区域塑造起了自身的秩序权威要求。不过日本直到一战胜利后在亚洲区域仍然还是保持在秩序权威要求区间,这就导致日本在亚洲区域开始要受到来自由西方资本殖民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势力,通过一战胜利性进而主导和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的权威秩序规则制约,从而造成日本在亚洲区域继续谋求主导权威秩序性的要求终结,迫使日本在亚洲区域不能形成以自身为主导要求的权威秩序性。这就势必要直接影响到日本在亚洲区域继续要求的战略扩张利益,使得日本的战略要求完全要受到限制,战略能动被禁锢在亚洲区域的远东地区范围。显然这就违背了日本不断要求夺取的发展国家强大性,形成日本的国家利益要求只能完全受制于西方势力主导的权威秩序要求之下。


而由西方资本殖民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势力通过一战胜利性进而主导和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要求,就像无形之中给日本在亚洲区域要求的战略扩张利益加上了一把控制锁,这就势必要遭到日本的强烈排斥、必然要求改变这种强加变化。但是即便如此,日本要想仅凭自身在亚洲区域具有的国家力量来直接否决更为强大的西方力量,显然是不成立的,不过却并不代表日本不具有可以在广域战略意识要求层面来现实动摇瓦解由西方势力主导和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要求能动力。日本在1931年9月18日的中国东北发动“九一八事变”武装占领了整个中国东北地区,其正好是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的灾难后期阶段,同时也是纳粹主义思想正在高昂卷席整个德国乃至直接影响整个欧洲大陆国家最猛烈阶段。很明显这是日本借“日俄战争”带来的先手战略便利,利用国际政治重要集散地欧洲区域正在发生剧烈迅猛的动荡变化时机,强势在亚洲区域相应打了一个挑战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要求的武力擦边球,为此日本遭到的也只能是来自主导国际政治秩序体系西方势力的口头政治方面谴责和严重警告,而不可能同样也遭到权威秩序性规则要求的武力干涉行为。但日本因此也就顺势借力率先要求退出了国际联大组织,从国家行为要求意识上日本在亚洲区域也就否认了由西方资本殖民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势力主导和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要求能够有效秩序于日本。

日本退出国际联大组织的国家行为就是主动对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要求根本发出的一个严峻挑战信号,说明日本对于世界一战后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要求同样也完全受到了来自战败的德国以及退出一战的苏联方面怀有更加坚决要求的否决主张是相当清楚的,反映出在以英、法为新主导要求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权威性建立其实本身就已注定不会是十分稳固牢靠,这是因为一战的爆发本质,其实就是世界列强国家自“日俄战争”结束后,发现沙皇俄国的社会意识开始出现朝向不适合国家竞争要求的内部弱肉强食方向发展,因此为了固化和加深俄国社会出现的这种弱肉强食意识要求,列强国家们共同策划了针对沙皇俄国要求的一战国际阴谋论。当然有唱红脸的、就会有唱白脸的,更会有唱变脸的。其实只要通过一战后期,当俄国出现要求退出一战的迹象苗头时,远在美洲大陆上的美国却在此时此刻正好加入到俄国所在的协约国联盟阵营序列,就可以看出美国的一战参战要求完全就是冲着俄国出现的一战退出要求而来,无非就是美国想先要形成一战协约国联盟阵营既成事实的胜利性意识,以此来刺激俄国为了获得已然显而易见的本联盟阵营一战胜利带来的利益诱惑性继续要求将一战进行到底。这样就会给俄国造成一种国家虚拟强大性仍然存在认知,进而完全来掩饰和否定俄国社会本来发生着的弱肉强食意识存在有严重危害性,继而导致俄国社会正在全面展开的政治优选运动要求彻底丧失必要性而走向夭折。

但什么是战斗民族?所谓战斗民族的要求本质就是有着非常强大的国家竞争意识。所以做为俄国社会底层的无产者列宁之所以能够走上俄国社会的最高政治舞台,就是基于俄罗斯特有的战斗民族要求本质决定的。当然同样列宁确实是具有强大的战略思想认知性,通过列宁要求俄国与德国进行政治谈判对话在俄国完全接受割地赔款的情况下,从而结束了一战东部战线上的国家联盟战争,俄国因此也就完全退出了仍在进行当中的一战。不过正是由于俄国在一战采取的主动退出战略,将原有针对俄国形成的一战国际阴谋论要求也就瞬间演变成了一战国际秩序竞争要求。那么事关主导国际新秩序的政治权威地位建立,必然针对俄国形成的一战国际阴谋论价值在此前面对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势力来说就是一文不值,当然西方势力接下来就会丝毫不会给德国联盟阵营任何对话机会,除了要不就是西方势力彻底战败、要不就是德国联盟阵营完全战败,一战的西部战线方向上就此就只有战争对战争的绝对要求交锋性。列宁的主动一战退出战略,也就此将针对俄国要求形成的一战国际阴谋论强度延续性通过国际秩序竞争要求给予了最大可能瓦解,以此满足俄国社会要求的国家竞争力量重塑需要性。德国在随后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势力在西线继续展开的国家联盟战争性质其实也就演变成为了国际秩序争夺战争,战争的性质演变可以说就是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决绝境地,可叹的是战争到了此时,德国却仍然对西方势力还怀有可以进行战略对话的政治侥幸心态。

殊不知西方势力已然针对德国以及德国联盟阵营除了要求战争还是战争要求,由于德国在一战后续因为国际阴谋论形成的共同要求性,自然就会对西方势力存在有战略对话的政治侥幸心态,从而造成双方在西线展开的战争要求意识完全不同,因此这就要致使德国自身在西线展开的战争要求发生严重变形,从而无法对应西方势力要求展开的西线战争意识最终只能导致国家走向接受战败。然而德国的战败后果惩罚严重性应该是完全出乎了德国人的想象之外,可以说德国的所有利益为此丧失的几乎荡然无存,其实一战的性质在走向国际秩序争夺战争之时,为了权威秩序主导塑造要求,毫无疑问肯定要对争夺失败的一方国家联盟阵营实施最大利益剥夺要求。当然德国人有充分的理由来为此而愤怒被出卖,因为一战导致德国接受战败的不是由于国家战争能力,而是因为国家政治原因。这就必然要促使德国社会抛弃低能耻辱的现有国家政治结构,要求进行仿效之前俄国社会展开的政治优选运动来重塑国家政治意识。俄国能够经过重组为苏联国家联盟所展现出的强大成功性震撼,就是从一战俄国的战争敌国,德国社会中走上俄国社会最高政治舞台的无产者列宁所一手成就的。自然就会强烈的刺激同样具有强大国家竞争要求意识的日耳曼民族不屈的自尊心。机会既然在于民族,那就更应该来自整个社会本身。似于一个社会精英阶层基数对比整个社会本身基数,在选择空间的有效可靠性上来说,整个社会本身基数当然要比社会精英阶层基数在选择空间的有效可靠性上慨念机会要大得多。这就像是要求在100人当中来选择,还是要求在10000人当中来选择,那种更趋于现实有效可靠的简单道理一样。

当30年代初纳粹主义思想统领了德国的国家政治要求意识,也就代表着德国强大的国家竞争要求意识需要得到重新释放。同样来自一战国际阴谋针对论阴影直接作用之下的俄国,通过列宁针锋相对的更强势打造而成为了具有直接国家兼并要求性质的苏联联盟体(加盟共和国形式),就可以看出为此苏联的组成结构性不但是具有强烈的主动要求竞争意识体,并且根本就不承认西方势力取得的一战胜利性,包括更不会认同由此主导和新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具有权威要求有效性。日本在1931年9月18日亚洲区域中国东北地区发动的“九一八事变”,就是沿着欧洲大陆上经过重塑要求强盛起来的德国与苏联带给西方势力不断秩序竞争压力加强的意识变成现实,为德国与苏联提前开启了能够要求进行秩序主导竞争的国家战争大门通道。为此西方势力由于面对来自德国与苏联日益加重的敌视要求下,明知日本在亚洲区域实施的是针对西方势力主导要求的秩序战略,但西方势力此时是不可能敢于在亚洲区域直接使用秩序行为来挑破最后一张纸,主动与日本发生全面翻脸。因为30年代初这种局面环境其实已经形成了由日本策动下的与德国以及苏联针对西方主导势力要求的秩序关联战略,如果西方势力为此(九一八事变)在亚洲区域要求体现主导秩序的权威有效性来主动针对日本,那么势必就要同时遭到来自德国和苏联方面的坚决抵制,这就极有可能造成西方势力必须要与德国以及苏联形成公开决裂局面,反而主动形成针对西方主导势力自身要求的秩序统一战线,因此西方势力此时的战略对话要求就必然要高于权威秩序要求。(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