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霍尔德的秘密

吉姆看着不远处坐在长椅上喂鸽子的那个老人,使劲的挥了挥手,好让他能注意到自己。他知道,别看这个老人孤零零的只有一个人,四周绝对有他的保镖。自己贸然靠近,只怕有些不妥。尽管这是一次事先安排好的会面,但吉姆依然很小心。因为他知道,那位老人也很小心,要不然就不会把这次会面安排在游人如织的中央公园。最热闹的地方,反而是最适合交谈秘密的地方。

老人很显然看到了他的挥手,也举起手摆了摆。吉姆知道,这是示意保镖,自己是他的客人。于是他慢慢的走到老人面前,老人并没有起身,只是摆头示意自己坐下。

霍尔德今年六十五岁,这在美国的政客当中,岁数并不算大。而且他的身体也很好,丝毫看不出苍老的样子。作为一名非洲裔人,黝黑的皮肤也让他的年岁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大,显得有些年轻。

霍尔德,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长。为奥巴马的竞选立下过汗马功劳,作为回报,他的司法部长任期几乎贯穿了奥巴马总统任期的全部。只是在前年,他才提出辞职,可是经过奥巴马的挽留,一直工作到2015年的上半年。从此以后,就隐居纽约,做一个不问世事的富家翁。

之所以这次能够和吉姆会面,是因为吉姆和他同样出生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区,也就是纽约著名的黑人区。而相对来说,他和吉姆都算是布朗克斯区比较优秀的人。虽然吉姆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但他们之间,彼此都知道对方。霍尔德走了从政的路子,而吉姆也是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华尔街。如今,霍尔德功成身退,而吉姆却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蹶不振,在对美国政体的极度失望之后,走上了传教的路子。虽然吉姆传的东方的毛主义,但短短几年取得的成绩也是斐然。霍尔德作为司法部长,自然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霍尔德则是吉姆小时候崇拜的偶像。他们都是布朗克斯区那个罪犯云集的地方里出来的成功或曾经成功过的人。

“吉姆,你找我?”霍尔德对于吉姆这样的人还是有些提防,但作为一名政客,他知道,有时候,这样的人要是能为自己所用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奇效。在这个世界上,朋友总比敌人要好。何况吉姆还是和自己来自一个地区,来自同一族裔。

“霍尔德先生,想请教您一件事情。”吉姆开门见山,并没有寒暄和客套。他知道自己能和这位大人物见面,交谈的时间不会太长。

“请说”霍尔德也很直接。

“这几天,亚利桑那州的警方又在炒作奥巴马先生的出生地问题,不知道您有何感想?”

“无稽之谈,这种事已经经过了政府、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联合调查,结果已经很明确了,你难道就是为了这种事来打扰我的生活?”霍尔德有些激动,说着话,就要站起来离开。一旁正在吃食的鸽子被吓得扑棱棱扇着翅膀飞开。

“您别激动,这件事可不是一件无稽之谈,即便结果像您所说的是无稽之谈,但背后的东西您应该很清楚,或许我可以帮你们一把。”吉姆把你们这个单词用很重的语调发出来。

“我们?谁是我们?”霍尔德又坐了下来。他对于你们二字显然很敏感。

“当然不是指您和奥巴马先生,你们是好朋友这个我是知道的,您为什么能当这么多年的司法部长我也知道一点,但我不知道的是,你们到底有多大的决心来应对特朗普的挑战。”吉姆再一次用重重的语调说出你们这个单词。

“小伙子,我可是做了一辈子的司法工作,且还算做的不错,你以为你的几句话就会让我胡说八道?”霍尔德再一次想要站起来离开。

“我曾经和特朗普的副总统彭斯深入的交谈过,所以,我想我们之间应该也可以谈一谈。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想,新西兰的那位总理约翰·基突然辞职,应该和你们的应对之策有关联吧?”吉姆一连串说出两个人,霍尔德脸色突然大变,重重的坐下来,身体显得有些发软。

“你知道的太多了。这对你没好处”霍尔德停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既然您不愿意说,那我就来帮您捋一捋。”吉姆此时知道,霍尔德已经被击溃了,他要趁热打铁,以霍尔德的态度来印证自己之前和林先生的一些猜想。于是他接着说

“当年你之所以能够一举成为奥巴马的司法部长,就是因为你为他保守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嗯,应该说是处置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他的出生地问题。奥巴马的确不是在夏威夷出生的。而作为2008年总统大选的幕后推动集团--华尔街,在知道这个确切消息的时候,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奥巴马那个毛头小伙玩弄了整个华尔街的精英们。此时,华尔街为了保住自己总统竞选的优势,只能拼命的保住奥巴马。这个时候,作为克林顿时期最为精明的司法人员,你被选中作为处置这件事的不二人选。而同样作为非洲裔的你,也被看作是可以与奥巴马共进退的人选,在这一问题上,司法部长掌握了最为核心,最有权限的秘密。这也是为什么你辞职以后,接任你的,依然是一位黑人。说到底,你们都是这个大秘密的看护者。我想,你的辞职,并不是因为你厌倦了这个职业,而是因为你对这份秘密的看护而受到了内部的奖励吧,就像那位约翰·基。不过,我知道,你还不能和他相比,他应该是华尔街集团的这一届掌门人。我不知道你们的上一届掌门是谁,但这一次,是约翰·基无疑了。”吉姆看着一言不发的霍尔德,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那么,现在你作为集团的执事,在处理希拉里竞选失败这件事上,是负有责任的,当然,奥巴马的责任更大,为了应对这一不利的局面,集团才不得不让更年轻和有精力的约翰·基提前接任,来应对美国当下的情况。在我看来,美国已经到了动乱的边缘。而我,无疑是可以帮助某一方的人选之一。”吉姆首先点出自己的能量,因为接下去他要说的东西会更重要,不说出自己的能力,只怕自己都走不出中央公园。

“你接着说。”此时的霍尔德忽然冷静下来,既然这个家伙已然知道了这么多,那么自己就应该让他说出更多的东西,只有这样,才便于自己决定怎么处理这件事。

“好,那我接着说。本次亚利桑那警方再次炒作这件事,无疑是想要对你和奥巴马所代表的集团示以威慑,因为未来特朗普所实施的政策将会大大不利于你们的集团,而你们也正在储备力量准备反击。如果能从奥巴马出生的这件事上揭开华尔街这个黑盖子,那么无疑他们会占很大的上风。据我所知,亚利桑那州是麦凯恩的地盘,麦凯恩是谁?共和党大佬,乌克兰动乱是始作俑者,is的幕后关键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难得的支持者。也是以色列人很好的朋友。有着这样背景的麦凯恩,你不觉得这股势力已经开始公然对你们进行挑战了吗?这绝对不是什么出生地的问题,而是关乎到未来美国究竟掌握在谁的手里的问题。我知道你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你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其实,你们也不必那么慌张。对于麦凯恩和特朗普来说,他们目前说不定只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哦,此话怎么说?”霍尔德问到。

“我看到了,目前,白宫团队在说特朗普竞选胜利和俄罗斯有关系。这很明显是你们还在试图做这样反击,希望可以在最后一刻把特朗普拉下马。这应该是徒劳之举,只会增加美国民众的裂痕,也会影响你们集团以后的声誉。我以为,这样做是不智的,当然,除非你们有绝对的把握。可惜,我知道,你们没有。”吉姆接着说

“当年麦凯恩竞选总统败给了奥巴马,依照他的性格,这一箭之仇他是非报不可,所以,在奥巴马任期内,只要是奥巴马想要推行的,都是麦凯恩反对的。最重要的是奥巴马所依靠的华尔街集团和以色列的利库德集团矛盾重重,看似一体的犹太集团在奥巴马时期,已经裂痕频现,这是金钱至上,还是建国之上的原则性分歧,特别是当中国崛起,日渐衰落的美国已经不能满足华尔街的饕鬄大嘴的时候,这种分歧尤为明显。这时候,麦凯恩所属的美国本土军工利益集团看到了苗头,开始和利库德集团进行深度合作,我们看到,麦凯恩主张对于中东实行强势干涉,甚至不惜出兵叙利亚,还主张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至有争议的耶路撒冷地区,这些建议,都已经被特朗普当做了自己的东西,开始逐步实行。相对来说,这一战,美国本土利益集团完胜。如果华尔街的精英集团,也就是你们,想要扭转败局,只怕不能靠散布流言蜚语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来获得成功。”[当年麦凯恩主张的搬迁大使馆计划,现在的特朗普已经在着手准备了。]

“那该怎么办?”

“不管麦凯恩和特朗普如何的强势,我都要认清楚,他们的背后是军方以及军工资产,他们希望可以挑动整个世界的局势紧张来博取最大利益,甚而达到坐山观虎斗的目的,这都是毋庸置疑的,但在你们的让认知里,这样做显然是不明智的,你们双方的目的都是对外掠夺,但一个是用经济政治手段,一个是用军事政治手段,这就是你们的区别。那么,到底谁的优势更大一点呢?只要从这一方面来考虑,我相信,你们那里让人才济济,一定会找出优越于麦凯恩和特朗普的地方。”

“这、、、、我有些不明白。”霍尔德摇摇头。

“那我就提示你一下吧,麦凯恩作为特朗普的幕后大佬,他和特朗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爱表现自己,喜欢说一些比较粗犷的话,以显示自己的老兵风采。更何况,特朗普的身后,其实还有一个叫做彭斯的副总统在虎视眈眈,心急火燎,共和党的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我看过一个中国故事,叫做二桃杀三士,有时间的你可以和约翰基先生一同围炉夜话,讨论一番。哦,对了,看不懂的话,我这里有一本。”吉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画册,封面上写着《中国传统故事少儿读物》。

接着他向不远处霍尔德的保镖挥挥手,站起来,快步走出广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