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龙:从一笔科技项目捐助谈起

前几日看新闻,陈tq、雒qq夫妇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约合7.91亿元人民币)。据加州理工学院的官网披露,他们的捐赠款项,将用于建立脑科学研究院。

当然,陈天桥也做出了解释。说在国内外也考察了几年,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把这笔钱投到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去。这次捐助的项目,属于脑科学前沿研究。无疑,由于历史积累,美国相关科研机构的基础更强、实力更雄厚,捐助所能够带来的成果,也许要比捐助在国内效果要好。

这当然是很好的理由,当然这也是人家的自由。科学无国界嘛,陈先生的境界自然是很高的。对事不对人,针对项目前景,而不针对哪个国家,让这笔钱,为全人类的科技进步,做出贡献,那也是极好极好的。

陈先生发家的当年,我碰巧还在IT行业苦苦挣扎,曾经7天飞过8趟航班,全国到处跑,做技术服务和推销。对于这位岁数和我相当的复旦高材生,唯有高山仰止的感觉,都是70后,人和人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陈先生当年曾经当选中国首富。起家的金矿,是代理韩国的一款游戏。由于之前国内的游戏,多半都是单机版,这类网络大制作的作品,差不多等于空白。于是一经引进,人气爆棚,收获满满,收入竟然支撑了公司到美国上市。公司股票又被IT泡沫时代的狂热资金爆炒,竟然成就一时首富。

不过,当时的游戏成瘾,也被指责坑了一代年轻人。陈tq也被指为贩卖“电子海洛因”。当时尚未大红大火的马Y,更是跳出来声明:“阿里巴巴,宁肯饿死也不做游戏……”

就像那首歌唱的那样:十年之后,你不认识我,我不属于你……。以游戏起家的陈TQ,慢慢转入资本运作,自己旗下的公司,一个个卖掉。以代理(买办)起家,挫于实业发展,成于金融投资,走了一个完美的财富曲线。中间曾经一度试图染指新浪,终究势力不足,半途而废,顺手发财,展示了过人的金融投资天分。

而当年发誓不做游戏的马Y,到今天不但做了游戏,连电影也都做了。节操这种东西,对于IT人来说,是随时可以拿来糟蹋的。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的豪言壮语,也要随时改变。陈TQ开了互联网网络游戏的头,到最后修成正果的,反倒是网易、腾讯这些公司,特别是腾讯公司,每年游戏收入超越任天堂、Sony这些老牌游戏产业巨头,雄踞世界第一。

IT行业就是这样,你看到了故事的开头,但是你永远猜不透故事的结局。种下树苗的,未必能够摘到最后的果子。

不管怎么样,陈TQ还是成功了。财富自由而功成身退,也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从此成为投资界大佬,无IT江湖之明枪暗箭,无公司经营之劳心劳力,谈笑间万金进出,往来皆天下名流。这境界,不由得让人想起古代携西施泛舟太湖的范蠡,实在是羡煞旁人也。

陈TQ发迹于代理,掘金于中国经济成长时代,然而财富的大头,却是美国金融市场带来的。——自然,他也给那些美国投资人回报不菲。此后,陈TQ的财富增值也多半来自于金融投资。可谓扎根神州大地,面向国际金融市场。

以财富而论,陈TQ在中国赚的钱算是1,美国金融市场给的钱是后面的0,虽然后面的几个0,大大放大了他的财富。但是如果没有中国市场赚来的第一桶金,没有前面的那个1,后面再多的0,也是空的。

其实,大多数因为海外上市造就的富豪,财富的根基都是在中国。借助着中国市场的概念,在海外又被廉价的美元热炒,于是财富值扶摇直上。那么多的IT公司,选择到海外上市,而不是在国内,道理大抵也是如此。

既然财富的大头来自海外,国内的资本太苛刻。大多数海外上市的IT公司老板,都对美国华尔街“感情深厚”,对国内的投融资环境创业环境嗤之以鼻。

当然,他们从来不会认为,是中国高速成长的市场,还有高度完善的电信基础设施,以及巨大的中国人口规模,才成就了他们的财富。中国只是他们赚钱的市场,美国才是他们心目中的天堂。

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互联网公司对于民众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比美国人还更爱美国,比CIA的立场更反华,简直是众多互联网公司的真实心态。逢中必反,逢美必捧,就是互联网这些年主流的意识形态。

如果说还有立场稍微客观一些的,天涯竟然还算一个。天涯的环境非常宽松,“**”、“美分党”经常掐架,管理员几乎一视同仁。谷歌当年还投资过天涯,只不过天涯卷入江湖是非虽然多,却又偏居一隅,没有跑到国外上市,谷歌后来也退出了。天涯的盈利状况一直不佳,一直都在贴钱,如今都快资不抵债,不知道能否突出重围转型成功。

所以嘛,互联网舆论导向有问题,也是事出有因。都说有奶便是娘,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成长乳汁,多半都是来自国外,人家知恩图报,报的可不是中国,而是美国。

既然中国很多富豪,特别是互联网领域的富豪,都是美国人喂肥的。那么他们和美国金融界、资本界,甚至美国政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没有什么奇怪。说白了,这个圈子的很多人,都只是境外的资本代理人而已。敢不听话,分分钟华尔街教你做人,华尔街能够把你捧多高,自然也能够把你摔得多难看。不要说别的,随便给你找点莫须有的茬,都能够在股票市场兴风作浪,让你生不如死。——要知道,美国的资本市场是允许做空的。造谣做空的操作案例,并不在少数。

所以,中国的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想要生存发展(需要再融资或者发行债券融资),就得必须听美国人的话。因此,互联网公司很多关键的岗位,特别是主管内容审核的位置,基本都要由亲美立场的人组成,最好是美国人比较放心的海归。

根据我个人掌握到的一些信息。这些IT富豪(还包括很多留美访问学者,部分精英阶层),除了从美国收益以外,很多人都还有把柄抓在人家手上。这些把柄,轻的可能是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公布出来炒作,很可能就会导致家庭婚姻破裂(参见诸多明星被曝光)。重一些的,则可能是一些无法见阳光的东西。——也就是说,很多精英阶层,一方面被喂养得很肥很滋润,另一头却也有难言之隐。不听话,很可能就身败名裂,甚至有囹圄之灾。

不仅如此,中国这些富豪,还需要时不时向美国表忠心。比如,克林顿基金会的捐款,很多就来自这个群体(不限于IT圈子)。如今特朗普要上任,自然少不了一群群的这些精英,特朗普要号召大家投资美国,这些人中间,拿资本投向美国的,自然不会少。在网络上鼓吹换美元的,也有这些人的助推。

如果中国是一个小国家,那么精英阶层被国外控制,后果是很严重的,好在中国国家大,国有资本始终占住社会的主导地位。而且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压制资本家的传统。因此,很多资本家,在中国地位并没有那么高,造成了他们对国家、对体制的满腹牢骚。

零零碎碎说了这么多,这篇文章算是一篇散文随笔了。散文讲究的是神散形不散,如果一定要总结这篇文章的主题,我觉得主题应该是这样的:从国外发财的精英资本阶层,多半和普通中国老百姓,不是一条心,他们在海外早就备好了豪宅后路。对于中国社会的疾苦,甚至中国的未来,他们并不会出于真心地去关心。

前几天写过一篇文章,提到著名的作家路遥,在贫寒中创作了《平凡的世界》,中年在贫寒中去世。——中国的文化界,科技界,艺术界,很多优秀的人才,在未成名以前,很难得到充足的支持,更不要说这一类的富豪的支持了。到了成名的时候,往往又被这些精英资本家收买,或者拿去包装增值,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

潘SY准备了上亿美元捐助美国哈佛,陈TQ拿出上亿美元捐助加州理工学院,他们只是一个开端,还有人会紧跟他们的步伐,以各种名目不断地把钱输出到美国。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也无需指责什么。他们对美国的慷慨,对中国人的吝啬,以及对中国体制的各种批评,和果党有某种地方的相似性。

倒是很多国外NGO组织,经常赞助中国的文化界,至于其中的猫腻,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懂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文化界不拿这些人的钱,也是好事,谁知道他们会有什么目的和导向呢?一部《囧顶之下》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