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守望:静观其变

最近,美日欧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一事,面对这帮无赖中国有什么办法反制

这个问题,看起来是一种规则的争论,实际上这是竞争力的竞争,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说到底就是他们无法抗衡来自中国企业的竞争,这是竞争力的失败,这是目前基本面的情况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又是在这种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这种心情,我个人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们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

首先这是西方国家多年的经济运行和发展,自己定制(认为对自己有利)的游戏规则,现在因为自己的相对竞争力下降,要食言而肥,授中国以柄,从道理上来说,西方国家毫无优势

其次,这个问题并非无法可依,这是白纸黑字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贸易文书,要想推翻可没那么容易,如果对契约的尊重这一点都不能得到保护的话,在这个信用社会,损失不是这点贸易保护的获利所能对冲的,在没有可能让中国屈服的情况下,强行推翻白纸黑字的约定,所带来的可能是价值体系的崩溃,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承受这种冲击,就算你找别的理由,但不可能说我们所签的协议我不遵守了

再来说说彼此力量的博弈,就算他们找到了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来推行这种贸易保护,还必须考虑如何面对中国的反制问题,也就是说贸易战

既然中国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又有更高效的竞争力作基础,中国的反击的底气和力度,杀伤力会更大

经历历史上多年的封锁,中国建立起来了自己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他们就会发现一个问题,这个人口和版图的超级大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很难以一个领域下手就卡住中国的脖子,这在全球也是独一份的

经历这些年的全球化的自由贸易,世界工厂的形成,在制造业领域,一些东西,中国这个国家的一些产业(并非企业)已经形成了垄断性的地位,这就导致了,在与某一国的贸易战中,没什么东西可以卡住中国的脖子,但对中国的需求却是不可或缺的,离不开中国制造,这样的贸易战对方是没法打的

中国现在也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尤其是市场增量这一方面,在经济严重不景气的今天在全球市场的表现更是鹤立鸡群,(主要经济体)谁敢说我可以不在乎中国的市场,中国则可能借机对一些平时不方便出手的行业进行打击,顺便扶持下自己的劣势产业,这就会导致和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很没有底气

最后,一个无法回避的终极问题,贸易保护能增强本国的竞争力吗?

如果对于发展中国家,这或许可以,因为以前没有条件,没资金没技术,在充分融入和适应市场之前去和别人竞争可能中途夭折,没法体现自己的真实竞争力,但对于早就充分竞争的西方发达国家来说,这没有任何意义,难道现在再来闭关锁国,这不是会死的更快吗!

所以,这条路对他们来说,本就是条死路

不用担心,经济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自有其规律,一边是厚积薄发的中国,一边是日薄西山的西方世界,这种无赖手段根本不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的

基辛格:特朗普“前所未见”,应给他机会提出新世界秩序

要再提一下

先是特朗普邀请洪秀柱访美

接下来是和蔡英文通话,以及同时的基辛格访华

再后来,大嘴特朗普抛出不承认一中这种原则性共识的言论,同时报除条件:除非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做出让步

还是那句话,这种事,涉及中国的红线,中国必须摆出严正的立场,这是必须的

对此,作为还是美国权力中心的白宫也迅速做出了澄清

毕竟特朗普还未上任,你可以说这可能是他的立场,但这还不能代表美国官方的观点

中国还没下作到和一个暂时还没有实质职位和权力的候任总统去谈一些实质性问题的程度

所以,这个我先放一边,要说也等特朗普上任后再说

但这些事情还是说明了一些问题

1.特朗普把目光投向了台湾,这是非常清晰的

2.特朗普想用台湾问题向北京施压,连条件都开好了

可能很多人感觉他表述的重点是特朗普打算这么做,但我感觉到的重点是你必须跟我来谈(贸易问题)

理解不一样,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他想谈就是很积极的信号,别在意现在怎么讲,条件肯定要开高点对不对,在谈判桌上肯定是不一样的,不管怎么说,和生意人谈比和政客谈更可能出现务实的结果

现在再加上基辛格的这个意味深长的表态,你会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特朗普“前所未见”,应给他机会提出新世界秩序

这里要补上基辛格对特朗普的另一个表态,发生在特朗普和蔡英文通话后

特朗普言论不代表美国观点,应以实际执行为准

先说说前提,特朗普胜选后,首先会见的就是基辛格,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虽不知道谈了什么,但肯定不会只是简单问候和寒暄,特朗普必定谈到了自己真正的执政理念并征询基辛格的意见,也必定谈到了中国,才会有基辛格访华这件事

也就是说,对中国的台湾问题以及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基辛格有更准确的理解,这一点,这个外交老手比其他人会有更接近真相的认识

那基辛格的话透露出来了什么信息呢

1.特朗普“前所未见”

这一点都好理解,确实够特立独行的,和传统的不一样

但要注意一点基辛格的用词,他强点的是特殊,并没有不靠谱、疯狂的意思,也就是说,以基辛格的眼光,他至少不反对特朗普的思路,只是很特殊

所以,我们以此来判断特朗普是否理智,为时尚早

2.应给他机会提出新世界秩序

这里的重点在于“新世界秩序”,很值得玩味

这句话出自基辛格之口,有可信度,还有一点,就是基辛格不是大嘴巴,也不是狂人,他推崇的是均势理论,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以今时今日的美国现状,赞成美国和中国强硬对抗

所以现在特朗普表现出来的极具挑衅性的言论和他说的“新世界秩序”不会有太大的关联性

另外,既然是新世界秩序,就肯定区别于现在的世界秩序,否则新从何谈起,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由于没有更多的信号透露出来,我也不能妄加猜测

但毫无疑问,这是积极的信号

还有一件事,可以放在这里说一下

特朗普选定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为国务卿

而此人与俄罗斯政府有着良好的关系,因此这说明特朗普有意改善和俄罗斯的关系,而对于现在美国政府所推行的政策,从哪一方面看都是需要遏制俄罗斯的

因此,我推测,基辛格所说的新世界秩序,相对于现在的美国外交策略,至少是偏向于战略收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