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预警沙特:原油输出的阀门将被关小

随着 特朗普提名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国务卿,其内阁班底组建完成,虽然蒂勒森和被称为“疯狗”的防长 詹姆斯·马蒂斯可能通过在参议院的批准时会面临一些障碍,但通过还是应当没有问题。从特朗普内阁主要成员和重要职位的任命上可以看出他这套军人扎堆、商人云集的班子在美国国内金融和实体两大资本间基本保持了平衡,也可从中看出点这个团队的外交思路,有四个点我们必须重点关注,小心应对。

一.中国及中国东南临。

无论川蔡通话及后来的特朗普对南海、台湾有何表态,他拿“一个中国”原则作试探也好,想跟中国做交易也好,这点都是行不通的。在极有可能的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时美国若干涉必将白白受损,其最明智的选择只有离得远远的坐视。要跟中国在台湾打一场中等以上规模的战争美国没有数月的准备是办不到的,而且美国在东亚的基地只有日本的可供使用,这些在中国炮火覆盖范围内的军事基地生存都是问题,更别说为美军的作战行动提供支撑了。因此特大嘴放嘴炮吓唬不了中国,真刀真枪地干他的准备工作显然远没到位,也可以说动武不是其主要选项。

从特朗普有意派“中国的老朋友”艾奥瓦州州长布兰斯塔德到中国当驻华大使看,他至少想让中美两国在沟通上无障碍,从他竞选前后对华强硬态度看,虽然有些可能会在他正式任职后有所转变,但其执政前期中美间的摩擦应当不会少,因而需要有这么一个人,布兰斯塔德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985年和2012年两次访问艾奥瓦州时都是州长,而他又是特朗普竞选时的坚定支持者,这的确是最大的优势,起码在交流时能够更加坦率和真诚。但就像周总理说的“外交工作,授权有限”,布兰斯塔德还是要服从美国的决策和意志为美国利益服务,传话可以,但没决策权。在骆家辉就任美国驻华大使时这方面显得更加突出。因此中国外交部在回答蒂勒森即将就任国务卿一职时跟回答布兰斯塔德被任命为驻华大使时的意思一样,无论谁就任, 中国都愿意与其共同努力,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不断取得更大的进步。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任命蒂勒森为国务卿 会因美俄关系的改善而损害中俄关系,这一想法过于超前,虽然蒂勒森跟普京关系不错,美孚石油在俄也有利益,他也反对制裁俄罗斯,但美俄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是无法解决的,在美国有一大批持反俄立场的人,更有一大批制裁俄罗斯的获益者,因此蒂勒森作为有限,就像现任国务卿克里在对众多叙利亚反对派说的那样,他是想对这些派别提供更多的支持,但在因执政团队中有人反对而作罢。普京正是俄罗斯尝试融入西方不仅被西方拒绝,而且遭到挤压的亲历者,这一耻辱不仅普京不会忘,其继任者也会铭记于心,俄美短暂的缓和是有可能的,但美国想拉俄罗斯联手对付中国,无异于痴人说梦,分而治之的小伎俩骗不了俄罗斯。还有一点,美孚在中国也有大量利益存在,而美国将重点发展的页岩油是不会将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这一市场放弃的,在都为抢市场份额拒不限产的今年五月份,中国开始从美国进口原油了,里面的道道谁又能说得清呢?

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竞选时特朗普指责希拉里跟华尔街、跟高盛关系不正常,还要拿美联储开刀,而他的经济委员会主任和财长人选竟然都出身高盛,真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不能只看事情的表面,有些事就是很诡异。但这样的任命对中国绝非好消息。大家都知道,这两年高盛一直是为了美国吸血局唱衰中国的主力排头兵,如果说以前华尔街攻击中国金融以企业集团为主的话,现在他们又有了国家、政府权力可以利用,手段更多威力也更大,中国金融面临的局面会更加凶险。

二.美俄关系。

蒂勒森被任命为国务卿无论他是执政团队主要成员还是为了美孚石油在俄有巨大利益且在美国背景深后,美俄关系势必有相当程度的缓和,这里面起决定因素的仍然不是蒂勒森本人而是支持像页岩油这样的企业提振美国经济、扩大就业契合了特朗普的执政方略和美国急需,因而可以有这样基本的判断,国际原油价格在65上下(58至75美元一桶这一区间)波动可期,俄罗斯将为此获益,应当说这也是中国可以接受的价格,虽然美国有人对此不爽,但这也是其两难之时不得不做的事。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中东油霸们可能要被美国施手段这一警示,稍后再谈。

特朗普先是说空军一号太贵不想要了,又说F35不行要砍掉,把波音和洛马两大军火巨头都得罪了,也许他是想未上马就立下马威,也许他施放探风气球,但在他正式上任后就知道自己说的要实现起来有多难,当年奥巴马也曾豪情万丈,八年下来还不是内政外交都列入历史最差总统之列,落下了缕缕黑发转银丝,还连累了老母。👯

美国过于自大以为自己能控制得了中东的紧张程度,结果在去年底被俄罗斯打了个措手不及,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彻底扭转颓势, 霍姆斯、哈马、大马士革、拉塔基亚等叙利亚五大主要城市已均由叙利亚政府控制。但也可以看出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下疲态尽显,好在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增援部署也没到位,在特朗普有中东作战经验的军人班底开始工作后,美俄在叙利亚的搏弈会更加考验俄罗斯的能力,其实在一年前个人分析就说叙利亚政府将控制大部地域,土耳其会控制一些,美国支持的叙反对派和极端分子也会各控制一些,实践证明这一分析结果是正确的,但对中东国家和中俄却不是好事。俄罗斯应打消跟美国达成私密协议能守住他和叙政府即有利益的念头,这点稍后会谈到。

三.欧美关系。

欧美关系现在变得微妙起来,从冷战时期的近乎铁板一块到现在心灵上出现隔阂并有分手的苗头,这一切都是利益和金钱惹的祸,实体经济的发展满足不了金融衍生品的需求,即加剧了贫富两极分化也造成了经济后劲乏力和社会不稳定。美国依靠美元霸权和老大威严还能从世界上吸点血维系,欧洲因欧元对美元的潜在威胁既是美国打压的对象,又是美国在无法对中国大吸血后的替代品,悲剧在欧洲发生也就难免了。

虽然在欧洲有人看到了这一点,但终究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对美国的命令装聋作哑或悄悄地违逆命令向中俄靠拢以求减少损失。

摆脱不了美国的控制是欧洲发展最大的难题,欧洲社会将近入类似中国清晚期洋务运动到大革命失败这一阶段,无论是资产阶级为了维护统治地位,还是各政治集团寻求振兴国家和公平分配之道,各种思想、理论和实践都会纷纷出现,在西方有人将不符合传统观念的统称为民粹并带有贬义性质,这既反映了统治阶层的无能为力也为以后的镇压活动埋下了伏笔,因为他们这民族意识和极端思想都归到民粹上来了。

可以预料的是,今后十年欧洲都不会有一派升平的景象出现,现在的政治精英们还没有出现能力挽狂澜的人物出现,即便像意大利则辞职的总理伦齐等有此想法,西方的民主制度也会将其挤兑掉。德国总理默克尔算是欧洲领导人中能力最强的,但对来自美国的压力也只能做到力撑不倒。她宣布将力求连任美国也是喜忧参半,因为她若当选说明在欧洲美国不会遇到更强的对手,忧的是默克尔也开始寻求突围之道。但总起来看欧洲不容乐观,未来几年中像意大利这样体量的国家出现不管什么性质革命的概率是很大的,会震动西方世界。欧洲小国能量小也无所谓,既便发生革命也会被西方以恐怖或其它名义掩盖掉。

特朗普在竞选时曾说过要让其盟友承担更多的军费开支,这让法德两国找到了机会,他们一直想组建一只不受北约指挥的以法德为核心的军队,但都被对欧洲大国担心的英国给搅黄了,欧洲防务计划的通过是北约将美国踢出的开始。英国加入该计划如同其在欧盟一样继续充当搅屎棍,但相信德法也会想方将英国踢出去。

美国还指望波罗的海三国和中东欧国家跟俄罗斯的关系紧张保持在欧洲的存在和推销军工产品呢,法德又希望跟俄罗斯缓和关系,美欧因俄罗斯以后会有更多的不愉快。对中东欧洲国家就立场不一致,跟美国也有近有远,结果如何应看当时情况。

四.上面说了这么多都是为美国和中东的议题作铺垫。中美俄欧都是世界多极化中的一极。中美俄各是最高的三极之一,三国间发生大战后果是不可想像的,都会竭力避免出现这一状况,但影响力的争夺又不可避免,因此只能才取间接方式了。而教派矛盾尖锐、激在正酣的中东无疑成为首选地。

从特朗普胜选后的发言和他任命在中东有作战经验的将军为重要阁僚可以看出他将在中东有两大动作要做,第一去把中东原油输出的阀门关小;第二在伊拉克叙利亚交界处设置对伊斯兰教的绞肉场。

先说第一点,在川蔡通话前特朗普就声称将不再进口沙特原油,显然那时他已经跟蒂勒森进行接触了,意在保护美国的石油行业,他的这一言论当然地遭到沙特的反对,如果沙特没有强有力的反制措施恐怕会反对无效。美国在停止进口沙特原油的同时会力图挤占中东原油输国特别是海湾六国在中国和日本的市场份额,日本必须听美国的这个好办,美国对中国的原油出口在一系列利益交换后也会有所突破,估计象征意义大些,即使这样中东输往东亚的原油也会大幅减少,这还算美国对中东相对人道的一面。

美国是希望中东伊斯兰教两派大打出手,根据我的观察这一可能性越来越小,主要原因还是以沙特为首逊尼派已逐渐看清了美欧的嘴脸和险恶用心,但两派长期冲突造成的心理阴影一时也难以完全消除,延续下来的问题一时半会也难以解决,特别是普通信众在长期的偏面宣传中一些思想已根深蒂固。而美国最有可能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以打击极端分子为由让什叶派跟逊尼派血拼,很担心美国在伊拉克政府收复摩苏尔的军事行动中使坏,关键时刻出手轰炸伊政府军为极端分子解围,从而令摩苏尔的伊政府军战难停、仗难胜,把本来能速战速决的战斗打成摆脱不掉的徒劳无功的消耗战,摩苏尔的伊军不像阿勒颇的叙利亚政府军那样有中俄真诚、坚定的支持,他只能依靠心怀鬼胎的美国。

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在叙利亚境内的极端分子肯定会得到美国强有力的支持,即将离任的奥巴马已宣布向被称为叙温和反对派的极端分子提供防空导弹在内的武器,显然是想让极端分子在叙利亚保住一些地盘。前面提到俄罗斯千万不要轻信美国划分在叙势力范围的承诺,因为美国随时让它扶持的武装人员以温和反对派或恐怖分子的名义对叙利亚政府军发起攻击,进而夺占更多的地盘。

值得告戒中东的酋长或王爷们一声的是,你们送去并花钱扶持起来的去攻打什叶派政府的民众已在美国等西方世界教官的培训下成了为美国利益冲锋陷阵的士卒,不再是你们的斗士,若美国有需要他们随时会成为反对你们统治或教义的战士,那时美国会将他们称为反独裁、争民主的榜样。

无论从世界什么地方去叙利亚进行圣战的伊斯兰信众都是美国在中东铰肉机上待铰的肉,美国要做的就是卖给交战双方武器赚钱和控制住节奏。

在阿卜杜拉老国王在世时就因美国压着不让沙特成为中东独大而心生不满,伊核谈判加重了这一情绪,因而对也门属于什叶派的胡塞武装展开了军事行动。也是天不如人愿,老国王的病情加重及离世让沙特失去了最佳时机,联军内部开战前思想不统一也导致了军事行动的混乱,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大大的事与愿违,胡塞武装不仅在也门扩大和巩固了地盘,还攻入了沙特境内。虽然原因多多沙特失利了,但也无需过度紧张,胡塞武装也就是取个势,是不会大举攻入沙特腹地的占领沙特的,美国不会袖手,而胡塞武装也没达到这一实力,战场一拉长,摊子一铺大,自己消耗带别人打就会轻松崩溃。沙特若不是出于练兵目的最好还是停止对胡塞武装的打击。

看来美国对中东伊斯兰教两派休战有了警觉,也明白中国的劝和起了作用。为防止因此导致技术泄露,美国也开始采取措施, 一名五角大楼的官员13日表示,将不再提供精确制导武器给沙特。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4日报道,美国宣布将限制对沙特军售,起因是舆论对也门空袭造成的平民伤亡的关切。真是这样吗?骗谁呢。

沙特不会听命美国跟伊朗开战,有点担心的是美国赤博上阵去打胡塞武装和伊朗,这需要两三个月的军力调动准备,也需要海湾国家的支持,美国在这些国家的军事基地能否被批准使用是一关注点,伊朗是否直接打击海湾国家是另一关注点,看美国的压力倒底有多大吧。中国跟伊朗签署了防御合作协议,到时俄罗斯也会支持伊朗,美国是不敢派地面部队占领伊朗的,这样的话它也会得到像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一样的结果,同时离崩溃也不远了。所以我认为应更加关注特朗普上台后如何驱使中东的人上铰肉机和如何将沙特等国原油输出的阀门关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