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传统社会中受歧视的‘部落民’今天的境遇

日本号称民主社会,民主社会的人人平等是起码的准则。然而日本这个社会,你只要深入进去观察,男女不平等,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之间的不平等大了去了。这些并不算啥,最严重的是有一部分正宗原产日本人在日本社会与生俱来就是要遭受歧视的,这些人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叫做‘部落民’。其实他们只是祖祖辈辈从事屠宰行业或制革行业的人群。但与海鱼相关的则不在‘部落民’范围之内,都是宰杀,为什么待遇不同?日本传统社会认为屠宰和制革业的人肮脏,要避而远之。虽经现代社会熏陶和洗礼,日本社会在法令上对此有过不少的改善和根除的动作,但是法律终究还是斗不过社会传统的根深蒂固。

日本在1936年由财团法人中央融合事业协会发行了一本《全国部落调查》,书中记载了5367处部落的地名、家庭数量、人口数量。这本书的原典《部落地名总鉴》因为常被企业和征信调查机构利用来进行身份调查,而发展成了社会问题,被拿到国会上去争论。

日本的‘部落民’虽然分布在日本全国各地,但在每一个地方都只能住在专门划定的区域内,形成部落民村。祖祖辈辈都居住在部落民村里面,不得越雷池一步。因为非‘部落民’的日本人认为凡与‘部落民’沾上边就晦气,没有人愿意与‘部落民’接触。日本人在就业和婚嫁方面对‘部落民’怀有根深蒂固的歧视,今天这种状况依然没有任何好转。以中国人的感觉来讲,我不照实际些地址不就不被发现了吗?日本人就业,结婚都得如实填写自己的祖籍地址。

尤其网络发达后,有日本人在网络上贩卖‘部落民’或部落民村的地址资料,以此牟利。他们将1936年那本《全国部落调查》复刻放到网上。日本人会在考察结婚对象时,第一要务就是查清楚对象是否来自于‘部落民’村,如果是就绝对不行。‘部落民’在其它行业就业几乎也不可能,因为一填家庭住址就知道是‘部落民’,而被刷掉。

日本有一个一线和服秋田美女演歌歌手藤彩子在日本歌坛已经是大姐大的地位。今年春节红白歌赛上她以旗袍穿戴,伴舞也全部穿旗袍演唱了一首经典歌曲‘曼珠沙华’,甚是出彩。这位藤彩子能自己作词作曲,还是日本和服美人的殿堂级人物,在日本歌坛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不过她的出生地秋田县仙北郡角館町就是一个全部居住‘部落民’的镇街,所以藤彩子的‘部落民’身份无法掩藏(12年前由日本人告诉我这一点,后来查资料果然如此)。也许正因为如此,藤彩子在20岁时就初次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旋即离婚。几年后藤彩子才在日本歌唱大赛上夺冠出道,就此一发不可收。后来藤彩子又结过一次婚,还是以离婚收场。关键是离婚的两任丈夫都先后自杀了断,此在日本是为传奇。甚至有男性观众在藤彩子的演唱现场兴奋过度当场暴毙的事例。可见藤彩子的魅力之大。但平时见到已经55岁的藤彩子在电视上优雅迷人,没有丝毫的荫翳。见到她的风采总想起那两位自杀的冤死鬼,‘你死你的,我活得精彩’,这是否藤彩子对日本社会歧视自己所在的‘部落民’社会的报复呢?

早在2002年小泉纯一郎当政的时候就有一部《消除部落歧视法》被提上议会的议事日程,可是一直迟迟没有结果。其后在2009年的民主党政权时期也有类似的《人权委员会设置法》给提出来,遭到安倍政权的一贯反对也没有看到结果。

变化出现在2015年11月16日,自民党的二阶俊博总务会长为实行委员长的‘和歌山县东京人权论坛’上,稻田朋美在演讲中提出‘要完成消除部落歧视为目的的个别法案’,于是后来形成了一个《消除部落歧视推进法案》,现在在日本国会还没有得到通过,但在二阶俊博的努力下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通过了相关消除歧视的法律,在短期内,日本社会就会欣然接受‘部落民’?这个基本不可能,延续了几百年的歧视心理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被打破。日本社会对‘部落民’根深蒂固的歧视还会照样明里暗里在日本社会作祟下去。

反而在咱们中国并不存在如此根深蒂固的对某个人群的歧视,而且是全社会不相容的歧视。这就是一个真实的日本社会,一个我们中国人闻所未闻的日本社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