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百多年的美国,在南北战争将军卡本蒂埃家里来了个朴素的中国人,这是卡本蒂埃家来的第N个仆人,因为将军战后一直一个人独居,所以性格异常火爆和孤僻,对仆人也是牙呲必骂,甚至用银器打人,很多人仆人不堪其辱纷纷离他而去。这次来的中国人是山东农民出身,来自卑微的广东“猪仔”:丁龙。刚开始相处两人还比较融洽,二个月之后卡本蒂埃的臭脾气再次惹怒了仆人,丁龙也辞职离去,原本一切就此打住,但后面发生的事改变很多人,甚至整个美洲......

一个无人知晓的中国农民,奠定了无人不知的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丁龙离开没多久,卡本蒂埃将军遭遇了一场意外,一场大火突然降临这个院子,火势来的既凶猛又迅速很快就蔓延开来,卡本蒂埃将军难以招架。正当这个关键的时刻,丁龙回到将军家帮助灭火,甚至参于灾后的重建工作,这是卡本蒂埃将军根本无法想象的。将军既愧疚又好奇地问道:“我对你这么不好,有时还辱骂你,为什么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回来帮我?换作别人即使没有诅咒我,也一定会在旁边看我的笑话。但你却回来了,回来帮助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

一个无人知晓的中国农民,奠定了无人不知的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这是因为孔夫子教导我们做人一定要有忠恕之道。”丁龙侃侃回答道。

“忠恕之道,这是什么学问,孔夫子又是谁?”卡本蒂埃将军开始更感兴趣。

“孔夫子是我们中国的圣人,他教导我们的一言一行,忠恕之道就是孔子的学说。忠则忠于自己的主人,忠于自己的国家;恕是教导我们宽恕他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也是我为什么回来帮助您的原因”

“我的上帝啊!丁龙您一定是个博学多才的伟人,能够知道如此深奥的哲学和做人的道理。您是不是隐瞒身份屈尊来我家里做仆人?”瞪大眼睛的卡本蒂埃将军,已经无法表达此刻的钦佩之情。

“不,将军。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山东农民,在我们的祖国山东曲阜,世世代代都教导我们如何学习孔子的学说待人接物。我所学的道理都是我父亲告诉我的,我父亲也只是个不识字的农民,而我父亲是从我祖父那里学习到的,我祖父依然是个不识字的农民。”丁龙依然谦卑的回答。

卡本蒂埃将军听了之后觉得太不可思议,让他的心灵太震撼了。这孔老夫子太伟大,怎么让这么好的一个生活教诲,竟然能够在一个民族当中,经由不认识字的文盲家庭,一代一代的往下传,这太不容易。 至此以后,卡本蒂埃将军和丁龙以亦仆亦友的关系一起生活着。

一个无人知晓的中国农民,奠定了无人不知的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多年之后,丁龙在美国病逝。在他临终的时候,他把卡本蒂埃将军叫到身边,颤颤巍巍地说道:“我非常感谢你照顾我,现在我要走了,我也没子女没家庭在这里,我这一万多块的积蓄就当是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把这一万多块送给您,您把它花在需要的地方去吧。”拿到钱的卡本蒂埃他一直在想,这个民族太伟大!这个民族、这种传统不知道经过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这样传递,太伟大了!他一定要让美国人来学习这样的态度。 随后他做出了个重要的决定,他把丁龙的一万美金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建立了整个美洲大陆第一个中文系,叫做“丁龙讲座”,而这个又慢慢成长为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

一个无人知晓的中国农民,奠定了无人不知的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

随故事附上卡本蒂埃将军在1901年6月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书信

“五十多年以来,我是从喝威士忌和抽烟草的账单里一点一点地省出钱来。这笔钱随此信奉上。我以诚悦之心情将之献予您去筹建一个中国语言、文学、宗教和法律的系;并愿您以丁龙汉学讲座教授为之命名。这个捐赠是无条件的,唯一的条件是不必提及我的名字。但是我还想保持今后再追加赠款的权利……”

对于丁龙的个人品格,他这样写道:

“不错,他是一个异教徒,正像苏格拉底、留克利希阿斯、艾皮克蒂塔也都是异教徒一样。……这是一个罕有的,表里一致、中庸有度、虑事周全、勇敢且仁慈的人;谨谨慎慎,克勤克俭。在天性和后天教育上,他是孔夫子的信徒;在行为上,他像一个清教徒;在信仰上,他是一个佛教徒;但在性格上,他则像一个基督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