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温文尔雅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最近冲冠一怒,却不是为红颜,而是为了野蛮人。

野蛮人应该是风雨飘摇的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发明。

王石很直率,把这个帽子直接给了频频举牌万科的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但辱骂并没有妨碍姚员外通过持股万科成为福布斯排名第四的富豪。

这是有中国特色的资本胜利。踏着中国企业家穷其一生的努力成果攫取暴利。

随后,姚员外貌似又看上格力了。其董事长董明珠同样危情四伏。

这两家公司除了从事行业不同,却本质上极其相似:业界龙头,大白马股,股权分散,现金充裕,且都是国资背景且成长性良好,企业家都是风云人物,有故事且有题材。

与坐视王石被资本蹂躏不同,这回证监会主席亲自出马,借用了王石宝贵的知识产权,痛斥野蛮人,正告他们“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很遗憾,资本从诞生之日就是逐利的。否则革命导师马克思不会写出那么影响深远的《资本论》,在法治不健全、弱肉强食、价值体系混乱的资本主义社会初期,导师说:资本每个毛孔都流淌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但罗斯柴尔德、卡耐基、洛克菲勒等超级资本家最终都走向了通过财富造福世界的道路。有浓烈原罪色彩的钢铁大王卡内基还留下一句被文青们经常引用的名言:带着巨富死去是一种耻辱。这句话甚至影响了来自硅谷的高科技巨富比尔盖茨的人生选择。

因此,刘士余的话不管收获多少掌声,都充满了道德谴责的浪漫,本质上和文青们的境界相去不远。除非,刘主席的话能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重塑治理结构、提升法治治理水平的号角。

年轻的中国资本市场从诞生至今,尚未到而立之年。又赶上经济下行、实体不振、监管不力、投机盛行、价值沦丧的矛盾多发期。全面深化改革本身就是深刻而尖锐的利益调整,野蛮人频现便是法治不健全、改革不到位、监管不完善的真实写照。

中国目前资本市场的行政管理体系呈现一妈加三会的格局。妈就是央行,三会则是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如果能在法治的大框架协同作战,无缝对接,想必野蛮人本无太多生存空间。

必须承认,随着这些年的改革发展,中国的金融市场已是当下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市场,但没有摆脱政府主导的框架——具体原因相当复杂,防控金融风险和国家命脉产业是主要理由。

但这一治理框架容易导致有人利用这些权力为个人谋取利益,或把公共或国有财产转化为个人利益。而保险资金过度举牌或操纵性的举牌就有如何通过对国有优质上市公司的举牌把国有财产转化个人或小集团之利益之嫌疑。同时,由于中国的金融市场及股市仍然由政府进行隐性担保,这必然会导致整个市场的行为人往往会把自己的投资行为的收益归自己而把其投资行为的成本转化为整个市场来承担。

于是,三会治理之间的空白地带或交叉环节便成为野蛮人洗劫企业、散户,谋取暴利的巨大操作空间。去年一场股灾公安部介入,抓了那么多背景深厚的券商大鳄,也算创了一个当代资本市场的世界纪录。

请听下中小投资者的戏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再听下中小投资者对证监会前主席的调侃:再优雅的肖邦也弹不出中国A股的忧伤。因为中国A股的掌门人叫肖刚。前者靠谱,后者不靠谱。

至今,肖刚已经黯然离职,在公开媒体上始终没有任何解释和辩白。但他的沉默正表明了他的忧伤。

也许是一个巧合。刘士余发飙以后,昔日不可一世的投机大鳄徐翔在青岛正式受审。真正的悬念是:出身宁波敢死队、只有高中文化的徐翔在去年的股灾期间创造的神话真是被告席上几个人所为?还是另有野蛮人在背后罩着?

如果没有法治化框架下的真正健全完善的资本治理结构,中国股市正如徐翔被捕时那身打扮:外表是最时尚的阿玛尼,里面爬满了嗜血的虱子。

刘士余炮轰野蛮人的一声呐喊会不会引发中国资本市场法治化、市场化深彻的变革呢?

至少,围绕他呐喊的热烈反响代表了整个社会一种深刻渴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