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给美国构成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复杂外交挑战。自从我们成为世界大国以来,我们首次面临着一个人口比我们更多的竞争对手,而且他们很快就会在经济体量上也超过我们。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军事传统和快速增强的军队。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但在未来几十年中,其战略野心必然导致他们与我们在利益上发生冲突。这种冲突将塑造21世纪。

总统当选人特朗普最近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后,美中关系的微妙处境显而易见。电话显示与台湾的亲密程度违反了中美之间一个中国的协议。特朗普可能在传递美国对华政策改变的信息。也许他只想对“台独”和其牵涉到的外交问题表示自己的蔑视。或者他只是碰巧体现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无知。无论解释如何,这一通电话已经显示了中美之间战略竞争于利益冲突的形成。大国政治已经回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

中国和美国在许多问题上都存在冲突。明智的外交手段可以使冲突得到管控。但是无法管控的则是中国崛起对美国人的心理挑战。我们国家的现代历史给国民塑造了一种“美国就是为了领导世界而存在的心理”。然而,中国在世界强国中的份额可能会继续增长,对应的,我们将下降。而随着中国国力越来越强大,可以对中国行动进行约束的手段都越来越脆弱。 如果我们不能以一种全新的心态和观念来度过这种心理和政治上的陌生地带,那么两国关系将会变得十分麻烦。

从美国传统的战略理论来看,如果一个国家控制了世界上很大一个地区,那么美国就将面临危险。而中国做到这一点指日可待。我们的教条和我们的习惯在告诉我们,必须遏制中国。而这就会让两国落入对抗的陷阱。

冲突不一定就会带来战争。因为中国的军事实力比美国还差得远。但是他们积极且长期积累自己的军事实力,如果不加以控制,他们的军事进攻力将快速增强。反过来,如果我们还坚持要做东亚的警察,我们将被迫和他们进行军备竞赛。而这必将给该区域带来极端紧张的局势。

美国通过掌控北美大陆实现了帝国最初的崛起,此后通过驯服一个个海岛最终成为一个全球帝国,并在世界各地投放军力。中国可能会遵循和我们同样的道路。中国人和美国人一样,通过压制当地人和驱逐外来竞争者的方式稳步推动帝国的建设规划。现在他们正进入海洋,就像我们在一个多世纪前所做的那样。如果他们在海洋中获得立足点,他们可以效法我们,利用他们的岛屿为跳板,竞争全球领导权。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复杂的好消息。希拉里对中国并不友好,但是她理性并且可预测。特朗普则无法预测。而且,他的胜选让很多中国人相信,我们的政治制度正在衰落,我们的时刻正在走向尾声,我们的国家难以应对历史性的挑战。

如果我们想要和中国维持长期和平,那么我们就要对中国的崛起投以百分之百的政治和外交关注。同时,我们必须要放弃我们在中东的自我毁灭行动,我们在那里付出很多,但是没什么回报。如果我们接受了中国势力增长的现实,我们就可能塑造一个稳定的对华关系。美国人不习惯服从,这就是为什么对我们来说,中国的挑战是一个政治心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