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年6月,巴西电信巨头Oi SA近日申请破产保护,创造了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破产案。这项破产案触动了达654亿巴西雷亚尔(约合192.6亿美元)的债务。巴西不是中国人怎么关心的国家,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开过了,巴西的故事也就结束了。2016年11月28日,一架载有巴西沙佩科恩斯足球俱乐部72名球员的飞机失事,又让巴西的故事再让人关注了几天,然后,我们的关注点上,就再没有巴西了。

但巴西的的故事,却揭示了一些国家走向失败的深刻原因。企业不断地债务违约,那意味着银行陷入困境,那叫做银行失去流动性。银行趴窝了,那就走向破产。等到银行纷纷出事的时候,那就是更多企业破产。更多企业破产了,金融与债务体系就走向崩溃。这时候,国家为了继续维持运转,那就必须加紧印钞。大量印钞,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整个国家也就走上破产之路。恶性通货膨胀,则表示国家信用荡然无存。到这地步,一个国家不产生严重内乱乃至内战,就是很幸运的了。

在巴西之前,已经有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等国走上了这条路。委内瑞拉如今发行的钞票面值为500到20000玻利瓦尔不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该国2017年的通胀率将超过2000%。顾客现在付款时,店主不是在清点钞票,而是将大把的现金称重。因为如今100玻利瓦尔面值的纸币,实际价值只相当于2美分了。

津巴布韦1980年独立,那一年,津元与美元汇率为1:1.47。可这个国家,在伟光正的革命领袖穆加贝同志的英明领导下,这个矿产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非洲南部国家,通过2000年激进土地改革和强行没收白人农场主土地等方法,成功将国家带入破产之路。2001年开始,津巴布韦就开始陷入恶性通货膨胀历史新阶段。这个国家的纸币面值,在世界上最奇葩了。有1亿、2.5亿、5亿、25亿、50亿、100亿等面值。2015年,该国实行换币计划,17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可换5美元,而2009年以前发行的津元,250万亿津元可兑换1美元。

在历史,有不少次著名的国家破产案例。

1922-1923年间的德国马克疯狂贬值,成为纳粹主义成长的土壤。

1945-1946年间的匈牙利平格疯狂贬值,成为该国残酷政治斗争的深层次社会原因。

1971-1981年间的智利比索疯狂贬值,在此基础上产生16年军政府时期。

1975-1992年间的阿根廷比索疯狂贬值,导致该国政局进一步动荡,一度将国家推向极度危险的国家级。

1988-1991年间的秘鲁索尔都疯狂贬值,同样令这个国家内耗不止,陷入拉美困境,革命思潮风起云涌。

我国历史上也遇到过类似问题。民国后期,货币严重贬值也是当年国民党政府民心尽失和败退大陆的主要原因之一。1990年代,实际上也曾相当危险。“三角债”一词,当时是最热的词,现在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彼时,企业卷入相互拖债、欠债困局中难以自拔,经济运营严重受阻,国民经济相当困难。国家采取的重要对策是将大量国企关停并转,数千万国企职工被“下岗”,解除劳动合约,自谋生路。不良资产被剥离,由国家兜起来。其后,幸好中国及时加入WTO,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但国家同样通过货币增发手段,解决了金融困境。正由于经济发展速度较快得以消化通货膨胀带来的不利影响,所以才安然度过了那一次具有巨大潜在危险的金融危机。但从普通民众的生活感受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失落与无奈。1980年代初,1斤大米0.2元左右,现如今,基本是3元左右的价了,相差15倍;1980年代初,1斤猪肉0.7元左右,现如今,便宜的15元左右,贵的三四十元,相差21到57倍。

巴西1980年代也曾恶性通货膨胀过。原本这个国家有所反思,到21世纪以来也快速增长了一段时间,一度赢得“金砖四国”之一的美誉,但这个国家的难题是贪污腐败与党派恶斗严重,如今又再次陷入1980年代的困局之中。若不能及时调整,这个国家再陷货币疯狂贬值的困境,如此快速地再次国家破产,那这个巴西国就可能相当凶险了。

现如今,委内瑞拉政局持续动荡,查维斯-马杜罗体制已经摇摇欲坠。政局动荡,又在经济方面制造更多的混乱,故这个国家现在民不聊生,一片哀鸿。津巴布韦处于穆加贝的铁腕统治下。为了维持政权,已经92岁的这位老政客仍然死死抱住国家权力不放。但这个国家已经骚乱不断。穆加贝派出大量警察与军队到大街上弹压也不那么管事了。罢工、罢市、抗议、打砸抢等,已成为这个国家首都哈拉雷的常见现象。

一个人的信用破产,就再没有人相信他。一个国家的信用同样如此,而且后果要严重得多,很有可能以成千上万的人的血泪为代价。但在一些国家,总是在政治灰暗与经济混乱之间进行恶性循环,实在撑不住了,就幻想通过超发货币,以恶性通货膨胀来化解危机,而此举,一般又恰恰将国家逼入死角。然后,就束手无策了。巴西等国的教训,应当值得中国及别的国家吸取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