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川普,如果他没有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的话,他也只是一个我们都不怎么知道的商人,虽然成功,但在亿万富翁如过江之鲫的美国,实在是不会引起我们太多的关注。但此刻,他既然当上蓝星目前的最强国家领袖,那么我们瞩目于他也是必然的了。他自己似乎也是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一定要加大我们对于他的印象。所以,还未上台,就已经在中国最为敏感的神经上挑动了一下。他和蔡英文的通话,不得不说是一个对于大陆极为严重的问题。

我看到,我们的有关部门在处理这件事上,把责任归罪与台湾的小动作。这其实是有点冤枉台湾了。凭着美国一贯谨慎的对台政策,凭特朗普精明的生意人头脑,他要是真的能被区区台湾的小伎俩所蒙蔽,那么,接下来的四年,他其实也就不用混了。所谓空穴不能来风,无风不能起浪。川普这么做,一定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一定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

在我看来,他之所以这么做,在有着本身目的的同时,还缘于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对于美国的自信,对于美国的骄傲。

当年,奥巴马曾经有过两句话我深深的记得,一个是他说中国在搭美国的顺风车,一个是说美国还要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这两句话,看上去豪气干云,但仔细琢磨一下,其实这里面有着深深的无奈和黯然的心虚。为什么这样说?

说中国搭顺风车,其本意是说美国承担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维护的责任,而中国也应该适当的承担一部分了。要么自己开车,要么上车买票。总的来说,都是美国现在已经不堪重负,需要搭车的国家分担一部分责任了,这是一种无奈的表达。

而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则有一种黯然的感觉,如今的美国如果说自己是世界第二的话,还真的没有人说谁是世界第一,这是不争的事实。美国人知道,中国人也知道,地球人都知道。那么身处第一的美国总统为什么要给自己的第一下个限期呢?当年星爷有句著名话“如果非要给这份爱一个限期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这是在至尊宝已经失去了紫霞仙子的爱情之后才发出的誓言,而奥巴马目前手里面还攥着世界第一的名头,却只敢给美国一百年昌盛国运的祈祷,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为什么?是因为奥巴马在执政美国五六年后,深切感受到美国正在快速的下滑。 他的话里面,透露出丝丝挣扎和不甘。

而特朗普这位还在侯任席上等着的准总统,显然有着不一样的看法和想法。他虽然也深切的感受到美国正走在一个下坡路上,但按照他的性格和从商的经验来看,一切都还为时未晚,美国---可以起死回生。之所以现在弄成这种不荤不素的尴尬境地,是因为政客的无能,而他--特朗普。作为一个曾经从商业泥潭中再度成功爬起来的美国人,他有这个能力和自信能把美国带出这个国际大泥潭。

他的能力自不用说,这是他对于自身人生经验的肯定,而他的自信却来源于美国强大的话语权和强势的军事力量。在他看来,有着这两样,何事而不可为?

美国人对于本国力量的自信并非只出现在特朗普一个人身上,而是一种普片存在于大部分美国人的身上的。在二战以来的近百年里,美国一直处于世界的顶峰,生活富裕,国力强大,在家安康幸福,出门受人尊敬。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已经有了近百年的历史,所以,美国人其实非常为自己的国家骄傲和自信。

在他们看来,美国之所以陷入如今这种局面,完全是政治家们的错误,不应该太多的对外干涉,不应该耗费国力维护世界秩序。他们认为,美国之所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并不是美国的能力下降,而是美国的步子跨得太大了。只要稍微放慢一下自己的脚步,稍微顾全一下自己的利益,那么,凭借着美国当下的力量,世界第一这个称号还是非我莫属的。

这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到底是美国第一,还是美国要做世界第一。在大部分美国人看来,只要美国处处以自己的利益为第一,那么保持世界第一也就不是什么难事儿。很显然,特朗普正是体现了这部分美国人的思想。

那就是尽快收缩自己在世界各地无谓的存在,只把美国的力量用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地方。也只有这样,才能挽救美国于下衰的狂澜之中。

看清楚这些,我们再来看特朗普竞选成功后的一些言论和举动或许会明白一点。缘于这种自信,特朗普当然会对以往美国政府所做的外交政策做出调整。削减不必要的对外部署,有针对的选择目标进行阻击。处处以美国利益为第一来安排自己的外交内政。

其实这样做的并不仅仅是特朗普。奥巴马和希拉里的重返亚太执行的也是这种思路,但特朗普显然觉得这样遮遮掩掩的做法力度不够,和聪明的中国人玩围棋,那一定是输得多赢得少。倒不如直接把棋盘掀了,来个硬碰硬的扳手腕。反正目前美国的实力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可战胜的。扯掉遮羞布之后的决斗说不定可以使中国更快的屈服。

这就是他敢于接听蔡英文电话的主要原因。因为他要让中国知道,他特朗普和以前的美国政客不一样,他没有太大的耐心和中国玩博弈,要么屈服,要么翻脸。他希望可以和中国一战定乾坤[这里的战并非指开战,而是最为直接的撕逼,赤裸裸的威胁。]

但他没有意识到,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的话,那么中美之间也就用不着绕了这么多年的弯路,当年中国受到美苏两大集团的挤压之下,尚且在国际上游刃有余,可以被一干国家抬进联合国,这绝非是一战定乾坤就能做到的。国际政治你绕太多弯子不行,不绕弯子更不行。仅凭美国现有的实力,要是直接和中国针锋相对的话,那么在第三世界已经对美国极度失望的当今,只怕美国会下滑得更快。当然,今天咱们不去分析以后美国会不会以更快的速度下滑,而是说,特朗普还未上台,就已经开始动中国最大的奶酪,这样做的缘由和下一步他会接着做什么。

按照这种思路去演绎的话,那么下一步特朗普应该会有更大的动作,他希望尽快在亚洲实现雷霆一击,然后快乐的回到美国发展美国的经济。他所谓的雷霆一击,一者是给台湾打气,让台湾更为主动一点,以促使中国在这方面受到更大的压力;二者会加速日本的松绑,把日本送上直接对抗中国的第一线。他会选择最简单的方法,而不是想办法争取那些犹豫不决的国家,例如菲律宾和越南的支持。在他的思维里,只要最听话,最好用的日本和台湾真的能够冲到第一线,那么其他犹豫的国家自然会看到或美好或恐惧的未来,自然而然的就会贴近美国。在他看来,一拳能打死的事情,何必推推搡搡呢?即便打不死,把日本和台湾的态度体现得更为鲜明一点,那么自己对付中国的筹码也就更重一点了。这是典型的自负商人的思维。只有利益,没有道义。

但美国这么多年来,也不是一个讲道义的国家。只不过喜欢蒙着一层道义的遮羞布罢了。如今,特朗普认为,这层遮羞布不要也罢,玩,玩个痛快!

这种思想不但体现在特朗普自己身上也体现在他的团队上面,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特朗普不管选择什么样的人进入自己的班子,大体上都是这种对美国力量极度自信,对美国制度极为自豪的人。他们向外界传达的印象就是,美国想咋样就咋样。不服你就滚粗,别碍着老子的事儿。无他,老子有着砂锅大的拳头。

但特朗普真的会和中国在西太开战?当然不会,他只是亮出比奥巴马更大更硬的拳头,也就是我一贯的比喻,他张开了比奥巴马更大的河马的嘴巴。可他应该也知道,嘴巴长得太大,就会撕裂嘴丫。所以,在第一轮强势展示后,[这一过程我觉得应该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他还是会回到博弈的桌子上,只是他认为,经过第一轮的强势展示,他手里的筹码应该更多了。

美国传统的精英阶层当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他们秉持一贯的政策,是不希望和中国闹得太过决绝,因为作为中国这样一个执政团体,其动员能力和下定决心的意志都是不可轻估的,万一特朗普真要玩出了火,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大变模样。得益的只会是俄欧等国家。中美非但经不起一场直面的战争,就是双方真的要进行一场纯粹意义上的经济战,也是双方所不能接受的。

这也是我判断基辛格来到北京是为美国的对华政策作解释的原因。但我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共和党的基辛格,民主党的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也来到了北京。虽然她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和重视,但无疑,作为前铁娘子,一个克林顿时期最为重要的外交重臣,她的来到,并和基辛格发出了一样的声音,我们就不得不认为,当下的美国是真的进入到一场危机之中,一场面临国内政治集团分裂的危机。传统和新兴,保守和激进。这一次,恐怕会摊牌了。

他们俩的到来,从正面说是为了未来美国外交政策的解释,腹黑一点的猜测或许是为特朗普的那种拳头政策外交打掩护,希望中国不至于对这种外交起更大的反应。也就是说,他们俩极有可能是来拉偏架的。抓住中国的手,让特朗普更顺利的啃咬撕抓。

作为中国,一定要认清楚这一点,不管特朗普是不是真的疯了,也不管基辛格是不是真的朋友,我们都要坚持自己的底线,拿出自己的勇气。在原则问题上要敢于亮剑,在核心利益上要毫不退却。该做的应对之策决不能因为特朗普的强硬而妥协,也不能因为基辛格的说辞而退让。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在我们的核心利益和原则问题上,一定要有所动作。说不好,就直接把特朗普的筹码一口吃掉。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附注:现在有些朋友在写特朗普的时候,把特朗普看成了一个更难缠,更阴险的政客,我觉得事实不是这样的,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极度自负敢作敢为的大嘴巴商人而已,他的特质并没有因为他当上总统而改变。勇冠三军者,不如二桃。迟早特朗普会明白这一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