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下,犹豫的并不仅仅是我这个小小的公众号,更大的犹豫弥散在欧洲的上方。

昨天,也就是12月4日,对于欧洲来说,是一个仅次于英国脱欧公投的日子。

昨天,在欧洲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意大利的修宪公投,一个是奥地利的总统选举。大伙儿或许觉得这一个意大利,一个奥地利,在欧洲都算不得一线国家,他们爱怎么闹腾,应该无关大局,所以,关注的并不多。但我其实非常关注。倒不是因为欧洲现在和我一样拥有一份犹豫的情怀,而是欧洲这份犹豫的情怀实际上代表了欧洲未来数十年的走向,也和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息息相关。那么今天我就来说说这个犹豫的欧洲。

说起这两个国家,我们不得不稍微联想一下,意大利的历史上有谁?当然不是老色鬼贝卢斯科尼,而是墨索里尼,没错,意大利的的近代史上,有着墨索里尼这样一个法西斯大头目,作为二战的原罪国,因为有着德国这个大个儿顶着锅,所以,意大利在二战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惩罚。意大利国人的负罪感也就没有德国人背得那么沉重。

而奥地利,又产生过什么样的人物呢?嗯,或许喜欢音乐的朋友不假思索的就会蹦出莫扎特三个字。[我只是对莫扎特的名字很熟悉,音乐,我还是喜欢春江花月夜和将军令之类的。]嗯,别看奥地利小,历史上出过的名人倒也不少,近代的也有卡夫卡,卡拉扬等等等。。。。不过政治上,它出过的名人非希特勒莫属。

这就把12月4日发生大事的两个国家有机的联系起来了。我在这里并不是瞎联系,而是这两个历史上曾经对欧洲,对人类犯下过大罪的国家,如今正在出现一种不安的情绪,向左还是向右,这种不安犹豫的情绪几乎同时在这两个国家爆发,这有点异乎寻常。而正在筹备下一届大选的德国此刻也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左右两种情绪的博弈。德国才是这两种情绪最终的博弈之地,而德国的博弈结果势必影响到以后几十年欧洲的走向。

这样看来,我们就可以把意大利和奥地利的两场投票看作是未来德国大选的试金石,未来欧洲走向的探路者。

首先来说奥地利,这里本是希特勒的故乡,在二战期间也算是德国的一部分,其国民参加的德国军队更是德军中的精锐部队---党卫军。所以,尽管这个国家现在弥散在一片音乐声中,但我们依然不可忽视它极右翼思潮的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关注它的总统选举的原因。这是奥地利本次总统大选中第二轮的第二次。为什么说得这么绕口呢?是因为本次奥地利大选第一轮并没有人能以绝对票数胜选,所以就举行了第二轮大选,可是第二轮大选因为被认为有选票作弊的嫌疑,被废止了,这也就有了第二轮的第二次大选。第二轮的第一次大选温和的范德贝伦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极右翼领袖霍费尔。以为选票的领先只有区区三万票,所以对于第二轮的第二次大选,整个欧洲充满了悲观情绪,以为极右翼的霍费尔第二次胜选的可能性极大。这将会在欧洲自二战以来产生首位极右翼国家领导人。

其实在奥地利,和德国是一样的,总统并没有什么实权,有实权的是总理。但总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宣布解散政府,重新选举。也就是说,一旦极右翼上台,那么中左政府如果对于难民政策有所放宽的话,霍费尔就可以解散政府。这势必会使整个欧洲的难民政策导致转向,甚至会起到榜样的作用,引领整个欧洲右转。好在奥利人现在还能安稳的听听莫扎特的音乐,所以,那种几十年来养成的悲天悯人的性格还没有太多的改变,本次大选,范德贝伦以绝对优势战胜了霍费尔,这一下,整个欧洲松了口气。但我相信,在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会暗暗惋惜,因为现在大家对于难民的处置都心不由衷,正在执行的政策并不代表就是心里面的想法,欧洲现在已经被自己的道德绑绳捆得太紧,亟需松一下来喘口气,霍费尔若果当选,那么就会出来一根出头的椽子,至于这根椽子烂不烂倒不要紧,关键大家现在需要它来捅破欧洲脸上的这块遮羞布。可惜功亏一篑。

但希望并未完全破灭,意大利那边总算传来一个右翼人士比较宽慰的消息。那就是由伦齐发起的修宪公投没有通过。由中右政党“五星运动党”发起的反对修宪的一方获得了胜利。伦齐政府宣布下台。

在我看来,伦齐发起的这场修宪公投,并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么重要。最主要的还是意大利国内政体的一种博弈,长期以来,政府受制于议会,三瓜俩枣的事情都得一个劲的讨论,大量政府资源被消耗在这种无谓的争论上。这也是西方民主体制的特大弊端。政府不能对自己的政策快刀斩乱麻的实施,越完善的体制就会产生越多的牵制,最后,大家都生活在这相互牵制中而不能自拔。伦齐想改变这一现状。他决定削减参议院的人数,减少政策实行讨论的环节。从某种意义上,这实在放大政府的权利,但从正面意义上来说,这的确可以极大的提高行政效率。但欧洲人太珍爱自己的权利了,所以,伦齐知道这是一条危险而艰难的道路,于是他采取了两大杀手锏。

第一,他宣布,如果公投不过关,他就辞职,只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伦齐上任之前,意大利真处于极度困难的欧债危机之中,意大利是欧洲三大欧债危机国之一[希腊。西班牙],伦齐上台后,虽然意大利的经济增速并没有多大提高,但总算在欧债危机的悬崖边缘勒住了缰绳。伦齐自以为自己劳苦功高,于是放出这一杀手锏,你们不放权,我就不干了。可是从现在看来,意大利人并没有感受到伦齐的劳苦,只是觉得意大利没有伦齐,也会一样好好的活着。[希腊和西班牙到现在不也是没有举国崩溃吗?]于是,他们没有理会伦齐的威胁。

第二就是放出一句话,如果公投不过关,那么中右的五星运动就会执政,那么意大利必然会脱离欧盟,向右走。这一度成了意大利人支持伦齐的最大原因,因为喜欢晒太阳看足球的意大利人不希望回到墨索里尼时代,更不愿意脱离欧盟这个大家庭。意大利和英国不一样,英国有着自己的理想,而意大利人只想有着逍遥的生活,所以假如这是一场脱离欧盟的公投,伦齐必胜。可是在选举的最后一段时间,人们终于明白,即便伦齐政府下台,也还是轮不到五星运动来最终的结果会和英国一样,卡梅伦下台,但执政的仍然是保守党的特蕾莎梅。因为他们在议会占据了大多数,是拥有必然的组阁权。所以,即便伦齐辞职,执政的总理依然属于意大利中左联盟--民主党。

这一下,意大利人放心了,赶紧的投票给反对修宪。为什么反对?是因为没有改变。大家本来就是这么好好的活着,也不见天塌了下来,为什么非要改变?改变了,难道就会更好吗?天性懒散的意大利人可不愿意改变现在的生活。

其实我要是中右的五星运动党,我会支持修宪,放大政府的权利,因为从短期来看,政府权利放大有利于伦齐执政。但在欧洲整体向右转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右翼当选政府首脑也是早晚的事情。意大利迟早也会被右翼领导。到那个时候,右翼想要扩大自己的权利,也还是要举行公投。现在阻止了伦齐的成功,其实也是为未来的右翼执政设下了障碍。这就是欧洲人的短视,自己现在挖了一个大坑,十年之后自己跳。十年,不远,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得到,立帖为证。短期选举我的预测成功率不高,但长期趋势,至今我还很有信心。

好了总结一下,欧洲的左右博弈,一胜一负,可以想见当下的欧洲犹豫不决,左右彷徨的尴尬境地。在种种的尴尬下,前进已经很难,徘徊才是王道。当一个人彷徨的时候,这个需要一个人来帮他开解帮他指路,在美国已经挑明了要和欧洲保持距离的时刻,中国无疑是可以伸出手来,表明自己的朋友身份。该买的买,该卖的卖,该收取的咨询费一分都不能少。这也就是当下中国正在做的事情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