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日合作,是我国第一代领导集体,毛主席、周总理,以他们高屋建瓴高瞻远瞩的政治智慧和远大目光,为中国乃至整个亚洲设计的发展战略。因为只有实现中日合作,我们才有足够的力量,将西方势力驱逐出马六甲海峡,让亚洲摆脱几个世纪被西方殖民、掠夺、迫害、打压的历史,迎来一个崭新的高速发展进步的亚洲新时代,彻底改变整个亚洲所有亚洲人民的生活和精神面貌!

上世纪,在两国官方、民间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曾有过一段高速发展的时期,然而,中日合作,虽然只是大蓝图中一个阶段性目标,但对于当代中国,仍然还是一个发展战略,一个远景目标。说白了,目前没有实现中日合作的现实基础。为了未来,我们可以对此打开一扇窗户,播撒一些种子,未雨绸缪做一些工作,我相信,中日合作在未来某一天一定会实现的,因为这符合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我也相信,倭寇畜生并非天生就是畜生,因为事实证明,只要交给我们,不但日本婴儿可以教育好,连已经畜生化的法西斯士兵也有改造恢复人形的可能。尽管如此,但如果我们不顾现实,偏执的甚至赌博性的,现阶段把精力和资源投放到这个没有基础的海市蜃楼上,结果不但会一无所获,还会错失我们现阶段本来可以收获的发展成果。我这样说可能有人不认同,因为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政府就开始尝试这一战略了。当时的国际环境处于冷战高温期,中日两国没有建交,连一条正常的沟通渠道都没有,基础岂非更差?这样恶劣的基础条件,周总理都可以想方设法发展对日关系,现在连中日两国网民都可以直接对轰嘴炮了,还能有什么实际阻碍呢?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基础条件恶劣,但我们有发展途径,基础条件优越,却反而失去了发展的可能。

首先是官方关系,当年的中日两国,表面看是直接暴露在冷战前线阵地上,但实际上,冷战对于我们来说虚无缥缈。中国的主要任务是在一片废墟重建基础社会,发展农业国人吃饱,发展工业打下基础,对内发展关键国防,对外广交朋友促进了解,解决立国根本生存问题。日本呢,也差不多,除了残垣断壁少一些,也就是个空壳子,还要应付美国大爷们贪得无厌的索取。日本右翼从未消亡势弱,一直都占据日本政治主导地位。日本左翼也是浩浩荡荡,日共当年可以轻松动员个上百万人包围日本政府。围绕盘踞在日本的美国势力,日本左右两派激烈对峙!但针对与中国的关系,当时的日本左右势力并没有多大分歧。左翼不用说了,日共有一半是中共抗战时期的友军,右翼同样不排斥与中国改善关系,因为抗美援朝的战果,让日本不得不重新审视身边的巨人,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潜在的庞大市场可以提供日本复兴所需最重要的动能。中日两国发展关系,对两国都是明显的利大于弊,不是美国人横加阻拦,早就缠绵上了。这种状况,存在于很多西方国家与中国之间,大家都在等着美国政府能够闭上一只眼,然后一拥而上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蒋介石?呵呵……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基辛格秘密特使打前站,尼克松在一片哗然中突然访华,随后中国得到了本来就理所当然的联合国地位,还在苦苦等待美国松松手的西方盟友们,都带着日了狗的深深的苦逼心情,竞相恢复与我国的外交关系。这一切,都发生在改开之前。所以说,是共同的利益为中日两国发展关系打下了基础。这个时期的中日关系,几乎不存在竞争,互补性强好处一大堆,意识形态矛盾由于中苏关系恶化以及处在顶峰的日本左翼势力影响而大大削弱,中日走近是十座喜马拉雅山都拦不住的。

对比今天,国际政治环境早已斗转星移,冷战成为历史,一极独霸面临多极发展的严峻挑战,中国与当年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摆脱了百年沉疴不说,不但成为日本,更是已成为独超美国最具竞争力的战略对手。日本国运根本,亚洲核心地位,如今也已岌岌可危,这是日本用两代日本青年的生命,几乎亡国,本土两记核打击,数十年男人玩命加班,女人出卖肉体等等惨烈的代价,还要加上认敌为爹,忍受美国大爷坐在头上大小方便的深重屈辱,才从中国手中夺取,并维持至今的。随着中国的发展进步,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只要独立自主不断发展,亚洲的地缘政治态势就不可逆转的自行向正常状态恢复。亚洲核心地位,是我中华与生俱来的政治经济特性,可以确保在地区内最高的政治文化影响力和对各方资本投资的吸引力,无论对谁,都是极重大的核心利益。亚洲的地缘政治态势决定,我国只要不是突发近代历史中的大国休克状态,即便有美国这样的强势外力介入,核心地位也不会被人从手中夺去。如今眼见失而复得,对我们只是一番感叹唏嘘,在国际大同的进步政治思想看来,也不算什么,但在保守利己的极右政治势力眼中,可是要了日本老命,折断日本国运前途了!为此,日本右翼随时都可能拼命一搏。

其次,是中日民间关系。上世纪,中日两国之间存在着一个特殊的人群,侵华日军遗孤。建国初期的中国人民,真是中华民族中最伟大的一代国人,他们承受了国内黑暗统治压迫和倭寇灭绝人性的侵略杀戮,不但生存下来,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浴血奋战,实现了革命救国,还可以不失民族本心,用大海般宽阔的胸襟,收养了迷失在中国的大量的侵华日军遗孤。这些日本孩子被善良的中国父母抚养长大,还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在中国父母帮助下寻亲,最后在中国政府周总理的亲切关怀和积极努力下,回到了日本。这样的事情,虽然不敢说只有中国人民才做得到,但史实中的确也没有其他人能做出类似表现。这些日军遗孤回到日本,接受教育融入社会成家立业,不消数年,看上去就与本土出生长大的日本人没什么区别了。但一颗中日友好的种子却已经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了!改开以后,我国社会对外打开大门,日军遗孤们自发组成很多的民间团体,掀起了回到中国的“寻亲潮”。寻找失散多年的养父母,报答养育之恩,并对国际媒体诉说他们自己的故事,一时间真是感动了很多人,其影响大大超出了中日两国的范畴。这些日本人,已经分散到日本各个领域,开枝散叶,直系亲属遍布日本四岛,他们有着各种截然不同的宗教信仰和政治思想,有些人本来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最后却携手走上“回家之路”。这些以日军遗孤为主的民间团体,就是当年民间推动中日关系发展,力主中日友好的主力军。在他们看来,中日关系以后只能是世代友好,根本不接受其他任何不同的观点,哪怕是稍加保留略有不同的观点。因为如果中日再次陷入对抗甚至战争的状态,无论正义属谁,他们都会失去立场,但又无法作壁上观,只能陷入左右为难的痛苦境地。这股民间势力,在中日关系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他们在日本各行各业中持续发力宣扬,拥有日共等日本左翼政党都做不到的立场坚定,以及无附加条件的积极行为。这样可遇不可求的进步力量,追述起来,归功于多年前中国人民和政府的善举,但也是特殊历史时期形成的特例。

同样对比今天,日共等左翼政治势力早已在美日合力打压下势微,不但失去了在日本政府的影响力,更是失去了宝贵的群众基础。改开近四十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年后,日军遗孤们渐渐都离开了人世,日本民众也渐渐失去了战争的痛苦记忆。右翼势力在美国的放纵下,已经不仅仅是抬头那么简单了,已经堂而皇之的几乎霸占了整个日本政坛,覆盖率已经蔓延了八成多日本选民,这在一个通过选举成立政府和议会的所谓民主国家,完全是一种罕见极端畸形的政治态势。但日本政治对此却一点也不陌生,不就和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的日本政坛一模一样吗?在如今的国际环境下,如果说日本的政治现状仅仅是美国势力单方面造成的,那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必然是美国反华势力和日本极右共同的杰作!现在就可预言,美国政府和日本极右的苟合,如果不能尽早的予以有力的压制甚至彻底击溃,必将给世界,包括美日,带来巨大的人为灾难!

如今,抗战带给中国的偏体鳞伤还未完全愈合,就要面对日本目前的政治态势,如果中方有人还要力主中日友好,恐怕会让最乐观的人也有些心惊胆寒吧!?从基本立场来说就是错误的。当然,立场是个人选择,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和主观性。抛开立场不谈,现实状态,中日目前缺乏友好合作的基础,严重缺乏,可以说几乎不存在。但中日两国在多个领域的国际竞争是摆在面前的,西方集团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和有意识的阻挡是有目共睹的,日本当局目前最重大国家战略,已经集中在国家正常化和争夺亚洲核心地位上了,而且都是不计代价的,应该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等等这些现实,都比我们对于亚洲整体发展的展望和预期要迫在眉睫的多!国家发展实现崛起的任务艰巨,改造国际社会建立合作共赢的主流思想更非一朝一夕之功,远的西方集团,近的美日韩联盟咄咄逼人,威胁如今已是近在咫尺,这些才是目前我国正在执行和必需应对的大事。至于中日合作,还是留给更有智慧的后辈国人们去思考和实践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