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普京一脸黑线的坐在克里姆林宫宽大的办公室里。梅德韦杰夫也是满脸沉重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这个瑞士实在胆大包天,居然敢用战机来威胁您的专机,不是说我们和欧洲将会有缓和的余地吗?他们这么做,是不是在破坏这种趋势?”梅德韦杰夫对着刚从南美回来的普京说到。前不久,普京的专机在瑞士上空遭到了几架瑞士战机的贴近跟踪,虽说当时普京不在这架飞机上,但这种赤裸裸的挑衅实在是令人忍无可忍。梅德韦杰夫知道普京在为这件事发怒。

“德米特里,”普京依旧用亲热的昵称来称呼梅德韦杰夫。“这里面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或许正是瑞士救了我一命,准确的说是救了那架飞机上所有人员的一命。”

“哦,这从何说起?”梅德韦杰夫有些不解。

“德米特里,你还记得前年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的专机在瑞士被强行检查这件事吗?”普京提醒道。

“这个当然记得,当年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都认为斯诺登在俄罗斯不过是个过客,最终会进入南美,所以对于当时的南美国家领导人施加压力,以避免他们接收斯诺登,而当年在南美的几个领导人正在莫斯科开会,于是他们就认为这些专机中,一定会有人携带斯诺登进入南美,而莫拉莱斯的嫌疑最大,所以,当莫拉莱斯的专机途经欧洲的时候,几乎没有国家敢接受他的经停要求,最后,莫拉莱斯不得不经过协商在瑞士经停。结果瑞士的特工们居然不顾国际法的规定,检查了一国总统的专机,这件事,最后闹得沸沸扬扬,阿根廷的那位美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还专门为这件事召开了南美领导人会议,呼吁抵制美国和欧洲,最后,好像也是不了了之吧。嗯,对了,怎么又是瑞士,看来这瑞士是铁了心要跟着美国混了。可您怎么说是救了你一命呢?”

“咱们再往前捋一捋,在斯诺登事件爆发之前,美国曾强压瑞士开放保密账户,理由是打击偷税逃税和国家资本外逃,当年瑞士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最终不得不向美国妥协,开放了一部分账户的审查权限,要知道,这对于以银行业立国的瑞士,实在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普京没有正面回答梅德韦杰夫的问题,而是又提出一桩关于瑞士的事情。

“这个我更知道了,所以我才说瑞士为了迎合美国,做出这么多违背常理的事情。它就是受不了来自于美国的威胁啊。”

“德米特里,你看待事情还是太单纯了,瑞士是什么样的国家?当年二战他可以置身局外,并非侥幸,虽然也做过一些迎合希特勒的事情,但总体上来说,他的存在还是为很多难民提供了活命的通道,坚持立场的左右逢源,是瑞士这么多年来一直的做法,他绝不会随意迎合美国的,如果说搜查莫拉莱斯的专机是为了迎合美国,那么跟踪我的专机就绝不可能是为了迎合美国。因为那样做毫无意义,谁都知道,不但是瑞士,就是美国本身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嗯我说的明面上,瑞士不敢用自己的战机攻击我,美国同样如此,想要搞我的那些人都是见不得光的耗子,只会采取冷箭手段,而不会像瑞士这样明目张胆如此贴近的手法。”

“弗拉基米尔,那你说这个瑞士到底在干什么呢?”梅德韦杰夫问到

“他们在警告我,告诉我有危险。“

“什么?他们在警告您?”

“是的,按说我专机的行程安排一般情况下起飞前都是严格保密的,只有在临近某个空中管制区域的时候才会用特殊的频段来告知对方的空管部门,以便协调飞行航线,这也是国际首脑们通行的做法,本次也不例外。而瑞士本次如此高调的贴近我的专机,就是告诉我,我的航线早已经外泄了,前方或许有危险。”

“是这种理由吗?”梅德韦杰夫显然不相信普京的推理。

“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们?要知道欧洲现在对我们虽然有着缓和的趋势,但大部分人对您还是颇有微词的。”梅德韦杰夫虽然说得很婉转,但他也知道,这种话很犯忌讳,果然,普京眉头一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德米特里,我刚才说了美国施压让瑞士开放保密账户的事情,但还有一件事你记得吗?去年的德国之翼。”

2015年3月24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一架空客A320坠落在法国境内,当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最后按照国际惯例,把飞行员归纳为精神上有问题才算了结此案。但此案的内幕却绝非是什么精神问题,要知道,那架飞机只要再往前走一点,就是瑞士的日内瓦,当时的日内瓦正在召开一个国际性会议,诸多国家领导人都在那里,如果飞机撞进了日内瓦,那么就不仅仅是一场空难了。

普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德国之翼失事的幕后猜测。这让梅德韦杰夫冒出一身冷汗。

“这么说,瑞士被当做了一个做空欧洲的突破口了。加密账户如此,德国之翼也是如此,看来瑞士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么为什么是瑞士呢?”

“你要知道,瑞士的发迹是在二战期间对于犹太人的原罪上建立起来的,一直以来,犹太人都在喋喋不休的追讨当年死难犹太人留在瑞士的沉淀资金,而瑞士当然不愿意轻易放弃这笔巨大的财产,不但瑞士不愿意,就是欧洲的几个大国也不愿意,这就是犹太资本在欧洲难以存身的原因之一,而美国,作为被华尔街也就是怪兽控制得最为严密的国家,在一些事情当然会体现出怪兽的利益所在。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瑞士会首当其冲了。但瑞士绝不甘受缚,欧洲也是如此,现在,继特朗普竞选成功以来,欧洲对于自身的安全更加没有信心了,他们当然会想和我搞好关系,减少不安全因素,但这不是华尔街所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或许会兵行险着,对我采取不利的极端行动,以挑动俄欧本来就相互猜疑的关系,你说,我的专机要是在欧洲出事了,那么你会怎么办?”

“我当然要想办法查明真相,绝不会饶了欧洲这帮人。”梅德韦杰夫恨恨的说

“对,怪兽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但没想到,这件事被瑞士破坏了,他们用故意挑衅的方式告诉我:前方有危险,你的行程已经暴露。”

“这么说,瑞士不但此次提醒你是为了自保,就是上次对于莫拉莱斯的检查也是为了自保?”

“德米特里,你真聪明,就是这么回事,上一次,瑞士检查莫拉莱斯的专机只怕不是怕斯诺登跑到南美,而是怕斯诺登进入欧洲,这也是法国等国家不愿意接受莫拉莱斯专机经停的缘故,因为一旦斯诺登通过这些南美总统的专机在经停的档口混进欧洲,那么欧洲必然会面临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到底可不可以把斯诺登交给美国。斯诺登甚至不要出机场,只要让他下了飞机,在机场高呼我是斯诺登,那么欧洲的麻烦也就来了,所以说,欧洲所提防的是怕我用斯诺登来挑动欧美关系,而美国所希望的是破坏俄欧关系。这也就是瑞士为什么急吼吼的检查莫大叔专机,他们想要的是最起码把斯诺登要堵在飞机上。可是他们小看了我,斯诺登的价值岂在于此,这个宝贝疙瘩我怎么可能做一次性产品呢?”说罢,普京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

“这样看来,我们和欧洲的关系走向还是危机重重啊,不知道近期有没有转圜的机会。”

“据我所知,特朗普上台后,会和欧洲保持一定的距离,今天的新闻说,明年九月份的德国汉堡G20峰会,才是默大妈和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欧美的关系还是在不确定的方向上摇摆,这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时间。不过当务之急,并不是缓和俄欧关系,而是。。。。。。”说着话,普京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什么事情更重要?”梅德韦杰夫一惊。

“我的行程是怎么暴露出去的?没有内鬼,是不可能的。所以,,,,,”普京眼睛里泛出一丝残酷的冷光。

“您知道什么吗?”梅德韦杰夫有些害怕,因为他也是知道行程中的一个。

“德米特里,你放心,你我这么多年,我信任你,但总统事务管理局、联邦安全局、国防部和内务部的这些人,就要通通换掉了,我虽然不确定是哪个部门出了问题,但一定是这其中的一个,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任一丝危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