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在中学历史教科书中,我们都曾学过被誉为“荷兰国父”的奥兰治亲王威廉反抗西班牙统治,领导荷兰独立战争的知识。而他的一桩不幸的家庭丑闻,虽然历史影响力无法与“纳斯尔塔事件”“亨利八世离婚案”等桃色花边相提并论,但也轰动一时,给这位百折不挠的英雄人物增添了几分悲剧色彩。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不被看好的政治婚姻

1561年,28岁的奥兰治亲王威廉与来自萨克森的17岁的安娜公主在布鲁塞尔缔结良缘。这桩婚姻备受当时欧洲上流社会的瞩目,说起来威廉还有点高攀。因为安娜是萨克森选侯“名人”莫里斯唯一的孩子,是欧洲最显赫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她这个档次的公主婚配对象一般都是王室成员。而奥兰治的威廉虽然继承了奥兰治亲王领地和分布在尼德兰的一些地产,但出身只是神圣罗马帝国的拿骚家族的旁支,和萨克森选侯相去甚远,只不过由于他从小在“世界的统治者”查理五世跟前被抚养长大,是老皇帝最喜爱的青年才俊,才成了哈布斯堡宫廷里的红人。

威廉在18岁的时候结过一次婚,已经有了一双儿女,只因妻子不幸在七年后撒手人寰而成了鳏夫。因此安娜的监护人,她的叔叔萨克森选侯奥古斯特一开始就不太赞成这次联姻,尤其当安娜的求婚候选人里还有瑞典王位继承人这样的贵胄。但最后,出于拉近与哈布斯堡王室关系的考虑,莫里斯放弃了消极态度。

这桩不被家长看好的婚姻果然命运多舛,婚后才几个月,奥兰治亲王夫妇不和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安娜从小在溺爱中长大,又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因此养成了幼稚、孤僻而傲慢的性格,威廉在给奥古斯特等安娜娘家人的信中对此抱怨不已。虽然两人婚后三年就生了三个孩子,但感情并不和睦,雪上加霜的是,在1566年两人的长子不幸夭折之后,安娜悲伤过度,陷入抑郁,又养成了酗酒的毛病。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尼德兰革命中的家庭生活

在一般家庭,出了这种状况,婚姻要修补起来都得费一番功夫,但威廉这时候可没空多看顾妻子。尼德兰局势此时风云突变,加尔文宗新教徒掀起了以“圣像破坏”为标志的大造反运动。起初,威廉竭尽所能平息事态,希望在群情激愤的尼德兰人和对自己有恩的哈布斯堡统治者之间达成和解。但事与愿违,查理五世的儿子西班牙国王费利佩二世派出了他最得力的宿将阿尔法公爵率大军进驻尼德兰,随后对新教徒以及新教同情者大开杀戒。威廉拍案而起,在西班牙军队开进前夕,向费利佩递交了辞呈,携妻儿返回老家拿骚的迪伦堡,从此正式与哈布斯堡家族决裂。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反叛对安娜并不陌生,她的父亲莫里斯就是因为领导德意志诸侯造皇帝的反,在她三岁那年就在战场上一命呜呼。现在丈夫也要跟哈布斯堡的君主决裂,安娜是老大的不高兴,一来以后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二来这与萨克森选侯巩固和哈布斯堡家族关系的政策背道而驰。而且,威廉已经从天主教改宗加尔文宗新教,而出身萨克森的安娜是路德宗,这两派新教的矛盾一点不比他们各自和天主教的矛盾小。

威廉在德意志散尽家财,招募雇佣军反攻尼德兰,但面对强大的西班牙军队,造反谈何容易。他和胞弟拿骚的路易指挥的两路军队都被阿尔法公爵轻易击败,另一位胞弟阿道夫还因此战死沙场。在此期间,安娜一直住在迪伦堡,和丈夫聚少离多,1567年,她孤独的生下第四个孩子。雪上加霜的是,西班牙政府因为威廉的军事行动,宣布他为叛贼,把威廉在尼德兰的土地和财产,包括安娜的嫁妆,全部没收了。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安娜的生活一下子拮据起来,而且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威廉母亲的严格管束也让她倍感压力。于是1569年,安娜在一番与婆家激烈争吵之后,带着孩子举家搬到了科隆。但威廉由于战场上的失利,此时已财尽力竭,无法为家庭提供多少开销,安娜便向婆家索要订婚时承诺的聘金12000古尔登金币和两处城堡的地产。对拿骚家族而言,安娜此时发难,无疑是在扯正焦头烂额的丈夫的后腿,也给拿骚家族已经岌岌可危的财政状况火上浇油。同时,安娜还找到一个从安特卫普逃难来的加尔文宗律师约翰·鲁本斯,雇他当顾问,为她打官司,以期讨回一些留在尼德兰被西班牙人没收的财产。

地位悬殊的婚外情

这位约翰·鲁本斯本人也许名不见经传,但他的儿子彼得-保罗·鲁本斯可太有名了,就是《弗兰德斯的狗》中小主人公至死都要看上一眼他的作品的那位大画家,当然这是后话。鲁本斯律师和安娜或许基于共同的流亡背景,或许都与配偶聚少离多寂寞难耐,总之随着频繁的接触,开始了一段地位悬殊的不伦之恋。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1570年的圣诞节,忙于造反大业的威廉偷得闲暇,和家人团聚,表面上,家庭气氛空前和睦融洽。转过年来的1月,安娜甚至带着孩子拜访了她厌恶的迪伦堡,并表示可以不追讨她的聘金。但意外怀孕让她的婚外情事东窗事发,也坐实了一切风言风语。拿骚家族立即行动起来,逮捕了约翰·鲁本斯,勒令两人要么主动认罪争取宽大,要么直接处死鲁本斯。在巨大的压力下,安娜签署了自供状,身陷囹圄,就此与丈夫和她的孩子们离别,至死也没有再见,陪伴她的只有当年八月出生的私生女克里斯蒂娜。

这桩婚姻悲剧本就到此结束,但安娜有权有势的娘家不愿就这么赔了夫人又折兵。萨克森的奥古斯特选侯把官司打到帝国法院,要求“盗匪和叛贼的领袖”奥兰治的威廉返还侄女的嫁妆,指控已经再婚的威廉犯了重婚罪。但这一切不过是出于萨克森家族的面子和利欲,与亲情无关。1575年,安娜本人被拿骚家族移交给萨克森,克里斯蒂娜被留在了拿骚家族。奥古斯特完全没有让这个丧风败俗的侄女重获自由的打算,把她囚禁在德累斯顿。悲痛万分的安娜试图自杀,但没有成功,两年后她就在监禁中匆匆走完了33岁的人生道路。

沉默者威廉此时还在百折不挠的和西班牙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并最终为尼德兰的独立事业付出了三个亲兄弟和他自己的生命的代价,赢得百世流芳的美名;约翰·鲁本斯的妻子是这场婚外情的另一个受害者,但她顽强地独自抚养着众多孩子,并且竭尽所能营救自己的丈夫,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约翰·鲁本斯于安娜去世的当年获得释放,与家人团聚并生下了未来的大画家。只有萨克森的安娜,在显赫无比的家族墓地中以一块不起眼的无名墓碑概括着无奈的人生。

荷兰国父的家庭悲剧:妻子安娜与其律师出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