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伊朗这个中东地缘大国,居然采用的是政教合一这种怪异的古老体制。在这个世界各国中,绝对没有第二个国家。在伊朗政治框架下,国家实权牢牢掌握在什叶派教士手中,作为教士首领的最高精神领袖,实际上是国家的最高决策层,掌握伊朗的军权和决策权。民选出来的总统,只不过是精神领袖的执行者。也就是说,现在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可以说是一个宗教国家!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在人类文明迈入21世纪的当下,居然还在采用古老的中世纪欧洲社会那样类似的管理模式,这在地球上稍具规模的国家中,伊朗也是独一无二了。别说欧美东亚这些所谓的文明领先地区,就连保守的出了名的阿拉伯世界,都没有像伊朗这样的国家。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以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王权国,封建残余气息与势力之重可谓闻名全球。但即便他们的政治体制看上去多么像“封建王权”,但起码都是世俗化的政治势力掌权,从没听说哪个阿拉伯国王头上,还有个教宗压着。而翻看伊斯兰教史,除了穆罕默德创教初期,宗教权威勉强可以压过世俗权力外,一千多年的历史中,也从没有哪个后人叫的出名字的伊斯兰政权,是由教士掌控。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特别是,在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前,还是一个高度世俗化国家,受西方文明影响之深,在中东伊斯兰世界可谓首屈一指。就这样一个国家,居然一夜之间彻底逆转,选择了在当代人看来最落伍、最愚昧的政教合一体制,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反常的事。而尤为奇怪的是,伊朗居然能把这个政体维系至今,历经30多年风风雨雨屹立不倒,这就更让那些西式民主的崇拜者们大跌眼镜了。那么,伊朗为什么会选择政教合一政体?这套政体又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在海湾阿拉伯国家因石油暴富,并与美国缔盟后,伊朗西线面临来自阿拉伯国家的严重挑战。而美伊同盟的存在,意味着伊朗同时又要承受来自苏联的巨大压力。两面受压之下,伊朗不堪重负;再加上亲美的巴列维国王强推“白色革命”,激化了国内矛盾,导致伊斯兰革命爆发,巴列维王朝被推翻。新生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废除了美伊同盟,力图与苏联和解,以集中精力,应对以伊拉克为首的阿拉伯国家的进逼。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但是,由于地缘政治方面的原因,伊苏矛盾虽然有所缓和,但伊朗并未有因此向苏联靠拢,苏联也没有对与美国决裂的伊朗大力支持;而伊美同盟破裂后,美国对伊朗由支持转为制裁,并扶持阿拉伯势力,这使伊朗依然承受巨大的战略压力。尤其是两伊战争的爆发,大量消耗了伊朗国力,美国的制裁,又加重了伊朗的危机。伊朗必须对抗阿拉伯,但又毫无外援,在这种情况下,能做的也只有内部挖潜了。当然,内部挖潜只是比较含蓄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要将社会资源尽可能的集中到国家手中,以应对外部危机。而这个社会资源又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民众财富——以充军饷;二,成年男性——以充行伍。要搜集社会资源,伊朗当然有两种方法:第一,直接动用世俗权力,去民间刮地皮、拉壮丁,但这肯定会招致民众的强烈抵制,引发社会冲突——伊朗现在外患重重,内部经不起折腾。第二,用意识形态体系引导群众,让他们自愿出钱出人。而带有原教旨主义色彩的保守意识形态,一方面可以打造崇尚简朴的社会氛围,在道德层面压制人民的生活需求,进而节省消耗以供对外博弈;另一方面,可以利用中兴伊斯兰的宗教狂热,激发人民的圣战情节——要是伊朗社会还是西方那套世俗化模式主导,那在享乐主义和贪生怕死本能的驱使下,伊朗压根就筹集不到足够的资源来跟阿拉伯势力对着干。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很明显,第一种手段是自掘坟墓,第二种才是最合理的选择。只不过,意识形态的作用是渐进的,而伊朗的外部压力却是迫在眉睫。在这种情况下,伊朗的权力架构只能向宗教层面严重倾斜,通过宗教掌权的方式,最快,最深入的影响社会的每个角落。实际上,早在六七十年代,随着阿拉伯国家的崛起,伊朗的宗教势力就有了抬头的趋势,只不过巴列维国王亲美,又要维系自己的世俗政治权力,所以对它强力打压,后来成为最高精神领袖的霍梅尼因此流亡海外。只不过到70年代末,伊朗外部形势急剧恶化,世俗权力再也没有足够能力应对,所以伊斯兰革命爆发,宗教势力也趁势上台。这就是伊朗专向政教合一的内部因素。而从外部来看,政教合一,对伊朗与阿拉伯的博弈也大有好处。伊朗要想在与阿拉伯国家的博弈中获胜,一方面要竭尽全力的增强内部实力。另一方面,也要想方设法的挖阿拉伯国家的墙角。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而宗教就是最好的武器。在中东阿拉伯世界,有两个国家,是伊朗可以“策反"的对象。一个是叙利亚,另一个,就是和自己打了八年两伊战争,算是自己最大对手的伊拉克。伊斯兰教分为什叶、逊尼两大教派。虽然在世界范围内,逊尼派占了绝大多数。但在中东这个伊斯兰世界核心区却并非如此。伊朗就是什叶派国家,也是什叶派的大本营。而除了 伊朗,伊拉克与叙利亚也与什叶派大有关联。伊拉克当时虽是逊尼派的萨达姆掌权,但其民众中,什叶派却占比过半,且集中在两河流域这个伊拉克核心地带。至于叙利亚,虽然什叶派只占总人口的两成不到,但执政的阿萨德政权却是出自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教派,其政府和军队也基本上都由阿拉维派穆斯林组成。对伊朗而言,如果能拉住系出同门的叙利亚,再煽动伊拉克的什叶派推翻逊尼派的萨达姆,那随着这两个中东大国的加盟,伊朗的外部形势将彻底逆转,进而一举确立在中东伊斯兰世界的主导地位。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但如果伊朗是个世俗政治势力掌权,这是做不到的。因为在世俗化的框架下,民族和国家才是民众认同的主要标准。以国家为标准划分,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彼此独立;而以民族为标准的话,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什叶派,都归属阿拉伯族系,而伊朗则是波斯族系——二者是千年死敌。也就是说,伊朗以一个民族国家的身份,是争取不到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情感认同的。但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一个宗教势力的形象出现,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作为什叶派宗主,伊朗会天然获得伊拉克什叶派和叙利亚掌权的阿拉维派的好感。同时,伊朗又挑头扛起伊斯兰复兴的大旗——这对逊尼派来说或许还心有芥蒂,但对什叶派来说,绝对是极具诱惑力的。甚至,如果伊朗真的能打出一片天,那即便那些逊尼派,在振兴伊斯兰的大框架下,也有可能转而奉伊朗为宗。用宗教认同取代民族、国家认同,这是伊朗经营中东,分化阿拉伯国家的最佳手段。而既然要凸显宗教色彩,伊朗的权力架构,当然也要相应配合,教权高于政权的政教合一体制,正是这一思路的体现。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伊朗的这步棋还真是走对了。现在的中东,伊朗、叙利亚政府,还有萨达姆被推翻后,什叶派掌权的伊拉克,三国似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同盟,与以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王权国,以及叙利亚的反对派和IS们分庭抗礼。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虽然三国合作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共同的国家利益,但什叶派这个共同特征,确实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纽带作用。如果伊朗当初选择世俗化政体,没准现在还在阿拉伯国家和美国的齐心打压下苦苦煎熬,哪有现在这么大的转圜空间?那么未来伊朗政体会如何演化呢?政教合一还会在一定时期内延续下去。一方面,伊朗与美国、阿拉伯王权国的战略对抗依旧持续,其压力依旧巨大,需要用宗教手段发动国民;另一方面,尝到了宗教甜头的伊朗,还会用这种形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展同盟。就算有一天,什叶派的红利被吃尽,伊朗还可以更进一步,用伊斯兰复兴的旗号,去争取逊尼派阿拉伯人、甚至土耳其、中亚的突厥人的认同。所以,所谓的政治体制,根本就无好坏之分,只看是否合用。对伊朗这样的国家来说,国情决定了,政教合一虽然看上去土的掉渣,但实际上,却比西式民主更适合其生存和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政教合一能在伊朗持续到现在,也算是合情合理了。如何看待伊朗奇特的的政教合一政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