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民兵动员征召:行政命令曾不如“船老大”

海上民兵动员征召:行政命令曾不如“船老大”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解放军报

海上堡垒领航千船竞发

—— 浙江省宁波军分区建强海上民兵党支部的探索与实践

■何军毅 赵继承 本报特约记者 罗正然

“参加这么多次演练,在海上召开支委会研究作战事项还是头一次。”11月中旬,浙江省象山县海上民兵应急一连支委会一结束,“船老大”张海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的一番话,道出了宁波军分区下大力气锻造海上民兵一线战斗堡垒的经历。


动员征召,行政命令缘何不如“船老大”

2014年,宁波军分区采取预设实编的办法,在海上民兵应急分队中预设党支部,从民兵营连长、纳编的渔业公司负责人和渔村党支部书记中选配支委成员,连长、指导员分别由人武部现役干部和所在乡镇专武干部担任。

党支部作为连队的主心骨,在各项建设中担当重任理所当然,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奉化市海上民兵应急分队连长郑建强就深有感触:“以往动员征召习惯靠一纸行政命令,效果并不好。”

2014年底,奉化市人武部受领组织海上民兵应急连参加海上行动任务,通知渔民参训,由于是渔业生产繁忙季节,同意参加的寥寥无几,而通过渔村的“船老大”出面发动,很快召齐了人员。

这件事给宁波军分区党委“一班人”敲响了警钟。他们从解决民兵基层党组织虚化的问题入手,一方面加强对海上民兵的思想政治引领;一方面让连长、指导员、班排长等支委成员走进纳编渔民中间,采取同船出海作业和平时通过QQ群、微信群等形式掌握思想动态;同时,针对动员经济补偿、政策扶持等渔民关注的问题,由党支部出面及时发放兑现,渔民海上纠纷和家庭困难由党支部出面协调解决。

“以往这些活计,都是以人武部的名义做的,现在思想政治教育、发展党员、表彰奖励、动员征召等大小事情都由党支部做主,在渔民心中的威望自然提升。”象山县海上民兵应急一连连长张纪标说。

带兵管船,握紧海上民兵动向的“感知器”

由于渔民流动性大,常常“今年在这干,明年就不知道去哪儿了”,给军事机关带来许多新情况。2015年7月,象山县人武部在休渔期组织民兵整组点验时,有20多名民兵联系不上。还有一些渔业公司转型破产,纳编渔船或转让或出卖,动员征召难见船影。

军分区在调研中了解到,海上民兵连基本上是利用休渔期进行整组和训练,海上民兵大部分时间在万里洋面上生产作业,党支部成员不经常随船作业,一有事就在地面上遥控指挥,客观上造成了平时教育管理出现“真空”。

“平时我们在海上生产忙,要是经常能跟我们一起出海,情况就掌握得一清二楚了。”鄞州区海上医疗分队船员陈理想说。

党支部的工作制度、职责任务不能贴在墙上完事,关键要落在实处,支部成员要上船做工作、船上党员要发挥骨干作用,成为掌握海上民兵动向的“感知器”。为此,宁波军分区建立海上民兵连党支部成员定期随船出海制度。

海上民兵基本上依靠大型渔业公司、渔村编组,又是以“组团”的方式在海上作业,给党支部在船上开展工作带来了便利。

在今年5月参加某部海上军事演习中,奉化市海上民兵应急一连、二连分别在船上召开党支部会议,通报了第二季度渔民渔船出海捕捞作业计划、人员出入队、征召渔船往返时间等情况,并当场排定参加演训的渔民渔船和随船参演的干部、骨干人选。

管战抓训,支部成为建强战斗队的“领航员”

“一参加演习就把我们交给保障部队撒手不管了,人家让我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听不到连队党支部给我们出主意。”说起参加海上军事演习,海上民兵周恩龙一肚子火。

“这不奇怪”,象山县海上民兵应急二连连长吴昊说,“要充分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管战抓训,但平时对民兵基层党组织建设重视不够,总是习惯于靠行政手段解决问题,导致党支部功能弱化。”

针对这一问题,宁波军分区依据政治工作条例、战时政治工作条例,对党支部议训议战和战时行动进行了规范,细化明确内容、形式和要点,并在7月召开观摩会进行推广。

9月初,象山县海上民兵应急二连接到命令派4艘渔船参加演练。尽管离演练开始只有2天时间,但连队党支部接到任务后,按照规定程序,召开支委会筹划安排工作、明确责任分工。在演练阶段,他们专门召开临战动员大会,指派支委成员到各渔船跟进指导,做好民兵思想工作,圆满完成了演练任务。

无论是平时整组训练,还是参加演习和海上行动,宁波军分区海上民兵连都搬出党支部这个“压舱石”,抓实党支部工作各个环节。两年来,有20余次海上行动受到上级通报表彰。

“支部建在连上是实现海上能打胜仗的组织保证。不能把党支部的职能作用虚化弱化了,必须建在平时、用在平时,才能成为建强战斗队的‘领航员’。”宁波军分区政委朱宝定说。

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6/11-28/8076635.s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