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7年日本大举入侵中国,欧美借口“严守中立”,停止向中国出售军用物资。1937.5,刚刚从美国空军退役的陈纳德,在宋美龄的邀请下来到中国,以专业顾问的身份对中国空军开始考察。

考察结论很令人沮丧:中国空军名义上有500架飞机,但实际能飞、能空战的只有90架左右。据中国抗战资料统计,在“七七”事变之前,中国空军列编9个大队、5个独立中队,装备各种飞机296架,飞行员620名,能参战的不足半数。

全面抗战开始以来,经过几个月的战斗,虽处于劣势,中国空军依旧与侵华日军进行了顽强战斗。但到了1937年11月底,中国空军能用于作战的飞机仅剩下30架,中国空军至此名存实亡。彻底获得制空权后,日军得以肆无忌惮地轰炸平民、卫生设施;配合野外作战部队对中国军队构成重大威胁;日本空军还能远离前线,去轰炸大后方的城市。

苏联政府抱着对中国抗日战争同情和支持的态度,采取了积极的援华方针。1937年8月20日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11月组成苏联志愿航空队援华作战。苏联政府帮助中国建立了航空物资供应站、飞机修配厂和航校、训练基地,以轮换方式分批派遣军事顾问,连同各种空、地勤技术人员共计5000余人,训练中国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雪中送炭,使得国民党空军起死回生。

抗日战争期间,苏联先后派出援华军事顾问300余人,在国民政府中央军事机关、各军兵种、各战区帮助工作,其中四川省成都区空军即有苏军顾问7人。与此同时,苏联还派遣空军志愿队员2000余人来华参战,先后进驻南昌、武汉、重庆、梁山(今梁平)、四川省成都等地,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做出重大贡献,其中200多名官兵为之献出生命。像日加列夫、雷恰戈夫、阿尼西莫夫、波雷宁、特霍尔、赫留金、布拉戈维申斯基等著名空军将领都曾来华与日军作战。

据苏联公布的战史资料,从1937年12月在南京上空秘密参战,到1939年底基本从各地机场撤出,共有700多名志愿队员直接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南昌、四川省成都、重庆、兰州等地的25次战役,出动飞机千余架次,击落日机数百架,炸沉日军各类船舰70余艘。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后,中苏空军的中心基地从南昌、武汉西移四川的四川省成都、重庆等地。当年即有苏联空军志愿队飞机20~30架和相应的飞行、地勤人员进驻四川梁山机场。他们帮助培训国民党空军人员,创办空军学校;阻击日机入侵西南领空,并随时派出飞机轰炸敌占区的军事设施。据统计,至1940年,日本共损失飞机986架,这与苏联志愿飞行员的作用密不可分。

——————————————————

武汉空战

1938年2.18,日军出动12架轰炸机,在26架战斗机护航下,轰炸武汉。苏联志愿飞行队起飞迎战,一举击落日机12架。苏联志愿飞行员由此获得“正义之剑”的美誉。

1938.4.29是日本“天长节”,也就是天皇生日。日军为向天皇生日献礼,出动飞机69架,前往武汉报复。被称为日本空军两张王牌的木更津航空队和鹿屋航空队也参加了这一次的行动。苏联空军志愿队再次升空作战,与日机激战三十分钟,以2架飞机的代价,击落日机21架。

————————————

奇袭日据台湾松山机场

1938年2月23日是苏联红军节。为了以实际行动庆祝这个节日,国民党空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决定对日军发动一次突然袭击。经过反复研究筛选,最后将攻击目标定为设在台湾岛上的日本海军松山机场。松山机场是日军的重要航空基地,自1937年8月以来,日本海军航空队曾多次从这里起飞,对中国大陆进行狂轰滥炸。此外,这里还是日本至南洋一条重要航线的枢纽,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出击任务由苏联志愿航空队指挥官帕维尔.瓦西里耶维奇.雷恰戈夫负责。他决定组成两个轰炸机编队执行该项任务:一队为驻在南昌的12架轰炸机,由中苏混合编队;另一队为驻在汉口的28架轰炸机,均由苏联飞行员驾驶。上述两个编队出击台湾松山机场的飞机均为СБ式轻型单翼轰炸机。

1938年2月23日凌晨,出击台湾的轰炸机群迎着凛冽的寒风从南昌和汉口秘密起飞。不幸的是,南昌编队起飞后不久,因领航员计算错误,偏离预定航向,最后被迫在福州机场降落,加油后无功而返。

汉口编队在波雷宁大尉指挥下,采用节省燃料的5500米高度直线飞行。当时飞机上没有供氧设备,苏联飞行员以惊人的毅力克服了高空缺氧的生理反应。到达台湾海峡后,机群降至2000米高度,飞行员才得以呼吸到充足的氧气。

逼近台北时,机群又拉到4000米高空。为了迷惑敌人,编队先向台湾北部飞行,然后突然调头南下,并下降高度,直逼松山机场。日军做梦也想不到远在台湾的松山机场会遭到空袭,因而毫无戒备。此刻,机场上飞机整齐地排列着,机库旁堆放着一堆堆尚未起封的包装箱,停着油罐车,既无战斗机升空拦截,也无高射炮火拦阻。

畅通无阻的轰炸机群转眼就飞临松山机场上空,波雷宁大尉首先进入轰炸航路,将飞机所载炸弹全部投了下去。接着,其余飞机也依次进入,对机场上的目标倾泻着复仇的炸弹。刹时间,松山机场浓烟滚滚,爆炸声四起。机群投下的280枚炸弹,大多数直接命中目标。机场上的几十架日机被炸得七零八落,燃起熊熊大火。十几座油库和机库也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机场上储存的可使用3年的航空油料和设备转眼间毁于一旦。任务完成得如此顺利,完全出乎预料。望着地上腾起的浓烟烈焰,飞行员们禁不住高呼:"乌拉!乌拉!"这次28架轰炸机从武汉远征台湾,轰炸日军占领的松山机场,击毁日机40架,烧毁可供该基地3年使用的航空汽油。

——————————————————————

轰炸汉口

四川省成都地处神州大地的国防纵深地带,1939年1月,国民党空军最高统帅机构——航空委员会迁设于此,这里便成了抗战时期国民党空军的指挥中心。空军机械、通信、军士、参谋、防空等学校先后迁来或在这里创建,并一度成立空军轰炸总队,形成了当时国民党空军最大的教育、训练基地。同时,对日作战的空军总指挥部、空军第3路司令部、空军第5大队部的作战飞机,也驻扎在以四川省成都为中心包括温江、双流和新津等地的空军基地。显然,它也是战时国民党空军最大的指挥中心。为此,侵华日陆、海军航空队早就盯上了中国后方这一战略要地,妄图将它从地图上抹掉。

日本轰炸四川省成都始于1938年11月8日。那天,日军18架轰炸机来袭,遭到国民党空军20多架驱逐机拦截,当即被击落1架。1939年6月11日,日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26架轰炸机又袭四川省成都。

就在1939年6月11日这一天,苏联空军又有志愿航空队4个大队来华支援,由库里申科和科兹洛夫各率领一个由20架重轰炸机组成的轰炸机大队进驻四川省成都,由苏普伦和柯基那基各率领一个由И-15和И-16驱逐机组成的驱逐机大队进驻重庆。这大大增强中国抗击日寇的空中力量。

鉴于轰炸重庆的日机主要集结于汉口,故决定派驻四川省成都的重轰炸机去袭击日机在汉口的基地。

1939年10月3日,天气晴朗。苏联志愿航空队9架重轰炸机从四川省成都起飞,突然飞临日占汉口机场上空。当时,日海军航空队的军官全都聚集在指挥所门前,正兴高采烈地翘首蓝天,迎接木更津航空队6架"新锐"攻击机的到来。一向目空一切的日军认为,此刻国民党空军避战还来不及,岂敢到"皇军"头上动土,因而毫无戒备。

下午1时30分,这批日机刚刚降落,苏联机群突然飞临,将炸弹全部倾泻下去。50多个100公斤的炸弹正好落在指挥所门前,日海军鹿屋航空队副队长小川、木更津航空队副队长石河等4名校官和1名尉官当场被炸死。鹿屋航空队司令官大林末雄大佐等25人也身负重伤,指挥轰炸重庆的日第1联合航空队司令冢原二四三少将的左臂被炸掉,34架日机被炸毁,而苏联轰炸机仅1架受轻伤,胜利凯旋。

10月14日,苏联志愿航空队再次出击,20架轰炸机于12时13分轰炸日占汉口机场,一举炸毁日机60架,毙伤日陆、海军航空队官兵300多人。事后,日军哀叹这是“事变开始以来最大的损失"。

苏联轰炸机群在凯旋途中,又与从孝感机场起飞追来9架日军战斗机交战,结果又击落3架日战斗机。轰炸机大队在武汉上空与敌机相遇。在击落5架敌机后,库里申科的飞机左发动机被击中,他用单发坚持飞行。返航至四川万县上空时,飞机失去平衡,他尽力控制飞机超低空摇摆着避开居民区,迫降于长江水面。

机组人的领航员、报务员和轰炸员都爬出机舱。当地民众亲眼目睹了这一惊险过程,纷纷跳入江中营救。惟有库里申科大队长因筋疲力尽,未能爬出机舱。20天后,人们才在下游猫儿沱发现了他的遗体。

万县人民为库里申科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并把他安葬在景色壮美的太白岩。

1958年国庆前夕,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向库里申科的遗孀和女儿发出正式邀请,请她们到中国做客,并祭扫亲人墓地。在北京盛大的国庆招待会上,周恩来总理握住库里申科妻子和她女儿的手,深情地说:“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格里戈里.库里申科。”在这一年,万县人民在西山公园为库里申科专门修建了一处陵园,并隆重地把他的骸骨迁葬到这里。高大墓碑上,用中、俄两种文字铭刻着几行闪闪发光的金字: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国人民而英勇牺牲的苏联空军志愿队大队长格里戈里.阿基莫维奇.库里申科之墓(1903~1939年)。

————————————————

击毙"轰炸之王"

在1939年10月3日汉口机场遭受的轰炸中身负重伤的冢原二四三心如刀割,本队飞机40架被炸毁的第13航空队司令官奥田喜久司大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发誓要进行报复轰炸。11月4日,汉口基地残余的可以远航到达四川省成都的72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倾巢出动,由奥田喜久司大佐亲自带队,一路杀气腾腾,直扑四川省成都。

按计划,奥田的第13航空队36架飞机,鹿屋航空队、木更津航空队各18架飞机,分别轰炸四川省成都凤凰山、太平寺、温江机场。1939年11月4日晨,驻四川省成都国民党空军第3路司令部获悉日机即将来袭的情报,立即命令第5大队起飞29架驱逐机严阵以待,准备给日机以迎头痛击。第29中队长马国廉、副中队长邓从凯奉命率И-16驱逐机9架在四川省成都上空巡逻。第5大队副大队长王汉勋率第26中队6架И-16驱逐机在温江上空警戒。第17中队的7架法国"地瓦丁"战斗机与27中队的7架И-16驱逐机则梭巡于四川省成都、温江空域。

当奥田直接指挥的第13航空队首批27架"九六"式攻击机飞临四川省成都凤凰山机场上空时,遭到国民党空军第29中队迎头痛击。邓从凯求战心切,当他发现日长机时,立即加大油门,猛拉机头,迅速爬升到有利高度,对准日机猛然开火。日长机见遭到攻击,拼命机动逃脱。邓从凯哪里肯放,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仁寿与简阳交界处,终于将其击落,机上日飞行人员全部毙命。

事后查明,这正是日海军第13航空队司令官奥田的座机。在清理遗物时发现有中国驻四川省成都军政机关详细位置的地图、刻有"爆击之王"的佩剑和奥田大佐的印章,此外还有一个内装小佛像的银盒。奥田早在1937年就晋升为大佐,曾任日海军航空本部总务部第一课长,1938年12月15日接上坂香苗任第13航空队司令官,曾多次指挥和参与轰炸南京、武汉、重庆等地,罪行昭彰。在11月4日的四川省成都空战中与奥田同时被击毙的还有在日军中很有名的两名飞行员。一个是森千代次大尉,淞沪会战一开始,他就投入了侵华战争,任日海军鹿屋航空队轰炸飞行队第3分队长,曾率6架"九六"式攻击机空袭南京、武汉、重庆、梁山等地;另一个是细川直三郎大尉,曾任日海军木更津航空队第3分队长,曾率5架"九六"式攻击机袭击南京、兰州等地。他们都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最终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幸的是,邓从凯在击落奥田的座机后,自己的座机也被日机击中,光荣牺牲。他所立下英雄业绩,中国人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

1941年6月22日,由于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大规模援华中断。四年中,中苏空军联合作战,致使日军损失飞机986架、战舰100多艘,包括一艘航空母舰和一艘巡洋舰。日军王牌飞行员“四大天王”中的三位被击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